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赤峰市两善良女士含冤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综合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发起了非人的血腥迫害,内蒙古赤峰在中国大陆被严重迫害的地区之一,无数的善良人被投入监牢,有的被迫害致死、致残,有的久经迫害含冤离世,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一、曾陷冤狱七年,遭针扎、毒打,张丽梅含冤离世

张丽梅
张丽梅

张丽梅,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马林镇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后,努力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从此身心巨变。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被诽谤诬陷,为使世人明白真相,张丽梅坚持向世人广传真相,于二零零一年春天,被元宝山区公安局非法抓捕,这是赤峰地区第一个非法判刑的案件。

当时张丽梅等几名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酷刑折磨。张丽梅被非法判刑七年,被迫扔下了正在吃奶的孩子,这七年中孩子只能寄养在妹妹家,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妈妈长得什么样,干什么去了,当孩子问到妈妈时,家人只能含泪极力遮掩,这么小的孩子怎能知道事实真相啊?!

张丽梅在内蒙古呼市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为证实修炼大法无罪,在清点犯人时张丽梅站在队伍里没有报数,因此张丽梅被二十四小时罚站不允许睡觉,罚吃窝头。在这种情况下,包控她的苑喜梅等对她打耳光、揪头发、辱骂、用脚踢,还用扫床的竹板打她的头、手、胸部和胳膊,被打得一道一道血印和青紫疙瘩。张丽梅无法见到队长便绝食抗议,苑喜梅等人不但不收敛恶行,反而开始变本加厉的折磨,用长针扎她的臂部、大腿内侧,声称这是监区长的意思,说帝文燕队长和白桂荣让她们干的,队长说打的只留一口气就行。苑喜梅说:“白队长说了让我包控你,你死定了,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以后我天天会这样对待你的。”因此张丽梅长期被包控、迫害,并给她用酷刑,用钢针扎她大腿内侧,扎得鲜血直冒,惨不忍睹。

二零零七年,张丽梅结束了非法的漫长的牢狱生涯,回到家后,只能领着孩子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期间还经常被监听监住。

二零一五年八月,张丽梅因依法控诉江泽民,又被松山区国保大队非法劫持,被勒索恐吓。

一次次的残酷迫害,来自外部和家庭的压力使得张丽梅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张丽梅的身体越来越糟糕,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抛下年仅十七岁的孩子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近十八年的迫害,造成母子短暂的相聚却又永别,这又是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的一笔血债。

二、历经魔难,刘晓欣含冤离世

刘晓欣
刘晓欣

刘晓欣,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马林镇人,修炼法轮功后,变得正直,善良,是有口皆碑的贤妻良母,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非法劳教,数次险些丧命于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春天,皇历新年,刘晓欣被关押在图牧吉劳教所,当时是马红云值班,刘晓欣起来炼功,值班的告诉了马红云,刘晓欣挨了马红云一顿毒打。

图牧吉劳教所女所教育科长裘××,参与了二零零一年五月至七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诬蔑诽谤大法的所谓 “揭批”大会上,刘晓欣等站出来证实法轮大法好,裘××、将他们双臂反铐,强迫蹲在地上。同年夏天,警察搞所谓的“揭批会”,被图牧吉的法轮功学员抗议,有的在会场当时就被带到临时小号关押,刘晓欣被关15天。晚上警察周国玲、武红霞把刘晓欣叫到前院,扒光了衣服打臀部,刘晓欣也没看见用什么东西抽的,一个摁着,一个打,臀部被打起几条青紫的痕迹,肿得老高,还骂了刘晓欣许多脏话。

寒冷的冬天,刘晓欣被冻、遭酷刑折磨,因此而瘫痪。无论怎样折磨,警察看到法轮功学员还是不配合“转化”,于是刘晓欣、周彩霞等被送往呼和浩特劳教所。当时这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无法行走,极度虚弱。警察就将已经瘫痪的刘晓欣连拖带拽,强行塞进警车。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所谓的独创每月办一次洗脑班,为期半个月,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轮番强迫洗脑和肉体摧残。在办班期间,由男警察充当打手直接迫害,不让上厕所、睡觉、还对学员拳打脚踹,用手铐铐起来电击。恶人怕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就用胶带把学员的嘴封上,强迫用擦完地的脏水给他们洗头,进行人格侮辱。冬天,恶人把法轮功学员架起来,只给穿内衣,在雪地里拖来拖去。在迫害中,警察长期将法轮功学员吊铐在库房顶上,持续折磨时间长达半个月以上,手铐陷入肉里致使两臂骨头外露,双手残废。有六、七个人因此双手致残。刘晓欣、翟翠霞、王秀芳、胡素华等都受到加期迫害。

刘晓欣历经苦难回到家后,丈夫害怕她再次被绑架对她看管很严,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刘晓欣只能偷偷看书学法,其中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没有了修炼的环境。监牢折磨以及多方面的压力,身心疲惫的刘晓欣身体状况也越来越不好。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刘晓欣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刘晓欣离世之前的愿望是把制造这场对法轮功血腥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绳之以法,还大法清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