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京系列活动 揭露中共活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二日,在日本东京举行了多项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活动,引起各界关注。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台湾医师黄士维等出席了相关活动,介绍他们就此罪行所做的调查。

纪录片《活摘》首映

三十日,荣获美国广播电视界最高荣誉皮博迪奖的纪录片《活摘》于日本东京首映。该电影以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的独立调查为依据,呈现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事实真相。当日,麦塔斯律师以及黄医师出席首映会并于电影上映后答疑。

黄医师表示自己是二零零一年起注意到自己的患者去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在过去的十四年中,去中国做肾脏和肝脏移植的患者已高达四千余人。这些患者来自台湾、香港、澳门、马来西亚、新加坡及东南亚国家。日本也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有去中国做肾脏和肝脏移植的案例。

麦塔斯在答疑中表示,为不成为这场犯罪的帮凶,日本有很多可以做的事。

'图1:原东京都议员吉田康一郎(Yoshida Koichiro)表示:日本应就器官移植旅游立法以便不助纣为虐。'
图1:原东京都议员吉田康一郎(Yoshida Koichiro)表示:日本应就器官移植旅游立法以便不助纣为虐。

原东京都议员吉田康一郎(Yoshida Koichiro)表示应禁止日本人去中国器官移植旅游,不能无视这种杀人行为。日本应立法以便不助纣为虐。

最新调查报告介绍会

十二月一日,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在东京都永田町(Nagatacho)的参议院会馆地下一层做了有关活摘器官的最新报告。黄士维作为嘉宾出席,会议由参议院议员山田宏(Yamada Hiroshi)担任主持。

乔高和麦塔斯的最新报告书中记载了中共活摘器官中与日本相关的医院信息、面向日本的器官移植活动,接受过器官移植的日本人的经历及大量中国医师在日本学习移植技术的事实。此外,更公布了具体的数字和实际案例,并交流了日本今后该如何行动。

山田宏在开场致辞中说到:“如果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活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我觉得无论如何国际社会都应为制止这种犯罪行为发声。但是在被称为去中国做器官移植旅游大国的我国日本,这个问题却并未广为人知,国会的认识迟缓。尤其从日本去中国进行器官移植的患者为数众多,这等于是把在中国的无辜的人们、政治犯、思想犯以及法轮功学员们的器官取出来杀人,助纣为虐。这是人类历史上绝对不能允许的行为,我国有义务为此发声制止。”

大卫·麦塔斯说:我们必须改变这种现状。国会和政府应带头行动起来,在法律和立法面可有所改变。首先应掌握器官移植旅游的人数。立法化以后就很难去中国做器官移植,也可勒令禁止。

新书出版发布会

十二月二日上午,东京博大书店召开了《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一书日文版的出版发布会。该书作者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以及黄士维医师等一同出席了新书发布会。书中收录了十九位学者、政治家、律师、医师、人权活动家的论文集,以各专家的视点分析了这场迫害。

该书的作者表示,这本书自去年八月出版以来至今年十二月,已先后被翻译成中文、英文、韩文、法文及日文。希望通过该书让读者们了解这场二十一世纪人类最大的犯罪,并共同阻止这场前所未有的罪恶。

乔高和麦塔斯针对活摘问题调查了十年。乔高表示会一直追查下去,直到中国当局停止这场人道犯罪为止。

黄医师表示: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政权用大量的医师来参与对人的迫害。医生是救人的行业。如果连医生都参与对人的迫害,这个社会的信赖就完全消失了。二战德国纳粹期间也有医师参与了人体实验及屠杀犹太人。二战结束后的审判中,医师第一个接受审判并且被判刑最重。我们在检讨纳粹期间时,认识到无知和冷漠是造成犹太人被大屠杀的最终因素。在二十一世纪讯息发达的今天,为什么还会发生这场迫害?是因为我们对中共残暴的无知和对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冷漠。

据悉,该书的所有收入将用于为制止这场迫害的活动。

座谈会

二日下午,“器官移植旅游考量会”邀请来自加拿大和台湾的专家,就关于中国的器官移植背后的问题,作为日本人该如何行动开展了座谈会。山田宏参议员担任了主持。

麦塔斯在开场表示,我们只知道中国政府发了一个公开声明,我们就着眼于其数字的器官源头,要找出其源头。这次我们通过调查首次成功对中国的移植数量进行了确认。

麦塔斯说明道:我们将所有的医院一个一个的包括病床数、员工、补助金、奖金等数字一一列出,通过医院的运转率,以及医院从一百四十六所增加至三百所等百分比等这些所有的数据分析,针对中国官方发表的每年移植数量一万例,我们推测为六万到十万例,而这些器官的出处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

麦塔斯还指出,这些医院接收大量来自外国的患者,这些执刀的外科医生在日本和西方国家学过移植技术。其中有的外科医生在主页上记载其在日本的大学接受过研修,并指出用日本的补助金建成的日中友好医院其实是肾脏移植中心。

最后,麦塔斯表示,大量的器官移植的滥用是真实存在的,他们打出的广告也是这样写的。所以,作为我们市民必须给予制止,否则就会成为帮凶。

大卫·乔高表示,“希望日本人把才能更大更向外地付诸行动上。为什么不用在制止对人道的犯罪?一定要用在这上。”“摘取器官的事实,和日本人也息息相关。本人虽可安全回国,但移植的器官到底来自哪里?台湾曾经也有很多患者去中国做器官移植,现在被禁止了。澳大利亚也通过了相关的法律。”

“器官移植旅游考量会”会长稲垣(Inagaki)先生表示,“想象滚雪球一样把这件事情越推动越大。我们需要很大力量。我期望最终日本也能象台湾、欧洲、美国一样,制定限制去中国做器官移植的法案,希望今后构建不让日本人成为这巨大犯罪帮凶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