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发邀请函而遭四年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济南监狱的迫害,使我在短短三个月内头发就白了三分之二。四年的冤狱,我被迫害得就象五、六十岁的老太婆。”山东省平度市开发区店前村现年四十四岁的李丽说。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李丽和丈夫王焕忠向当地民众派发邀请旁听法院审理王广伟案的邀请函,被平度开发区泰山路派出所恶警绑架,李丽被非法判刑四年,丈夫王焕忠被非法劳教一年。(平度兰底镇法轮功学员王广伟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在马家西卜村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遭到该村文书乔显鹏的诬告,被镇派出所恶警刘乃强等人绑架。平度法院原定在七月二十七日开庭。)

李丽女士,原平度新时代商厦职工,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李丽多次遭到绑架、关押,被单位开除工职,又被关精神病院一百二十三天,被非法劳教两年,两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李丽遭到了恶警坏人惨无人道的迫害,曾历经野蛮灌食、熬鹰、毒打、吊铐、打毒针、罚站、罚坐、关禁闭等等酷刑。

关于李丽女士遭受的更多迫害事实,请见明慧网文章《我被王村劳教所注射药物、野蛮折磨的遭遇》、《山东平度市李丽惨遭四年牢狱折磨》、《山东平度市李丽、王焕忠遭迫害详情》、《因邀请民众旁听开庭 李丽被诬判四年》等。

下面是李丽女士第二次遭冤狱迫害的经历(二零一二年~二零一六年):

我是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李丽,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因和丈夫王焕忠向当地民众派发邀请旁听法院审理王广伟的函,被平度开发区泰山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他们对我非法审问,我让他们出示证件他们不给,刘杰(平度治安科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打手)出于报复还殴打我。他们把我拉到海慈医院强行抽血、体检,然后送青岛大山看守所,因看守所不收,他们就将我非法关押在青岛610二十天。

期间,一位平度旧店的中年女法轮功学员(腿有残疾)被绑架进去,她被关在隔壁房间,每天都有几个人围攻她,逼她转化。打饭的时候,我曾当着众人的面责问平度610头子国玉成:为什么连一个手无寸铁的残疾人都不放过,她能夺权还是能参与政治?她就想炼功身体好,更好的生活,连这样的权利都剥夺,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国玉成恼羞成怒,说我多管闲事,让我搬离那间屋,我不搬,一个姓马的泰山路派出所协警就将我打倒在地。青岛610成员对派出所人说他们转化我,派出所人说不用。派出所留一个男警察和二个女协警看着我,平度管委每四天换一个人(女的)也来看着我。

一、青岛看守所人员的流氓行径

在青岛610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他们又将我抬着送进看守所,当时看守所要往即墨搬,所长庄丽娟因我不穿囚服,指使犯人用袜子堵我的嘴,殴打我,并给我戴上手铐脚镣,上厕所也不打开手铐。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管教”因我宣传中华传统文化,就拿进一些黄色书刊,午休时让犯人选最黄的段子读;晚上,五、六个犯人摁倒一个犯人扒下裤子,往阴道里抹肥皂、雪花膏;有时故意在我床上,压在我腿上做一些下流龌龊的动作,犯人说是“管教”让她们放松放松。

我揭露共产党的邪恶,她们就毒打我,将我打得满口是血。

二、山东省女子监狱对我的迫害

后我被非法判刑,在济南监狱我被强行抽血、体检。她们不让我购物,上厕所只能用一只袜子擦,擦完了用厕所水洗洗装到口袋里再用。她们把我抬到封闭严密没有监控的浴室里殴打一百三十一天,用脚跺、踢,用鞋打我的头、嘴,把我双臂向后伸,使劲往上抬,使我胳膊疼麻钻心。

我的嘴经常被打肿得象石头一样硬,她们每次打的时候都用犯人的擦脚布(三条破手巾)堵住我的嘴,有一次,把我鼻子也堵住了,致我差点窒息,打够了她们就用小绳把我双手绑在背后。一次,几个犯人把我摁在地上,逼我将腿伸直,双脚踩在我腿上跺来跺去,跺完了,又把我左眼撑开,用头发往里拈,还用手抠我左眼,使我那段时间不能看东西,双眼被眼屎迷住睁不开,也不让我洗漱。她们还逼我听污蔑法轮功的广播,天天批斗侮辱我。吃饭的时候,她们把我的饭放在地上,用脚踢来踢去,等她们吃完才让我吃。

中共酷刑示意图: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踩踢

在监狱里,我一直被关禁闭。她们还破坏我家庭,对我丈夫说,我因为他“转化”了要与他离婚;对我说,我丈夫因我坚修大法不要我了。

她们在我饭菜里长期下药,使我一年多不能正常吃饭,最长时,一个月只吃了一条鱼,喝了几口厕所的水,一天只吃一个或两个馒头,甚至不吃,几乎不吃菜。吃了加药的饭菜后,我就吐血,腿脚肿。

济南监狱的迫害,使我短短三个月内头发就白了三分之二。四年的冤狱,我被迫害的就象五、六十岁的老太婆。回家后,我能够正常的修炼法轮功,一个多月后,除了头发还没完全变黑,腿脚肿胀的症状已消失,体重形象也都恢复了原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