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慈悲和宽容的力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下文是我被邪党警察绑架、关押的一段经历,也是一段艰难的修炼过程。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派出所

二零一四年十月,我与几位同修先后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家里的打印机、大法书籍、资料等全部被劫。在派出所里我被铐了一夜,我给看守我的警察讲了很长时间的真相,他也问了很多关于法轮功的问题。在明白了真相后,他对我说:“我手上的这张卡是开这些门的,你拿着它就能出去,我就说我夜里睡着了你走掉了。”我说:“谢谢你,我走了你要承担责任,不能连累你,况且我也不想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他竖起大拇指佩服的说:“不愧是修真善忍的!是的,你就是走了也还是网上追逃,还是不行。”

第二天早上,他给我买了一份馄饨作早餐,我想其他的同修不知情况如何,若能将这份早餐送给她们,定能给同修们传递一份正念。我就问看守我的警察,能否帮忙把这些食品与水送给隔壁的同修吃。他说这样做是违反他们规定的,我说就请你帮帮忙。也许是明白真相的缘故,他就帮我送过去了。

二、在洗脑班

随后我们被劫持到洗脑班,邪悟者不停的轮换对我洗脑,用歪理污蔑大法。我一直是心怀慈悲面带祥和不为所动,对邪悟者的话不予理睬。他们气急败坏的对我進行威胁、恐吓与辱骂,说要判我十年以上;现在不“转化”到监狱还是要“转化”,不“转化”就打,关小号;还说要把我的家人也关起来。这时我能感受的到、甚至能看的到空气里布满了邪恶。我想:这是让我放下生死的时候了,放下名利情的时候了。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不停的问自己下面的路如何走,我该怎么选择,我开始自问自答。我问自己:“怕不怕死?”答:“不想死,但也不能写三书,哪怕脱了这张人皮。”又问:“人间的富贵荣华能放下吗?舒服的房子,出门开着车子,漂亮的衣服,精致的妆容,赞扬的声音,高雅的工作,所有人对我的爱,弟弟一个人没人照顾,等等等等;我都能放下吗?”感觉是很难放,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转念一想:这不是从人走向神吗?人与神不是看我如何选择吗?难放也得放啊!我又问自己:“如果真判十年怕不怕坐牢?怕不怕被打死?”答:“就算怕也不能向邪恶妥协。”我就这样不停的问自己,又不停的自我回答,逐渐坚定着自己。

我想我不是为了自己活着,为了那些对我寄托无限希望的众生我一定要坚定。吃点苦不算什么,哪怕用我的生命去换我的众生我也愿意。我仿佛看到天上的众生都在看着我,我自己也金光闪闪的坐在天上。

终于我下定了决心,我对国保大队长说:“请你以后不要再让这些所谓的老师進来给我讲这些,因为她们早就不学大法了,对法理和大法的认识根本没有我知道的多,况且她们的素质和修养都特别差,除了侮辱就是谩骂,开门跟你们说一套,关门跟我又是一套,怎么配当老师?我看我当她们的老师还差不多。以后你有什么事就直接找我,我跟你谈。”这个大队长听后对我很友好,对那些邪悟者非常凶的说:“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進这个人的房间。”我看到她们快速的走出房间,没有了当时对我的那种邪恶气焰。以后她们再也没進过我的房间。

在那里每天有两个人看着我,我就和善的与她们讲真相。有一个说刚开始以为炼法轮功的人像电视上说的那样,害怕不敢靠近你,夜里不敢睡觉,但是看到你人很好啊,说的又有道理,又有文化,现在我才放下心接近你。还有一个明白真相的还帮我讲真相,轮番看我的人我都给她们讲真相,有的还三退了。有的从外面带东西给我吃,对我也越来越尊重。

有一天晚上国保大队长把我叫到另一个房间开始对我问话,希望我好好交代,问我认识哪一些同修,做了什么,我说我不能说,我明知道大法是好的是冤枉的,就更不能让其他同修受这种苦,我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我不能干坏事也不能让你干坏事。他说我傻,说了一堆他认为为我好的话,他还说送我两个字“糊涂”,我说我也送你两个字“良心。”他似乎心里也被触动了,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实在笔录没有什么可写的,我说你就这么写,他就真的写了“我不想伤害其他人。”在这过程中对我一点也不凶,不强逼,给我端茶倒水。

有一次我让国保大队长身边的小警察给我倒点水,小警察意思说你以为你是谁啊,给你倒水,不给。国保大队长就说给她倒水,他什么也没再说,有时大队长不让他在跟前。有时大队长拿吃的东西给我吃,我说谢谢,我不吃,能不能给隔壁的老太太吃。他说不行,就给你吃,这里谁也没有这个待遇。还有一次,我看见他在吃药,就问吃的什么药,他说降血压,我说那你心脏也不好吧,你没看到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突然遭报猝死的,你最好注意点。接着讲真相,讲遭报的事例,说着就有人来给我量血压和心脏,他也迫不及待的量了一下。最后他说知道法轮功好,自己还会盘腿,不信我盘给你看,说着自己就上床盘给我看,我说你盘的真好。他说现在只是拿这份工资,如果法轮功平反我就跟你炼,我说那我记得你说的了,你也要记住。我问怎么不放我走,他说他做不了主,他说他每天向上面汇报都说我态度好。最后他在送我去看守所的路上一再叮嘱我。

三、在看守所

我心想既然到这里来了,就把心放下,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做好三件事,让她们在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首先我做了自我介绍,让大家认识我,对我有个印象。平时不计较别人对我的态度。

不能让人的观念障碍众生得救

我在里面买的吃的用的自己总是舍不得吃,就把吃的东西给年龄大的吃,她们让我吃,我总是说我年轻身体好,你比我妈的年龄还大,应该照顾你。其实那里根本没有吃的,一日三餐都见水,家里人若不打些钱真的很难熬,我想我是炼功人,功里什么都有,吃什么填填肚子就行了,所以每次买的很多吃的我并不舍得吃,有时夜里值班肚子咕咕叫我也不吃。我想众生本来就可怜,还要在这受苦,我要用我的真心和善唤醒她们,不去看今生她做了什么,那都有因缘关系的。家里人送的衣服、鞋子我都分给她们穿,我就穿她们的旧鞋,其中有个人说:你家里人送的那么多新鞋你为什么不穿给人穿?我说我穿这旧鞋舒服。我把家里送的外皮里毛的新鞋让她穿上脚,她很感动。

还有一次,一个东北人跟我说她想把身上的衣服洗洗,问我能不能把我身上穿的新棉衣脱给她穿一下,她说她的衣服洗了晾干就还给我,我说好。我就换上了较单薄的衣服,可是她一穿就没再脱掉了,直到她出去的前一天才脱下,这时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这十一、二月的天气,冻的我直哆嗦,我的手、脚、耳朵都冻伤了,生了冻疮,以前从来没有过。我没有任何怨言,心里一直乐呵呵的,别人都说我傻,我总是呵呵一乐。

慢慢的,很多人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的无私,我就由浅入深的给大家讲真相办三退,讲大法如何教人向善。不管那个小组长多少次为难我,欺负我,我不停的向内找自己,我总是想善能解体恶,众生只要对我有恶,就是因为我还不够善,我不停的在我的心上下功夫,遇到什么矛盾我都不放在心上,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有一天,我想我不能因为人的表面态度不好而不去给她讲三退啊。我就郑重其事的找小组长,说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告诉你,如果不告诉你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她很惊讶,我就讲了三退的重要性,她当即笑着表示退。从那以后她对我再也不那么凶了,像朋友一样还跟我说知心话。我悟到原来众生的表现不是像人世间的理,你救我时,我得求求你、说好话;而是我打你、骂你时,也是在求你救救我,你快来救救我。关键是我们得改变人的观念,不能让人的观念障碍众生得救。

“炼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样”

每次在买东西时,大家都上去捡多的拿,我总是等她们都捡完了我再去拿。有一次卖东西的多给了,号头就分给我们每人一份,到我这时,我说不该得的不能贪,我不要,我旁边的阿姨也说不要。以后她们就不再贪便宜了,就是多给了,号头也退回去了。有一次号头给我一卷纸,我说为什么给我,她说历来的规矩都是几个管理人员每个礼拜都发一卷纸,我说历来的规矩不一定就是对的,大家来到这里都不容易,这公家的纸是大家的钱买的是给新来的人的,大家的钱都并不多,有的吃都成问题,也是敢怒不敢言,我们不但不应该贪占,还要多帮助那些困难的人,互相鼓励。号头很不好意思说得改。真的从此以后这个规矩没了,号头也主动帮助新来的人,还改了新人来就多值班和抹地的规矩,从此大家都一样,公平对待,谁有困难大家都愿意帮助。很多刚進来的人都说,感觉不像在坐牢,大家像家人一样,都很平和、友好。但是到过其它号房的人回来说别的号房人面恶,号房也不舒服,还是我们号房的人善也舒服。每周开会时,到我发言时,我都是找自己,说出自己还有哪些不符合大法对我的要求。这时号头总说,如果我们能做到你的一条就好了。

有一次我说:今天看到俩人在争吵,我就在想我自己还有哪些心没去,我师父告诉我:“俩个人之间发生矛盾,第三者看见了,第三者都得想一想我自己哪里有不对,为什么叫我看见了?”[1]我看到你们的争斗心,好胜心,我发现我也有,我要去掉这些不好的心,这些不好的心会伤害到别人。她们听了马上也认错了。慢慢的,开会时大家也都养成了遇事找自己的习惯。我把师父的《论语》和能记得的《洪吟》诗词抄写下来,她们都互相看,有好几个人让我给她们抄一份,她们要珍藏。有一个小女孩看到有人发生口角时就脱口而出:“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她们都喜欢听《得度》这首歌,大部份人都会唱,有一个吸毒的说,每次听这首歌就想流泪。有时我唱时她们跟着唱,有时她们唱时我也跟着唱,有时她们唱时我跟也不跟了。她们大部份人都跟我学过盘腿,有的能双盘,还能坚持十五分钟。

每次我发正念时,坐在我前面的人就要给我挡着摄像头。干部谈话时问到她们我的情况时,她们回来都跟我说,今天干部问我你在里面有没有宣传法轮功,我说你人好没有宣传。我听了都很感动。有一个大我十几岁的张姨说就喜欢看我打坐,真象菩萨,又祥和,给人感觉亲和又踏实。有一个与我妈年龄相仿的阿姨说就喜欢看我睡觉的样子,脸上总是带笑,每天都是微笑着睡,真好看。那段时间我确实心态很好,头脑静静的,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

有一天,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不小心把一瓶新的没开封的咸菜掉到厕所里了,厕所要堵了,她吓坏了,这在里面是不得了的事情,被骂被罚都能过去,这二十多人不能上厕所会引起多大的波动和怨气,她害怕极了。我知道后,第一念就想我得帮她,她年龄大了,承受不了太多的惩罚,我是修炼人,让我看到不是偶然的,我要证实大法。我快速的上前,顾不上想太多,趴在厕所上用手去掏瓶子,整个胳膊都伸了進去,还要用力伸才行,终于摸到咸菜瓶了,可是又滑又捏不住,管道又小,拽得我的手很疼,上来一点又下去了,又拽,又掉,我就用力抠住,手弄的很疼终于上来了,我看到污秽肮脏的瓶子后,胃里直翻,在那里呕了一会,差点吐了。当时很多人都惊讶,谁也没想到我这个干净、漂亮的大姑娘会有这种举动。震惊之余是佩服,一个平时对我不屑一顾的人突然说:“炼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样,我佩服你!”我根本没想到她会发出这样的赞叹,我觉得我是值得的,她也从根本上改变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看法。就在这天,号房的一个阿姨让我吃苹果,我俩的苹果是放在一起的,她吃也让我吃一个,没想到的是我长这么大也没吃过这么甜并且还有一种特殊的香味的苹果,我让她尝尝,她也说没吃过,真好吃、真清香。我说肯定是师父鼓励我的,奖赏我的,她也说是的。

有一个吸毒人员刚来时,没有钱,没有吃的,也没有被子,谁也不想理她,更别说给她被子了。我想,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嫌弃她,我就把我進去刚买的一床被子才用了两天就给她了,我就挤在公用的脏被子里。她刚進来没有钱买吃的,我就把我买的、舍不得吃的方便面每天给她吃。可是突然有一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并气愤的对我说:“我就看不上你,你看不起我,以后不要跟我说话,不想理你。”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得不知所措,懵了,但立马想起我是修炼人,和常人发生矛盾时肯定是我的错,百分之百的。而且还有这么多人看着我要怎么做呢,我定定心,笑呵呵的说:“我哪里做错了,你给我指出来,我改;怎么能不理我、不和我说话呢?你不跟我说我就天天找你说话;你误会了,我没有看不起你,别生气了。”她看我笑着这么说也就没再说什么了,有点不好意思。旁人都想我这次肯定跟她干起来了,平时对她那么好,吃的都是我的。没想到我不但没生气,还给她道歉。后来她们说到这些我也就笑笑。一个晚上,我主动找她聊天,得知她是个孝女,内心被她的孝心所深深的感动,我告诉她:你的孝心会感动上天的,百善孝为先,你很善良。你可以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为你的母亲祈福,神会看到你的真心的,管用。你相信我吗?她说相信,并每晚念,也很爽快的退出所入的邪党组织。

为什么不写“三书”

还有一天中午,她们说到我为什么不写“三书”的事,说我傻啊,能回家为什么不写,她们天天劝我写。我知道她们从常人的角度是为我好,只是她们不知道其中的缘故,我得说清楚了。我请大家安静,听我说说原委,我说了我在洗脑班的所有思想状态,上面提到的,我还说我放弃了人世间的美好生活是为了真理,为了更多的人,我也痛苦过,也挣扎过、徘徊过,但我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了这条路,希望大家支持我,理解我。一个四川人突然大声说:“我永远支持你!支持你修炼到底,你刚才说的最让我感动的是你说你在放下房子、车子、漂亮的衣服、安逸的生活等等时,我最感动,我们都为这些活着,你要放下,我真佩服你能放下!”她后来收藏我在狱中写的很多诗词,说只要写好一首就一定告诉她,她永远是我最忠实的粉丝。就在我出来的前半个月,她说她做梦我出去了,平时她也总对我说好人一定能出去,一定有好报。从那天后就再也没人劝我写“三书”了,都明白了。

我刚進去的时候正念强,时时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感到功长的很快。有一天晚上睡觉前半夜身上奇冷无比,后半夜身上火气直射。第二天和我睡在一起的人说昨晚睡觉被窝里像有火,真热,感觉像冒火。我笑笑说是热。

同室阿姨的梦

有一天,一个同室阿姨她说她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跟我有关,问我怎么回事,她说梦到她全身长满了水泡很难受,我像个神仙的样子,用手往她的额头上一点,给她吃了一颗东西,她立马就好了。她说这梦感觉很真实,是怎么回事?我就跟她讲了关于梦的法理,她深信不疑。我说:你的根基很好,有缘。她是个悟性也较好的人,我说什么都信。她说她第一眼看到我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有时她夜里值完班看到下一班是我,她就不叫我,让我好好睡,有一天她连站了三个半小时把我的班也值了,值班是很累的,夜里站着不动,又困又累的,有时还饿,何况她的年龄还比我大二十多,又不是只值一次,而是几乎天天值,白日就吃不好,体力也跟不上,值班在这里是最痛苦的一件事。她说她就是喜欢我,心疼我,希望能看到我早点出去是她的心愿。后来她说她每天早晚都祈求神保佑我早点出去,我看到了她对我的真心很感动。

一天早上,她忐忑不安的说做了一个很清楚的梦,不知是好是坏,跟我有关。我让她说,她说上午不能说梦,要下午说,怎么也要等到下午说,我说没关系我不忌这个。上午十点左右她终于说了,她说这个梦让她心里很怕。我说你说说看。她说:“轰的一声巨响,所有人都吓坏了,到处藏,就看到在看守所的上空你穿着飘逸的长衣服盘腿坐在空中,衣服很长,头发也好看,很漂亮很漂亮,下面的人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只有我能听懂,我给大家翻译:你说:我是来度你们的,不要怕。黑暗就将过去,黎明就将来临。声音穿透整个空间。说完你就飘走了。到现在这梦里的话还在脑子里不去。我现在还像在梦里走不出来,怎么回事?”我听了很震撼,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知道师父在鼓励我。我说:你这是好梦呀,我就是来救你们的,大法真的在度人。她说:你就是来救我们的,是好梦就不怕了,是被那轰的声音吓坏了。她说出来后也要看大法书。

让我付出最多的人也让我得到的最多

还有一个河南阿姨是个大老板,千万身价,可她一直是个无神论,思想比较固执和自负。每次跟她讨论神佛她都说不相信,多少次的讨论结果是她都说不信,她说的最多的是:你听谁说的?谁又是怎么知道的?谁能证明?我不放弃,不气馁,每次争论时我都向内找,是不是自己哪没做好,平日里对她关心备至,我的善心和度量深深的感染了她,可与她怎么说大法的事她都不信,被电视上的灌输毒害很深,我心里很难过,为她不能明白真相而心痛和自责。我只要一有机会就讲大法的超常,和现代科学的局限来破除她的无神论。

慢慢的随着真相的了解,她在我身上也看到了大法造就的弟子时刻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有时她看到别人占我的便宜和欺负我时,就说:我要是你我可忍不住,明摆着欺负人。我笑笑对她说:“我得按照大法对我的要求做才能算做好人。”我就经常给她讲得失的法理和做人的道理,她有时和人发生矛盾时就想起了我说的“忍”,好几次就没有吵起来。在这里她只信服我一个人,只敬佩我一个人。慢慢的她说:可能你讲的是真的。再慢慢的她说:我相信你讲的。最后她说:出去一定要看看大法书,研究研究。对她也是我慢慢去人心的过程,在她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自负和固执。我的心去了她也好了。当时最不信大法的就是她,最难讲通的就是她,可最后她说认识了我她没有白坐牢,如果外面没有亲人的牵挂,陪我坐三年五年牢都愿意。她支持我讲真相,说出来后自己先看真相,再陪我一起讲真相,还教我要有策略、有效果的讲。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感动,庆幸我没有放弃。悟到:那个让我付出最多的也让我得到的最多。

“你再待里面所有人都要跟你学法轮功了”

她们很多人找我帮她们写家书,说我写得好,还能教化人。有一个人每次看我帮她写的家书都感动得流泪。

有时她们过生日,我就会主动把自己吃的东西拿出来给她们庆祝,鼓励她们。有一次,一个江西阿姨过生日,我用我的饼干和小面包给她做了一个蛋糕,很多人都没有钱买这些吃的。我带大家唱完生日歌后,江西阿姨把我为她做的饼干蛋糕分给大家吃。在分到我跟前时,我伸手拿了两块小的饼干,但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拿了一块最小的饼干。没想到这个小动作被对面的梅姐看到了,她脱口而出:“我以后要向你学。”她眼里充满了感动。我还没明白她指什么:“你向我学什么?”她不好意思的说:“我看到你舍不得拿饼干吃,拿到手又放下了,你看后面还有那么多人,想省给她们吃,你为什么总是考虑别人,从来不考虑自己?我以后也要向你学,你看我拿了两块又是大的又是贵的。”我为她说的这番话感动,笑笑说:“那就把我手里的这块也给你,鼓励你。”她高兴的接了去。

还有一次在放风场,地上掉了几粒花生,她们看脏了要用脚驱,我上前把它捡起来说擦擦还能吃,她们说:你那么多吃的还要这脏的干嘛?我说:我的你们可以吃,这个我可以吃。坏香蕉、坏苹果她们扔了我又捡起来,用好的换她们的。我说:这里毕竟不是外面东西不稀罕,这里的一点吃的都极其的珍贵,不能浪费。新進来的人没钱的人连脏的都吃不上。她们说在这里能认识我很高兴没白坐牢,还说有我在她们心里踏实,有意义,有快乐,我要走了,从此她们就不再快乐了。说我是她们在那里的精神支柱,曾经有一个人说我是正义的化身。

有时号房里被破坏的东西和事没人承认,我就主动的承担下来,她们知道不是我干的,也不会相信是我干的,最后就不了了之了。有时厕所堵住没人愿意掏钱疏通,我就主动掏钱疏通。在那里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深深的体悟了宽容和慈悲的心是什么状态,那是对众生的一切包容,包容每一个生命的不同特点,哪怕不符合你的观念甚至是对立的观念,都不用去看表面。现在末法时期不是去让世人都象修炼人一样的标准做人做事,只要能明白真相得救就行了自有神管。我真心的站在她们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理解她们,包容她们,引导她们,不去看她们表面的对错,让她们能感受到我的真善,真心的为她们好,她们也就在同化之中。她们看到我在任何事面前都能包容都能吃亏,都能善待别人,不得不佩服大法的伟大和超常。有一个小女孩脾气不好,我就写了一首诗《正心》送她:“心正外邪不侵,身正人言不畏,少争执多自省,找自己断是非。”她说:真好。

有时号房里有争吵我就读我写的《了结》这首诗给她们听:“你争我斗发牢骚,相逢是缘情未了,缘来人聚缘了散,何必苦苦来争吵。”一个大女孩说:这首诗真好。

我经常用大法法理去化解她们之间的矛盾和心结。她们说很喜欢《正心》和《了结》这两首。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号房里非常的祥和和安静,几乎没有人再争吵,都是互相的关心和安慰。很多人谈到出去跟我学炼,在里的人全都明白真相,進進出出三退有五十多个。

在我走的那天号房里的人都哭了,全围在铁门上跟我挥手,都在哭,她们舍不得我走但又盼着我走。我的心里难受极了,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也流下了眼泪,那种像亲人的离别,场面很震撼人心。现在写这一段心里还酸酸的。出来后,我跟人讲真相讲到在那里的经历后,有个人突然说:“当然要放你了,你再待里面所有人都要跟你学法轮功了,他们哪敢再关你。”

实修的快乐

在那段时间里,还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无法一一说来,那是我最难忘的一段经历。师父没有落下我,什么都没让我失去,我的专业也没有后退,还有收获,我感受到了实修的快乐,看淡了人世间的名利情,心也静了,人也纯净了,没有了往日的心高和浮躁,变的谦卑和祥和了,对身边的人和事都能包容和理解了,感受不到什么是气和恨,似乎这种物质对我不再起作用了,体悟了师父讲的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好事的法理。

快出来的几天,我能看到和感觉到身体周围散发的彩光。出来后的一个多月,有一次发正念时,我感受到“灭”字是球形的透明的,变得很大,我想在我的所在地区上空打下来,最后看地球都小的像粒子找不到我的地区了,以前发正念灭字都是扁平的字,就像手写的一样,并且我感受到这次球形的灭字是法构成的,里面都是真善忍,看到还有法轮等,我的身体在膨胀,球形灭字也随着长,感觉非常强烈,力量很强。

谢谢师父给予的一切。谢谢同修的无私付出,谢谢外面同修的正念加持和共同配合。感恩!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