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大石桥市刘庆余又被绑架构陷(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大石桥市村民、法轮功学员刘庆余,只因按真、善、忍的标准做更好的人,坚守人的道德良知,屡遭冤狱,二零一六年六月再遭绑架,被关押在到海城看守所至今,所谓的案卷被送到检察院。

现在刘庆余面临冤狱,他儿子尚未成家,老母亲已八十多岁了,非常牵挂他,需要他的照顾,请各界关注、呼吁依法释放刘庆余,让其与家人早日团聚。

'法轮功学员刘庆余'
法轮功学员刘庆余

刘庆余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身体有好几种病,特别是胃病,到哪个医院也治不好,每次犯病只有忍受痛苦,折腾半天才能好。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按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身体得到了健康,所有不好的嗜好也去掉了,如:抽烟、喝酒、打麻将等等。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刘庆余去海城办事,他当时只是正常行走,没有危害到任何人,就被海城国保办案人员无故追撵,逼迫他强行检查,从他身上非法搜出1830元钱,至今未还。被绑架到海城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并被警察殴打,眼眶被打的青肿,两个多月的都没有恢复过来。

七月二十日,海城市国保到看守所非法提审刘庆余,拿出一张伪造扣物清单,让他签字,被刘庆余拒绝。家属请来了律师,也写了《海城市公安局应撤销案件立即释放刘庆余法律意见书》,多次去找国保,海城国保接待人员一再强调不能告诉办案人员的名字,一直问家属要干啥。怕被上明慧网,怕被曝光。

八月份,刘庆余被检察院非法批捕。海城市国保在到处收集材料,准备非法构陷,再迫害刘庆余。

以下是刘庆余本人陈述他以前所遭受的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以江泽民为首的江氏集团进行对法轮功修炼者铺天盖地的打压和栽赃陷害,我被一次抄家,三次教养。

1、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五日,我因发真相资料被大石桥市公安分局孙荣凡、刘铁军、王德平等人绑架,当天晚上他们又到我家中非法抄家并抢走法轮功书籍。把我带到南楼公安分局进行迫害,分局教导员李进生把我裤子扒光,几个人把我按到办公桌子上,用铁棍子从后背排打到脚后跟,从晚上十点轮班打到下半夜一点多钟,身体从上到下已经变成黑紫色了,他们以为把我打死了,才停止,然后等我清醒过来以后,分局副局长张茂杰用拳头往我头上继续打,打了半个多小时后,把我送到大石桥市看守所。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在大石桥市看守所强制干手工活,每天干到半夜,完不成就打或体罚,每天吃窝窝头喝菜汤,菜汤只有几个菜叶,菜里一滴油也没有,在看守所迫害了六个月零五天。然后给我劳动教养两年,送到辽宁省营口市教养院进行迫害,在营口教养院进行体罚、劳动、转化、威胁、恐吓、打骂就成了家常便饭。

2、从营口教养院出来后,警察经常到家中骚扰,从此我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二零零四年我在鞍山客运站被大石桥国保警察绑架,把我绑架到大石桥市公安局二楼一个小黑屋子里进行迫害,以国保“610”王家祥为首的几个警察,给我上大挂,用皮带抽脸,大约半个小时左右,然后把我送到大石桥看守所,几天后把我送到辽宁省本溪市教养院进行迫害半年,每天坐小板凳,几个人围着我不停的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强迫洗脑,让人心里崩溃,意识不清,精神失常。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3、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在大石桥火车站被南楼分局值班警察李勋、江福新等人绑架,我被劳动教养一年,送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在马三家,每天让我吃不饱,睡不好,还要强制超负荷的干手工活、缝纫活。每天只睡几个小时的觉,有时一宿不让睡觉。在这期间,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辽宁省海城市公安局、鞍山市国保、营口市国保联合把我从马三家教养院带到海城市公安刑警大队,他们给我上大挂,双脚脖子用手铐铐在地上的铁凳子腿上,双手用手铐铐上反吊起来,然后他们几个人同时用电棍电我的十个手指和我的脚趾头还电我的小便,他们电累了就休息,隔一会儿再同时电,从晚上大约九点左右一直电到凌晨两点左右,把我的大脚趾盖电掉了,然后把我关到海城市看守所,在那呆了一个月,每天超负荷干手工活,我从一百二、三十斤的体重降到六、七十斤,我都脱相了,骨瘦如柴,熟悉的人见到我都不认识我了,一个月之后又把我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继续迫害,直到二零零九年一年期满我才回到家中。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以上所述全属事实,打压了十几年,经历了太多不公正的待遇与伤害,我是做生意的,给我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达上百万,造成的精神上、肉体上的伤害也不是寥寥几句就说的清的。 江泽民滥用权力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江泽民及其一手操控“610”非法组织及各政府的职能部门违反了中国《宪法》、《刑法》等法律诸多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