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三年冤狱 四川西昌市赵军女士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四川省西昌市赵军女士二零零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遭绑架,后非法判刑三年。赵军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元凶江泽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口头密令、授意指挥下,各级“610办公室”操纵公、检、法、安全、武警等机构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政策。十多年来,经核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近四千人,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到酷刑、失踪、虐待、劳教、判刑;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610办公室”或政府、企业设立的“洗脑班”进行邪恶的“转化”(以暴力、虐待为手段强制其改变对法轮功的信仰),遭受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人还受到政府官员经济上的敲诈勒索、被逼迫失业、失学、离婚或流离失所等。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至今有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下面是赵军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我是四川省凉山州同德建筑公司退休职工,于二零零六年十月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我身患脑供血不足,胃炎(胆汁反流性、糜烂性)还要一种查不出来的病,就是常年不间断的感冒。病痛的折磨,使我生不如死,我是单位出了名的药罐子。刚开始修炼半个月,身体的病症全消失了,从那时起到现在,一粒药都没吃,身体很健康;原来的急躁,跟爱人较劲的性格也变得平和了。

本该是值得庆幸的事,却招来了单位保卫科的监视,紧张的空气向我袭来。丈夫经受不了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用暴力强迫我放弃修炼。我在重压面前不得不重新审视我走的这条路到底对不对?翻开《转法轮》全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这是最正的。我经常对叫我放弃修炼的人说:“我吃了葡萄,尝到味是甜的,你没吃葡萄,告诉我是酸的,我怎么可能相信。我在《转法轮》中找到了几十年苦苦寻求而不得其解的人生答案,修炼法轮大法是我人生的真谛。无论邪恶多么疯狂,我都会在这条光明大道上走下去。”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我在西昌市川兴镇大坟堆加油站旁的一条乡村路上向世人讲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川兴派出所、西昌市国保大队绑架到西昌市拓荒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到西昌市小庙乡小庙村五组附近,向站在路边的一位女士散发了一张“二零一零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光碟,她当即打电话……几分钟后,西昌市长安派出所的民警把我绑架到长安派出所,用手铐把我铐在钢管上九个小时。晚上九点多,西昌市国保大队又把我送往西昌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因不穿囚服被警察用脚踢,用手铐反铐大约七个小时;因不背监规被警察用电棍打;因不报数被十几名警察毒打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我正在床上打坐,被使劲的拖到地下,我站起来,又朝我的背用拳头击,把我击倒在地。打完后,把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分别关单间。我被关单间十四天。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西昌市法院对我非法庭审,双手被手铐铐着,粗暴地把我推到法庭上,我喊“法轮大法好”就来了几名警察粗暴地把我拉出法庭。在法庭上,我要求播放“二零一零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被拒绝。我要说的话还没说上几句,就强行宣布庭审结束。旁听席上只有我的父母在。我母亲叫我一声,并请求见我一面,被强行拒绝。

二零一一年九月四川省西昌市人民法院,以“(2001)西昌刑初字第96号”刑事判决书非法判处我有期徒刑三年。我不服判决上诉。在上诉期间,大约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西昌市法院的审判长,到西昌市看守所来见我,并对我说:“看在你父母年老的份上,我们准备放你,但要看你对法轮功的态度。”我说:“法轮功是正的,师父是正的……”

半个月后就接到了四川省凉山州中级人民法院“(2001)川凉中刑终字第154号”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书。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上十点钟,强行把我从床上拉下来,把我送往四川省女子监狱第二监区。在这里遭到了更严重的迫害。

刚到四川省女子监狱的第一天,也就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因我喊“法轮大法好”被狱警把我吊起来半小时,又强行给我穿上束身衣(一种刑具,穿上后,把身体捆得很紧,气都喘不过来)半小时。为了逼我写三书,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早上到二零一二年元月一日早上十点钟七十五个小时只让我睡两个小时。不仅不让睡觉,警察还安排帮教(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包夹(专门打骂、监视法轮功学员的犯人)虐待我、折磨我。帮教用拳头击打我头部近一个小时;用扫把打我的脸部半小时;逼我端上半盆水站着三小时。几个包夹轮流对我拳打脚踢,用手使劲的掐我的喉部,一边掐一边还说:“掐死你!”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那天晚上大约八点多钟,她们折磨我以后,用凉水从我头上淋下来,全部衣服都被淋透了。我穿着淋湿的衣服站着,不许睡觉,还必须站军姿。因为衣裤全湿了,身体的热气往出冒,在外衣上形成一串串的水珠。而当时站在、坐在我旁边的包夹们是穿着棉衣的。同时还不允许我洗漱,不允许用卫生纸。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我已经被折磨得快站不住了,包夹见状却说:“如果你不肯写三书,后面还有更可怕的事等着你。明天元月一日是放假,我们有的是时间收拾你。”我仍不写,几个女犯强行把我的衣服全部扒光,侮辱我、折磨我。折磨我两个小时后,她们睡觉去了,又另派几个包夹逼我站军姿,不许睡觉。

直到二零一二年元月一日早上六点半钟,我实在承受不住了,靠在墙上。一个包夹从床上跳下来就喊:“赵军炼功了。”这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可能活不了了,脑袋也不清醒了。这时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帮教,叫我照着她写的“三书”抄一遍,就让我睡觉。我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痛苦地抄写了“三书”。第二天,我告诉警察、帮教,“三书”是强迫写的,完全不是我的真实意愿。(后来我在监狱写了三次严正声明,表明“三书”作废。)后来天天对我强迫洗脑,在这过程中,罚站、侮辱人格的挨骂,不让上厕所等等都是司空见惯。

二零一二年大约八月份的一天,因警察让我回答对法轮功的态度,没达到她们的要求,被剥夺睡眠,罚站六个小时。二零一二年大约十月份,因再次表示“三书”作废,被每天罚站五个半小时(剥夺睡眠二个半小时),连续十七天;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因拒绝配合写犯罪年度总结,被罚站(剥夺睡眠),每天两小时,连续七天;二零一三年三月,因唱大法弟子歌曲,被罚站六小时,连续三天。等等。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回家后听说我被绑架后,我家里被西昌市公安局国安大队抄家两次;在我父母家抄家一次,给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16年来,江泽民威逼各级领导执行其邪恶指令,从省、市、区、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单位等,各级610与公安一次次找法轮功学员,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但是,我对那些人没有怨恨,只有同情。其实从中央、省、市到基层,所有参与迫害我们的人也都承受着来自高层的压力,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今天也将面临善恶的报应。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我目前只把江泽民列为控告对象,是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公检法人员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控告江泽民,也是在为他们鸣冤。

这场由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发起、策划、组织、推动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系统的灭绝性迫害,已构成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其不仅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巨大的伤害和痛苦,更是对人类尊严、人性和道德底线的公然践踏和破坏。为早日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还法轮功创始人以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请予尽快立案侦查,查明犯罪事实,将首恶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主犯抓捕归案,绳之以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