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深州、济南民众声援控告江泽民(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

  • 大连地区又82人签名支持起诉江泽民

  • 河北省深州市又有7842人举报江泽民

  • 山东省济南市又有3824名民众签名声援控告江泽民

  • 大连地区又82人签名支持起诉江泽民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国最高法院发布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通告后,诉江大潮风起云涌。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二零一五年底,仅辽宁省大连市就有5097多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两高实名控告江泽民,提请最高检察院追究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所犯下的罪行,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大连地区82人和法轮功学员的亲属签名支持起诉江泽民。

    '大连民众和法轮功学员的亲属按红手印签名举报江泽民'
    大连民众和法轮功学员的亲属按红手印签名举报江泽民

    一位医院的副院长说:大连地区很多医院都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为了钱把一个健康的,有信仰的人活活的杀死,活着就摘取他们的器官,而且不施麻药,为的是摘取他的器官卖钱,为的是消灭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太残忍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的罪恶。这个江恶魔毁灭了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根基,必须立即将江泽民送上法庭审判,立即停止对善良民众的虐杀。

    大连地区是中共最早开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地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中,江泽民的外甥原大连市市长夏德仁(当地老百姓叫“吓死人”)与原大连市委书记薄熙来狼狈为奸,为了升官发财,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大连地区至少有14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一位教育学院副教授说:江泽民汉奸出身,腐败治国,出卖国土,带头违背《宪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还要污蔑给法轮功学员非法扣上“破坏法律实施”“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判刑、劳教送入监狱。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她坚信:邪不胜正,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


    河北省深州市又有7842人举报江泽民

    河北省深州市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劝三退的同时,继续征签举报江泽民。征签中每逢提起江泽民出卖领土、贪污腐败、迫害法轮功、祸乱中华等等罪行时,绝大多数百姓都非常认可,到处都能听到痛斥江泽民的声音。

    比如“江泽民在台上没干过一件好事;江泽民养了一批大贪官,害苦了老百姓;听说江泽民还下令活摘炼法轮功人的器官赚钱,这不是杀人吗;江泽民干的坏事早就该枪毙了”等等。下面讲几个征签中的真实故事。

    一次在大街上,法轮功学员拿着征签表遇到了一位清洁工,没等那位学员说几句话,清洁工就说:江泽民大坏蛋,人人都知道。把中国祸害成这样,我恨死他了,我就喜欢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拿来,我签上名。

    几个学员在给路边几个人讲真相做征签时,一位过路人看到了,急忙停下电车说:我签名告他(江泽民),你们什么时候去,我也跟你们去。另一个人接茬说:举报江泽民我也算一个,这个老东西没干过好事,我们都恨死他了,把我们国家祸害成这样,真是罪该万死!

    一位法轮功学员去看望一位亲戚(退休老干部)时,交谈中说起了举报江的事情。那位老干部说:江泽民执政期间没干过好事,是应该起诉他。我们内部的人都知道,要不是他,国家怎么能败坏成这样!给我笔,我签上名。签完后,把笔给了来看望他的亲人,他的女婿接过了说:是该告他。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当时看望他的五六个亲戚都一一签了名。

    到十一月底,不完全统计,深州市又有7842位公民签名举报江泽民。征签表邮寄中纪委的有2847人;网络举报到最高检的有4995人。


    山东省济南市又有3824名民众签名声援控告江泽民

    从二零一六年十月份到十一月份,济南市区及近郊又有3824名正义之士签名声援控告江泽民。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所到之处,遇到的正义民众没有不骂江泽民的,真是到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地步了。

    古语说:民心不可欺,人心是杆秤。法轮功学员跟一位老大哥讲真相,并给了他一份真相期刊,他听明白了说:江泽民祸国殃民,不得人心,早该死了,该告!同修说:为民除害添一份力量吧!他说:好,好,马上报了签名,还做了三退。

    一个卖玉米的人,是一个朴实的中年人,一听说起诉江泽民,瞪大了眼睛说:太好了!枪毙了都不可惜。

    还有一个老大姐,听完法轮功学员跟她讲真相后说:江泽民最坏了,一点好事都没做,迫害好人连老人孩子都不放过。她还要真相资料帮着发。

    一个建桥工人明白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说,李大师什么时候回来,上北京我也去。他听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很同情,不但愉快的做了三退,还郑重的签名支持起诉江泽民。

    江泽民贪腐治国,滋养贪官,出卖国土,践踏和破坏宪法和法律在国家的正常实施,操控和利用各级国家机构,疯狂迫害信仰和践行“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败坏了国家的法律、道德和社会风气、人心,罪行滔天,已激起了广大民众的不满与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