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法轮大法好”真能救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我从小爱跳爱闹,大人们都叫我“蛐蛐”。当我读初中时,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功。一天,母亲把有大法师父讲法的mp3拿给我听。从不安静的我居然规规矩矩坐着听了一下午。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我没走入大法修炼中,可大法的美好在我心里扎下了根,我也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

没过多久,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母亲因到北京去为大法和师父讲句公道话,被诬判劳教。从此,家里就笼罩在愁云惨雾中不得安宁。由于劳教所不让见人,大人们想尽一切办法才见到母亲。短短三个月不见,母亲那么瘦,那么憔悴,头发花白,几乎认不出来了,这是原来的面色红润、一头乌发、健康的我的母亲吗?我忍不住抱着母亲放声大哭。警察们在一旁数落着母亲:什么顽固呀、绝食呀、不配合狱警、不干活等等。外婆气得举起手要打母亲,可看着脱了人形的女儿手怎么也打不下来,于是哭着求母亲:“儿啊,你要吃饭啊!”一家人哭成一团。母亲始终微笑着不说一句话。临分别时,母亲抱着我说了一句:“蛐蛐,记住妈妈是好人,妈妈没犯罪。”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心痛,第一次痛哭。

后来,家里经常有警察和母亲单位的人来骚扰,他们还逼着我签监视母亲的责任书,还威胁说:“不签就还要抓母亲,还要开除我的工作。”他们经常打电话来了解母亲的情况,弄得我很痛苦;单位的同事讥笑我母亲;朋友们也要我去劝母亲。那段时间压力特别大,我脾气也变得格外暴躁,常和母亲闹,还背着母亲把上门来的炼功人赶走,并警告他们不准再来;当着母亲的面我也会找碴把与她同来的炼功人乱吼一通;母亲给我的真相小册子我也不看扔到一边,不管我怎么闹母亲总是平静的看着我,一有机会就给我讲大法如何如何好,她让我自始至终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所以不管我闹得再凶,印有“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护身符我还是悄悄放在身上。

母亲虽然不问我,却好像什么都知道,我看到她给警察和单位领导寄信,那段时间,每天都会冒着烈日给我送午饭,菜总是又多又丰富,她让我的同事一起吃;朋友们来家玩,她总是热情接待,亲切交谈,逐渐的,朋友和同事都开始夸我有个好母亲,我的压力明显减少了。

在二零一零年六月的一天,我骑着摩托车去上班,突然我想起一件事,就忙把车停在路边,刚下车走了两步,一辆轿车直冲过来,把我的摩托车撞得稀烂,开车的人一身酒气,他没耍酒疯,也没逃逸,很清醒的查看我受没受伤,然后领着我去买了一辆崭新的摩托车。事后,我摸着口袋里的护身符暗自庆幸,好在自己在恶劣的环境中还有一点良知,除了身上藏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外,在母亲的劝说下我还作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这样真的保了性命,财产也没受到损失。

若说这一次是偶然的,那另一次经历就绝不是偶然的了。在二零一一年二月,我胸部剧烈疼痛,在本地住院治疗一个月不见好转,又转院到重庆市去治疗,医生诊断:胆道总管瘤,百分之九十是恶性,叫准备八、九万元钱做手术。这时外婆又因肝硬化晚期在本地住院。母亲奔波于两地之间,为我办理一些相关手续。她一再叮嘱我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点头答应。看着一身疲惫,声音嘶哑的母亲,我心疼的叫她回家休息。母亲带着我一岁多的儿子走后,我就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手术前一天,我得到一个好消息:病情变了,不是什么恶性瘤,只是个一般的结石。手术顺利做完,前后只花了一万多元。我知道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起了作用,是大法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就在我做手术时,刚回家两天的母亲带着我一岁多的儿子去探望住院的外婆时,在医院被公安局“六一零”的人带走了,在公安局关了一天后,就被送到市法制中心去洗脑去了。一岁多的儿子被亲戚送到医院来,整日与病人为伴,直到我出院。我感到愤怒,家里这种情况,还把做好人的母亲抓走,到底还有没有天地良心,还有人性没有?共产党就是这样迫害妇女儿童吗?

母亲这一去就去了八个月,回家时,头发几乎全白了,没有了笑容,变得沉默了。我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只听她喃喃自语:“修炼太严肃了,容不得一丝疏忽大意和人心,损失太大了。”看到善良的母亲这样,我真是又气愤又难过。我要控告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把他送上正义的审判台,让这个祸害看看自己干的这些丑事、恶事、肮脏事,还大法师父的清白,还大法弟子的公道,还我们老百姓一个安宁的日子。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被过去的一个同事以找工作为名骗到外地一个传销窝点去了,一拨接一拨的人拿着手提电脑来给我洗脑,利用这机会,我理直气壮告诉他们大法真相。例如:大法弘扬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在修炼法轮功,平塘县的藏字石,大法弟子都是按“真善忍”做的好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能救命等等,我把从母亲那儿了解到的真相和亲身经历讲给他们听,听得他们直点头。然后我提着行李堂堂正正的离开传销点,平平安安的回到家。朋友们都惊奇的说:“许多人为了逃出传销窝点,跳楼的、挨打的、自杀的、分文没有到处流浪的、搞得人死残废的,你倒好,毫发无损连行李都提回来了。”我笑着说:“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能救命。”

现在,我经常使用印有大法真相的钱币,有不接受的人我就给他讲真相。只要有大法弟子来我家,我会热情接待。天气热了,我给他们搬电扇、开空调、端茶倒水,天气冷了,我会把暖和的房间腾出来让他们坐,他们带来的小孩我会带出去玩呀、游泳呀,让他们能安心学习。他们直夸我懂事。我知道他们是按“真善忍”做到好人啦,同时我也为过去做的对不起他们的事感到愧疚呀,大法师父几次三番的救我的命,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啊!

最后,我诚心诚意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我还要大声告诉别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能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