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名利所动的教师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古语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教师是一个神圣的职业,担负着教书育人的责任。可是,在当今的社会,由于教育系统的腐败和伦理道德的全面崩溃,在私欲与利益的诱惑下,无数教师迷失了本性,丧失了作为教师的基本操守,教师工作已然成为敛财工具。家长们为了让孩子得到老师关注,竞相向老师行贿,而很多老师也笑纳,甚至以此为荣。

浊世中,仍然有一些教师不为名利所驱,坚持教师的操守。他们用真、善、忍的理念指导教学,在教授知识的同时,也把真诚和善良传递给学生,似人间一股清流,浸润学生和家长的内心。

第一个退钱的老师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刊登的文章《第一个退钱的老师》,作者是一名中学教师,他通过一件小事写出了对待钱财的态度:

每年教毕业班,都要和学生收钱订资料、订试卷或者印试卷。但每次都用不完,总是剩下一些钱。修炼之前,这些钱就自己装腰包了,也没有觉的怎么样,因为大家都这样。修炼法轮功后,我知道这样做错了,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于是,我就把订资料厂家给的回扣钱给学生搞活动、发奖品。剩下的钱我就一分不留的退还给学生。孩子们拿到钱感动的哭了,说:“老师,我们读书这么多年,只有老师和我们收钱,哪有给我们退钱的,您是第一个啊!”

北京城再也找不到的好老师

秦尉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绘画系,曾任教于北京八一中学。之前,他很想成为有成就的艺术家,把百分之八十的精力用在绘画创作上,对教学不很用心。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摆正了心态,明白授业解惑育人是教师的职责和本份,就把培养学生放在首位。

在二零零六年,秦尉因修炼法轮功陷冤狱,期间被八一中学开除。二零零八年,秦尉结束冤狱回家后,靠教授画画维持生计。在绘画教学中,秦尉本可以按流行的高价收费,但他始终坚持低收费标准,每节课才收五十元。一次,一位家长给秦尉带去一些水果,秦尉盛情难却只好收下,但他却坚持不收那天的讲课费。从此,家长再也不敢给他送东西了。因为他德艺双馨,来学画的孩子很多。孩子们都喜欢上秦老师的绘画课,更喜欢秦老师的为人之道。很多家长和孩子都知道,像这样优秀、收费又少的绘画老师,北京城再也找不到了。

知名教师的操守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刊登的文章《知名教师的操守》,作者是一名数学教师,有十几年教龄,在全国有一定知名度。这样的条件可能是其他老师很想要的,因为这是赚钱的大好机会。作者也确实遇到很多次这样的机会和诱惑,但他坚持法轮大法弟子的操守,不为金钱所动。以下是他讲述的几个小故事:

有一位家长在孩子高一刚一入学时就找到我,一下拿出三十万元给我,希望我多照顾一下他的孩子。我一分钱也没要。他的孩子素质不错,我把这孩子培养成才,获得全国高中数学竞赛一等奖。

有一个社会上的办班机构,连续三年给我打电话,要我到他们那里上课,开出的讲课费的价码是其他老师的两倍,一小时就是三、五千元人民币,被我拒绝了。结果他们又开出更高的价码,我依旧拒绝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不把利益放在首位,而是把修心性放在首位。

我不给学生“有偿补课”,可给学生无偿补课的时间却不少。无论是给差生补课,还是给尖子生辅导,效果都很好。家长都想对我表示感谢,有送价值几万元钱手表的,有送名贵字画的,我一概不收,告诉他们,培养孩子是我的本职工作,而这些东西对我这个大法弟子来说都是身外之物,请家长们收回。

这种事情不胜枚举,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着。我本着法轮大法的要求,一直保持着良知和操守。有人有意问我:“你有几套房子?”当听到我说只有一套时,从表情上看得出,他们无一不感到诧异。

不与同事争职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刊登的文章《“学校需要这样的老师”》,作者修炼法轮功后,不断克制自己不好的、为私的思想,要求自己按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教学中,他一改过去指责批评、区分好坏学生的做法,耐心讲解传授知识。有不认真听课的,就善意的提醒;遇到学生不礼貌或语气不好时,就向内找自己哪里没做好,是不是话语伤学生自尊了?还是方法不当?尽量做到善待每个学生。学生们愿意和他交流,也愿意学他教的学科。他所教的班级成绩总是排在年级前面,班主任也愿意和他搭档。

有一次,学校全体职工不记名给每个教师打分测评,他在一百多人中排第二名。他已连续十年教毕业班,但是模范教师、提职称都没有他的份。同事私下为他鸣不平,好心的同事告诉他:“只凭工作好不行,评模、定职称得送礼。”他告诉同事,自己炼法轮功,得走正路,不能为了获取个人利益拉关系走后门,也不想和同事争,更不想让校长为难。同事觉得他有点傻。他问同事:“要是咱俩只有一个提职称的名额,我不和你争,你提上去了,你还认为我傻吗?”同事笑着说:“有你这样的同事真好!”

高校教师:把真诚和善良传递给学生

现在的高校课堂上,认真听课的学生少之又少,多数都在干其它事情。面对这种情况,很多老师开始敷衍,认为自己认真上课,学生也不听,白费功夫,还是把精力用在科研上,挣点钱是现实的。也有的老师学术不专,自己都不太理解课程的内容,如何教好学生?学生不学,老师不负责,这种恶性循环愈演愈烈。很多企业反馈,现在的毕业生专业素质差,道德也糟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刊登的文章《高校教师:把真诚和善良传递给学生》,作者是一名法轮功学员,面对目前高校的问题,她有自己的处理方式:

我刚开始上课的时候,发现学生的素质良莠不齐。为了学生能学到东西,我不断修改讲课内容,工作量增加了好多倍。我对学生说:“每个人的时间都是珍贵的,我现在从零基础开始讲起,只要你认真学,一定能听懂。在我的课堂中,我希望你们能有所收获。哪怕只懂得课程中的一个问题也好。”学生们从低头干别的事,渐渐抬起了头,慢慢地聚精会神听课。我把他们原来觉得枯燥、抽象的知识用简单的故事讲述出来,并将这些知识蕴含在解决周围事情的方法和态度上,学生们开始对这门课产生了兴趣。讲课内容也由浅入深,学生们觉得收获不小。有一次,我的选修课上来了好几位没有选这门课的学生。我问他们:“你们选这门课了吗?”他们说:“同学们都说您讲的好,我们就都来了。”全班学生都笑了起来。

这些本科生毕业的时候,对我说:“老师啊,您都不知道,您的课,是我在大学期间唯一没有逃课的。要是别的老师像您这样就好了。”“做毕业论文的时候,您一遍一遍地给我们改论文和图纸,其他指导老师根本就不管自己的学生,我们寝室的同学在答辩前都没有和老师见过几次面,有个同学还是花钱让枪手给写的呢。每次给我们改完,都十一、二点了,您太认真了,我们特别感动。”我说:“我教你们的不仅是书本的知识,那些东西很有限。我教你们的是遇到问题如何解决的方法和做事情的态度。如果因为我的不负责、行为不端,对你们造成影响,那么以后你们人生中的过失,都有我的罪过。所以你们在今后的人生中,应秉持认真负责的心态。”

我以前教过的一名研究生毕业几年后,回学校看我。她对我说:“老师,您那个时候刚生完孩子不久,在您家,您抱着孩子给我一遍一遍地讲毕业答辩的内容。那个画面我至今都记得非常清楚,感触特别深。现在我也是一名老师了,每当我面对我的学生时,总会想起您,所以我也这样认真负责地对待我的学生。”

我把真诚和善良传递给了我的学生,通过学生又传递给了更多的人。

法轮功师父的表率

以上只列举了几个事例。在修炼法轮大法的人群中,有很多这样的教师以及他们的感人故事。而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更以言传身教为学员和世人做出表率。以下是李洪志师父当年在中国大陆传法期间的几个小故事:

一位延边大法弟子回忆,当年李洪志师父在延吉讲法结束,准备离开延吉。几位站长去送站,师父和站长们同坐一辆出租车去火车站。到站后,某站长要付车费,师父不同意,执意要拿自己的钱付。看人不解,师父说:我在延边的事情已经办完,各种费用账目已经结清,在经济上我与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出租车费我要自己拿钱(付账),我不能要学员的一分钱。这件事在法轮功学员中影响很大,传得很广。

一位长春学员与师父住在一个区。据她讲:师父家境清贫,家中最值钱的摆设是一台十二寸的电视机。师父在出来传法之前,有许多人找师父治病。但师父从不收钱财,有时还留一点水果招待来看病的人。有一个胃癌晚期患者,已经半个多月没吃东西了,濒临死亡,家人在求治无门的情况下把他抬到师父家。师父用功能给他治,很快这个人清醒过来。师父剥开一根香蕉递给他,他当时吃下。

一位学员回忆,师父生活简朴,不住宾馆,就住附近的小旅社。在成都办班时,师父住的地方离办班的地方并不近,但师父总是步行来给大家讲课,根本不象其他气功师那样讲排场、摆架子。

当年,在全国所有气功中,法轮功学费是最低的。据学员讲,师父开始想收二十元,可是气功协会来人问:别人收费五十元,你为什么只收二十元?师父说:我只是收费做书。但气功协会不同意,最后定下三十元。在学习班期间,师父的高德大法使每个人的心性都得到提高,道德标准在升华。大家互相关照,为别人着想,谁有困难主动帮助;捡到金项链、手表、钱,都交给师父,师父在开课前公布一下,失主就去认领;老学员把好座位留给新学员或年岁大的、远道来的。在当今世风日下、道德败坏的社会,人们为了钱财什么事都敢做,只有法轮功这里是一片净土。

结语

象其它各行各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教师们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仅获得了健康的身体,而且提升了心性,在教学工作中更加尽职尽责,真正担负起“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可惜的是,这样的好老师却成为中共打压的对像。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老师受到残酷的迫害,很多人因为坚持信仰被学校开除。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仅二零一六年一至八月份,中国大陆就有数十名修炼法轮功的老师被绑架(包括上文中的北京美术老师秦尉),其中二十八人被非法判刑,三位老师被迫害致死。

“爱其子,择师而教之。”遇到一位好老师,对于孩子和家长都是最幸运的,对于国家和社会也有深远的影响。希望对真、善、忍的迫害早日结束,希望教书育人的好老师越来越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8/不为名利所动的教师-337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