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劳教迫害 张守慧又被非法判刑四年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清原县南口前镇法轮功学员张守慧,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十点多在南口前镇被抚顺刑警支队警察绑架。抚顺市国保支队编造假证据将张守慧构陷到抚顺市新抚区法院,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张守慧被非法开庭,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张守慧上诉,抚顺市中级法院违法维持原判。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守慧曾五次遭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在抚顺市看守所和马三家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曾惨遭毒打、铐铁椅子、白炽灯烤、戴重脚镣等酷刑折磨;还曾被送精神病院、精神也受到的极大的摧残,几近精神失常。

张守慧的婆婆郑洪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也曾遭受两次冤狱迫害。他们一家人多年饱受苦难都是因为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而造成的。

一、依法上访被非法劳教二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张守慧依据中国宪法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北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劫持到清原县南口前镇政府被非法关押十天,强迫洗脑。南口前镇政府的王会昌用威胁手段逼迫张守慧的婆婆交一千元保证金,张守慧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底,张守慧再次去北京上访,刚一到北京就被绑架,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警察将张守慧的双手非法铐在一棵刚刚搂过来的大树上冻了半宿。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固定铐、反铐在大树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固定铐、反铐在大树上

第二天被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徐金荣非法劫持到清原驻京办事处,两天后南口前镇政府的宫玉华、马千里和另外两个警察到北京接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火车刚过抚顺两个警察把张守慧和张传文铐了起来,说要严惩。张守慧等法轮功学员都被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南口前镇派出所所长崔井祥、镇长等人非法闯入张守慧家中,抢走现金四百多元,家中的彩色电视机、VCD影碟机也一起抢走。

在看守所张守慧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十九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张守慧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送到抚顺市教养院遭受迫害。

在抚顺教养院张守慧遭到毒打、关小号酷刑折磨,夜间天气寒冷一名普教给张守慧一件破大衣被警察发现,张守慧被吊铐了起来,普教也遭到打骂十天,从小号被放出来时张守慧的双臂已经没有了知觉,不听使唤了。后被关到一楼阴暗潮湿的房间。

由于手没有了知觉,吃不了饭,腿不能走路,精神受到严重伤害,出现了神志恍惚的状态,在警察吴伟的逼迫和欺骗下,张守慧的公公卖了仅有的粮食凑了一些钱把张守慧送进了抚顺市精神病院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回到家中。

二、做好人被非法劳教三年,惨遭铐铁椅子、白炽灯烤等酷刑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张守慧在抚顺市租房处被抚顺公安一处、抚顺东洲公安分局、抚顺新屯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绑架,同时遭到非法绑架的还有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秀霞和另一名男法轮功学员;警察上来把张守慧等三人打倒在地并连踢带打,张守慧被套上了黑头套用车劫持走了,带到一个黑屋子里把张守慧的四肢固定在铁椅子上,恶警们拽头发、扇嘴巴子、用拳头打脸、打胸脯,每两人一组轮班参与迫害。还问张守慧认不认识康孝生?不回答就遭到疯狂的毒打,警察们打累了就用温度很高的白炽灯泡烤,张守慧被打晕了好几次。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在张守慧的身体经多方检查不合格(双手、双腿开始抽筋、心脏也在抽)的情况下,抚顺看守所还是把张守慧收下了,一进看守所就看见王秀霞还被绑在铁椅子上被酷刑折磨,几天后王秀霞被折磨致死,那也是张守慧见王秀霞的最后一面。刚到看守所,警察指使普犯把张守慧拖到厕所衣服扒光浇凉水,张守慧被浇的浑身肌肉抽筋,普犯趁机使劲掐张守慧的肌肉,大腿内侧、胳膊内侧被犯人都掐出血了,张守慧疼痛难忍大声喊叫。张守慧的身体被迫害的在死亡的边缘上徘徊着,四肢经常抽,心脏心悸疼痛难忍。警察说带张守慧去医院,却把张守慧拖出去一顿毒打,并说是装的,用绳子把张守慧牢牢地绑在了铁椅子上,张守慧窒息的喘不过气。还被戴上了据说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脚镣拖到了警察关晶负责的监室。张守慧四肢时常抽筋,被普犯毒打,他们却说张守慧是装的逼迫张守慧劳动。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一天牢头指使全监室的犯人说:“使劲打(法轮功学员),打死拉倒,没有事”。

那天很多法轮功学员(贾乃芝,王凤云,胡彦波)都被打了。所有的普犯就连平时不动手的李立(外号叫老猫)和辽阳的刘辉也动手了。张守慧被几个人踹倒拖到墙角,普犯刘云拽张守慧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张守慧眼冒金星头象裂开了一样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二天毒打还在继续。王秀霞就是那时被迫害致死的。张守慧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怕被人听见就把张守慧用绳子捆起来嘴用胶布封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三、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张守慧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了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用人间地狱也形容不了这里的恐怖。张守慧一进劳教所就被一群包夹人员扭胳臂拽腿,连拖带拽的带到大门里。每天由几个包夹人员在张守慧耳边喋喋不休地说一些歪曲诬蔑大法的话,在马三家教养院,张守慧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情况下,还被强迫坐小板凳、做手工奴役劳动。炎热的夏天强迫张守慧去扒圆葱、扒大蒜,在露天没有遮阳的地方一坐小板凳就是一天,长时间坐着臀部的皮肤红肿、疼痛难忍。半年的时间张守慧被非法迫害的没有了月经,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掉了一半,几乎不能正常走路、四肢抽筋。

二零零五年的冬天,丈夫把张守慧从马三家劳教所接回家了,张守慧被迫害的几乎不能走路,每走几步就要歇几分钟,由于屡遭迫害以及金钱勒索,家中已是家徒四壁了。

四、第四次被无理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张守慧在自己家里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便衣警察骗到楼下非法绑架,抚顺国保支队警察彭越、耿聃抢走张守慧的钥匙自行开门入室非法抢劫。抢走了四千二百多元现金和三十多本法轮功书籍,至今未还。张守慧被非法绑架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拘禁十五天。

五、第五次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十点多张守慧、徐平、金凤芝在南口前镇被抚顺刑警支队二大队警察非法绑架。当晚深夜一点多钟,抚顺国保支队彭越用钥匙直接打开张守慧家的房门闯入室内,非法抄家。张守慧的丈夫备受惊吓。彭越没有搜查证,直接抢走张守慧家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在现场没有出具扣押清单。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当晚,张守慧等人被绑架到抚顺看守所非法关押。五月二十七日被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批捕,非法关押至今。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张守慧被抚顺市国保支队编造假证据陷害到抚顺市新抚区法院。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抚顺市新抚区法院对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守慧、金凤芝、徐平非法开庭,当庭宣布休庭。2016年7月11日得知:张守慧被非法判刑四年,张守慧上诉到抚顺市中级法院,抚顺市中级法院执法犯法维持原判。

张守慧没有违反任何中国的法律,只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受如此迫害,还要对张守慧非法开庭。也给张守慧年迈的父母、公婆、丈夫、孩子及所有的亲朋好友造成巨大的痛苦。所有这些都是由于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造成的。

六、婆婆郑洪英曾遭两次冤狱

张守慧的婆婆郑洪英因病久治无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体上的顽疾一扫而光,什么农活都能干了。村里人也都说:郑洪英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全好了,郑洪英是一个最好的人。这样的好人曾遭两次冤狱,在中共监狱被迫害近七年。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晚上,郑洪英在西丰的小四平七营场送真相材料,遭不明真相人的诬告,被西丰公安局国保警察和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零五年被西丰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在南口前镇王家堡村黄金堡民组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村民李国华、赵晶夫妻诬告,被南口前镇派出所所长王彦彬等警察绑架,随后被送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日,郑洪英被清原县法院非法判四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