上海市女子监狱的暴力“转化”(2)

控诉上海市监狱局指使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接上文

二、长达八个多月的强制“转化”迫害,董玉英四肢残疾

现年六十五岁的董玉英,四川资阳市退休工程师,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晚,在上海市嘉定区借租房内,被南翔镇派出所十几个警察涌进绑架,被嘉定区法院枉法诬判三年六个月,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绑架到上海市女子监狱。

一进监狱,监区长仇敏颖即已安排了“转化”董玉英的监房环境,遭到董玉英的坚决抵制。后董玉英一直被严管迫害:关禁闭,把音量开到最大,正对着董玉英,每天从早到晚十六个小时,滚动重复播放红歌,在强烈刺激下,董玉英血压高到210/140,给有心脏病的董玉英上约束带多日等等迫害。

(一)在监房时的迫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董玉英被突然从劳役车间叫回监房,主管警察由小队长朱世惠换成工作能力强、头脑聪明的中队长刘碧云,朱世惠辅助。监室包夹犯换成凶残、邪恶的谭雅珍、乔玉婷、刘丹、白小兰和其他犯人,七个包夹犯包夹董玉英一个法轮功学员。刘碧云为“攻坚组”成员,通知包夹犯叫一级严管董玉英:从早上五点半到晚上十一点半或有时凌晨二三点钟,除攻坚组警察每晚、白天半天找去强制“转化”谈话外,其余时间在监室里一律以规范姿式静坐,连吃饭也坐着不许动,饭由包夹犯端到手上。一天二十四小时只准解三次便,包夹犯还故意刁难不让解便,大便后不让洗手,刷牙洗牙刷共一小杯水,洗脸两小杯水。

当晚,几个警察同时找董玉英谈话,说“刑九”出来了,监狱局通知对法轮功严打升级,监狱法轮功学员必须100%转化。监狱教育科乔科长首先说:“董玉英,要转化你!”第二天开始,整个监区几个正副监区长、所有中队长、外加几位小队长,组成一个强大的“攻坚”阵营,轮换着开始了每天二十四小时的对董玉英强制“转化”折磨。茅颖队长说:“十几年了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般警察是强逼到晚上十一点半,轮到仇敏颖就逼迫到凌晨二三点钟,回监室还要抄写罪犯乔玉婷为折磨董玉英而罚抄的东西。

几天后的一天,(二零一五年七月初),刘碧云单独把董玉英叫到谈话室,赤裸裸的告诉董玉英:“监区对你进行挤压式转化,让你生不如死,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人不知鬼不觉地把你搞掉!”董玉英立刻回答:“我不相信你会那么做,因为我相信你的人品。”不管受到多么严重的迫害,董玉英至今相信刘碧云中队长是迫于上级命令的压力和脸面,如果没有上级的监督、强逼,刘中队长是不会那样丧德、残害善良的。

1、打、掐、弹、踩

在监室里时,董玉英早上起来去解便时,便被谭雅珍,刘丹堵在厕所里,趁董玉英蹲着解便时,搧董玉英耳光,拳击头部,扯头发。坐下时,只要稍微动一下或未坐正,或根本没借口,谭、刘都会不断掐身体、猛踩脚背。谭雅珍用橡皮筋做弹弓,按上硬纸壳做的子弹往董玉英脸上弹,左脸上立刻被弹起一个小红包,右脚大脚趾被踩青肿,趾甲成青黑色。

一天,董玉英在上厕所时,刘丹又堵住厕所门打董玉英。董玉英忍无可忍,就还手过去。刘丹像疯了一样猛打狂踢董玉英。董玉英头一昏,差点倒下,急忙扶着床架。后来据仇敏颖对董玉英说,听中队长彭叶青说当时她在场亲眼目睹刘丹把董玉英打得很厉害。后刘丹换走。

白天讨论诽谤大法的内容时,董玉英一讲真相,乔玉婷就动手打、掐。晚上睡觉时,乔玉婷就指使值班包夹犯(每晚四个包夹犯专门轮流监视董玉英睡觉),不断打醒董玉英,不让董玉英睡觉,每天都找茬罚董玉英睡觉时抄写《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到深夜凌晨。

2、“桑拿浴”强逼认罪

每天晚上,有时白天,狱警轮流强逼训话,由两三个包夹在董玉英两侧。第一步是诱逼“认罪服法”。狱警们诱逼董玉英时,谭雅珍、乔玉婷、刘丹等就不断从桌下掐抠董玉英,用脚踩董玉英的脚背。轮到茅颖、孙冰、朱佳、刘碧云时,就不允许犯人那样做,其余大多数就假装没看见。

二零一五年夏天,只要是高温日,即使热到四十摄氏度,仇敏颖就赶快指挥着把董玉英绑架进全封闭、连电扇都没有的高压行刑小间。而且越是高温,仇敏颖越是兴奋,包夹犯就会冷笑说:“仇大又要叫你去桑拿房洗桑拿浴了,××的连累我们都去受活罪!”

监狱新修的大厅两边,主要是右边,美其名曰:谈话室,其实是比禁闭间更恐怖、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修造的行刑小黑房。逼迫董玉英一直立正,以军姿站着,看滚动播放诽谤、诬蔑法轮大法的谣言视频。刘碧云、朱世惠还故意把数码影音播放器排热口移到董玉英身边。

包夹犯们一个小时换人一次,狱警们则来看一下就赶忙躲出去了。而董玉英就一直从早站到晚,大汗淋漓,如雨般从头发湿透全身、衣、裤,无数次的口渴、恶心、胸闷、眩晕欲坠。警察们就叫吃一次人丹。六十五岁的董玉英从小体弱多病,直到修炼了大法身体才好起来。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满头白发、年老体衰血压高达210/140的董玉英怎经得如此残忍的折磨?连那些年青体壮的警囚都受不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初,打遍监狱无敌手的罪犯徐美琴调来当包夹犯。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中队长黄艳裔轮值。黄问董玉英写不写认罪书,董玉英说法轮功没罪、自己没罪,不写。黄艳裔不动声色,叫董玉英回监房抄九遍《服刑人员行为规范》,董玉英通宵未合眼才抄完。八月十四日早上六点,黄看见董玉英竟然能抄完,无借口可找,把本子摔在地上,把脸一沉,令包夹犯:把董玉英拖到禁闭间去!

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晨到二零一六年二月底,董玉英一直被关在闷、黑、热、湿的禁闭间与行刑房,受到从早到晚、从晚到早的残酷折磨、打骂、虐待,包夹犯也增至七、八个,并且把全监区最凶恶的坏人调来当打手。

(二)禁闭间的迫害,绑离坐高凳、通风、有厕所的大监房

1、体罚虐待

禁闭间是新修的,包着很厚的隔音墙,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全封闭高压房,长宽各近两米,三道厚门关着,终年不见天日,一个昏黄小灯,窒息、闷热、潮湿、昏暗。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静坐至六点,从早上六点站军姿,有时站到深夜十二点。强迫读各种诽谤法轮功的妖言,不读就一直站着。两个小时站、五分钟坐。几个包夹犯轮番监视,站累了,脚跟只要分开一点,杨永梅、乔玉婷、吴红珍就一脚踢来。站不动时,包夹犯们就不断打骂,乔玉婷特别阴毒,专门使劲猛抠董玉英腋下经络,整个胳膊马上麻木疼痛不能动。还教唆吴红珍、杨永梅照做。

仇敏颖、刘碧云还经常在监控室里叫喊:“叫董玉英站规范!”包夹犯们就立即猛扑向董玉英打、踢、踩、抓住头发撞墙。深夜睡下后,杨永梅、吴红珍就不断把董玉英踢醒、打醒。

徐美琴不断暗中吩咐其他包夹犯:“盯紧点,叫她规范站好、不准和她说话,不准倒痰盂、(痰盂一天倒一次,导致禁闭间臭气熏天)大便后不准倒洗手水,不准给水喝,馒头放稀饭里,谁敢同情董玉英,谁就是在破坏警官的转化工作、拆我的台,我就向警官报告处罚她!”董玉英是单独的低盐菜。每顿只要是可口一点或有一点营养的菜,徐美琴就倒进自己碗里,其它包夹犯曾多次反映此事,无济于事。徐美琴在一年多的包夹中,都教唆着包夹犯,极尽虐待,折磨董玉英,直到二零一六年的六月开始才对董玉英好一点。

2、被敏颖关禁闭间折磨

有一天,仇敏颖来告诉董玉英:她本人和黄艳裔、朱世惠、刘碧云四人对董玉英的处理方式、意见是高度统一的,要新帐老账一起算,叫董玉英等着好看。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深夜,杀人犯乔玉婷说要亲自值下半夜(乔玉婷受到监区很大优待,晚上是不值夜班的),让董玉英站通宵。董玉英摁响禁闭间报警器,董玉英要求找监狱监察纪检部门,找李翠萍、找驻检。监狱夜值队长问监区夜值队长,当时是彭叶青值班,然后没有了声音。在乔玉婷等疯狂打骂中,董玉英又按了几次报警器,再也没人过问,直至二零一六年二月底。

第二天早上,董玉英推开守在门口的朱伊,冲到门口大喊:“法轮大法好!抗议监狱纵容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请监狱纪检委和驻检关注!”乔玉婷、曹金凤架住董玉英拖进禁闭间,疯狂地踩向董玉英的双脚,把董玉英猛往地上一顿,董玉英全身一软,立即昏迷过去。醒来坐骨剧痛,不能动弹。乔玉婷、杨永梅等还强迫董玉英站起来,这时监控里传来彭叶青的叫声:“放开董玉英,让她躺着。”乔玉婷曾多次把董玉英推去撞墙、死命挤压董玉英的胸部,董玉英多次被撞昏过去。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仇敏颖到禁闭间,说:“别装了!谁看见打你了?谁敢作证?”董玉英要求到医务室验伤,仇敏颖说:“我说你没伤你就没伤,不许你造谣诬赖她们!我不会让你去卫生所,任谁你都见不着!站起来!”董玉英扶着门把手忍着剧痛勉强站起来。仇敏颖走到董玉英身后,故意把董玉英用力往后一拉说:“哪来的伤?站好!”董玉英因剧痛往后一倒,仇敏颖把董玉英往前一推,大叫:“董玉英!你敢赖我?敢故意诬陷我!连我都敢赖谁不敢赖?”

二零一五年中秋节后,董玉英把乔玉婷、徐美琴以经常打骂、不让睡觉逼董玉英写认罪书一事书面反映给主管警察刘碧云,刘碧云看见后就原样拿给当事人乔、徐看。徐美琴勃然大怒,毒骂着流氓话,一把捏住董玉英的脸颊骨使劲猛捏,不仅把董玉英的口腔掐破流血,还把董玉英脸颊骨捏伤,难以张嘴吞咽,很久才好。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杀死其丈夫的罪犯乔玉婷把禁闭间贴满写着“X教分子”等谩骂诽谤的纸。董玉英去撕,杨永梅抱住董玉英双手往死里勒董玉英的脖子,董玉英窒息得昏了过去。

董玉英多次绝食抗议迫害,要求把徐美琴、乔玉婷换成还有一点人性的犯人,仇敏颖说:“换谁来都一样,再不老实的人,我叫她干啥,她都不敢不照做。”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家人接见,董玉英请家人请律师,要控告仇敏颖为强制转化,指挥乔玉婷、徐美琴迫害,导致董玉英坐骨、脸颊骨被打伤的违法罪行。仇敏颖说董玉英已经泄露了监管场所秘密,停止家人接见。直到二零一六年四月董玉英违心妥协后才见到家人。仇敏颖等狱警在董玉英的家人前极力诋毁董玉英,多次挑拨董玉英与家人的关系,恐吓、欺骗董玉英的家人,不许家人为董玉英请律师。

董玉英天真的以为,狱警违反监狱法可以找检察院在监驻检,找监狱长,找给了董玉英好印象的副监李翠萍反映解决。后来才知道,就是她们安排的迫害,李翠萍还两次来验收所谓“转化”合格与否。而且,禁闭间监控系统直通监狱部、监狱局。可是,董玉英、裴珊珍、柏根娣遭到最疯狂的迫害时,强烈要求见那些人时,没有任何人理睬,更没有任何官员制止,因为就是监狱局直接操控、强迫监狱警囚干的。

3、禁闭间的迫害升级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仇敏颖看“转化”不了董玉英,迫害升级。一天下午五点,董玉英正在用水洗脚,仇敏颖在监控器里喊叫:“董玉英用水超过了五分钟,罚董玉英只准在一米之内的地方活动,吃喝拉撒、罚站、抄写等一律不准超过一米;罚包夹犯进入禁闭间陪站陪坐陪睡,关上禁闭间的厚门和门上小窗。”包夹犯们说连累了她们,轮到乔玉婷陪睡时,猛踹猛踢董玉英,根本不让董玉英睡觉。

最为邪恶的是,仇敏颖强迫董玉英吃喝拉撒睡,只要身手一动,就必须打“罪犯报告”书,通过监控器向警察报告许可后才行,否则不许解便、吃喝、睡觉等。后来刘碧云改成向杀人犯乔玉婷口头报告,经杀人犯同意才行。这种严重侮辱、剥夺人格和人的尊严的迫害一直延续到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月。而且,这种迫害首先用在了裴珊珍身上。

4、对柏根娣、裴珊珍的凶残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月,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对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雪片般发往中共最高检、最高法。江氏团伙为打击报复,指挥监狱也加紧了对狱中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监狱局直接指令下,从迫害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开始,迫害中研究用什么恶毒、残忍招数能摧垮坚定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而向邪恶妥协。恶警们发现坚定清醒的法轮功学员,用关禁闭、上约束带、死亡已经起不了作用,动不了法轮功学员的正信,分分秒秒的长时间煎熬才是最难跨越的。

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柏根娣、七十多岁的裴珊珍被作为重点,关入行刑间进行每天十七个小时的灭绝人性的强制“转化”迫害。仇敏颖说:“不转化休想出小间(行刑间)!”并安排监区培植的专职打人凶手程燕、陶菊霞、浦玉红等六个包夹坏人迫害裴珊珍一位老人。(注:狱警把行刑间称为“小间”,对外称谈话室。)

据包夹犯说,柏根娣、裴珊珍是监狱局点名攻坚对象。程燕后来告诉董玉英,裴珊珍因双腿只能撇向后弯曲着坐,不到十天膝盖韧带就不行了,一个多月妥协后出行刑间时,已经伤残,膝盖、脚踝都肿大变形,不能行走;屁股坐烂,坐疮紧贴在裤子上,眼睛严重模糊,两手、后胫疼痛肿胀。而柏根娣的具体情况却不清楚,她在当时的第三监区,只知道她是一直被关在禁闭室,每天喊真相口号的。可是,十一月初邪恶迫害严重时,就再也没听到柏根娣喊真相口号了。

据说这种歹毒的暴力迫害是北京前进监狱、马三家劳教所、许金龙、仇敏颖的共同“杰作”。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李翠萍、施蕾来“验收”,假意问所谓“认罪书”是否是自愿写的。李翠萍向董玉英保证说:“你放心,不要紧张,决不会强制转化你。”并通知仇敏颖可以把董玉英放出禁闭间了。十二月三十日,刘碧云把董玉英放出禁闭间,回大监房。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