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2016年台湾法会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师父说:“我们的法会是修炼。作为一个修炼者,修是修自己。来自大法弟子外部的压力是考验、是精進的机会;来自大法弟子内部的矛盾、压力同样是考验、是精進的机会。除了师父外,你们每个人都是修炼者。做的好坏都是修炼状态的表现,没有特殊者。”[1]

每次参加台湾法会都会有些不同的状况,都会有很多收获。

搭乘游览车

这次参加二零一六年台湾法会,云林有好几部游览车,我跟另两位同修临时被辅导员通知去搭另一部车,原因是那辆车人数太少,让我们去分摊车资,本来同行的一个同修在抱怨为什么不找别人的时候,自己第一时间还觉的自己都没那个心,后来回到原车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一直在注意着,想知道大家都交了多少车钱,想着:这车人多,肯定不用出那么多吧?这一下看到自己那么强的疑心混杂着那么肮脏的利益心,就立刻发正念解体这些人心。后来知道这车收的更多,简直羞愧极了。

在车上学法,导读的同修不久就显出倦态,不但节奏有些乱;读错了也不知道,就有同修拿起麦克风接着读,不久又有同修加入,几个麦克风没有协调好,感觉没办法静心学法。

忽然有同修递给我一支麦克风,原先我觉的有人导读就行,太多人真的只有乱,后来听着导读的同修好像不是很专注,学法这么严肃的事情,我觉的不能就这样,就拿起麦克风一个字一个字仔细清楚的学着,和同修就很有默契的一段一段轮着学,又听同修学法时候的声调不是很自然,我就向内找,看看自己是不是起了什么心了?归正自己尽量平稳恭敬的学每一句法,同修好像就发现了,也归正了学法的态度。

参加排字证实法

因为最近天气变凉了,就想台北一定更冷,出发前觉的自己想的周到,先穿好比较轻便的衣裤,去到会场再套上规定的排字衣服,排完字可以马上脱掉,省去换衣服的麻烦,加件外套就可以直接去剑潭学法交流了。

没想到台北天气那么好,一点也不冷,还没开始整队已经热的全身冒汗,不久心情开始浮躁起来,排字的衣服一会脱一会儿穿的,越觉的太阳火辣的热度不断透过衣服传导过来,衣服很快都湿了,就去厕所排队,把里面穿的衣服脱掉,没想到又更热,只好再穿回去,这时候忽然想起师父的一段法:“如果能把那个心放下之后,那个物质的本身并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扰人的就是那颗心。”[2]就觉的有一丝凉风穿过衣服,一下子带走一身闷热,又一次深刻的体会大法法理的无限奥妙与殊胜,自己是个修炼人,在对待身体的感受上应该时时记住在法上理解,就不会落入常人的思维而不自觉了。

因为去排字的时候,搭另一部车,排完字,要回到原车,一下子有些混乱,没记住上车的地点,就找不到同修了。在自由广场的牌楼下寻找认识的同修时,看到不少陆客在拍照,就过去跟他们讲真相。一开始陆客表现都很怕,一听法轮功都躲开,就觉的中共的宣传造谣真是毒害众生太深了,都亲眼看到了这么多人在这里自由的办活动,还那样,就深深体会了为什么救人这么难。

这时候天气变的阴冷还下起雨来,边走边打电话给同修,牌楼底下几个陆客在躲雨,我就跟他们说:眼见为实,你们都看到了,在这里这么多法轮功学员,几千人的聚会这么祥和。现在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象这样能自由的修炼,所以中共的打压迫害是错的。一个气质很好的女生马上竖起一个大拇指,我看她有机会得救,就告诉她三退的重要,并送她化名,她马上答应退了团。

这时候几个男生靠过来,向我这边侧着头要听真相,同修这时候又回电话说全车就等我一个人,心情很复杂,救人是第一重要的,我要就这样离开吗?这时候一个男人问我,你们这和那个有什么关系?我说哪个?中国法轮功吗?他点点头,我说全世界的法轮功都是从中国传出来的呀,中国多么值的骄傲啊,中共还不让炼,不是它们自己有问题吗?一个拿真相资料劝三退的同修走过来帮他们劝退,可是感觉他们还是不明白,同修很耐心的讲着真相,我这时候选择去找自己的游览车,就希望他们在这趟台湾之旅能够帮助他们明白真相后真正得救了。

参加大法修炼交流会

法会上,慈悲伟大的师父又给参加法会的大法弟子发来贺词,师父说:“但是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对修炼人的要求都是一样的。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当有了问题时、有了矛盾时、有了困难与不公平对待时,还能找自己向内看,这才是真修炼,才能不断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才能走向圆满!”[3]

听着师尊的话,眼泪流了下来,师父传给我们这样一部伟大的法,是开天辟地以来都没有过的佛恩浩荡,师父没有要求弟子任何形式的一点点回报,只希望大家能抓紧这万古机缘,把自己修好,把大法真相讲给每个众生,得救的生命才能留到未来。都知道自己该做的、该负的使命,可是一直都没怎么做好,就觉的愧对师父!

接着同修读开幕词,我又哭了,开幕词中一次又一次的“救人要有紧迫感”,同修读来慷慨激昂,我听着心虚着急,只希望自己更加精進,能更符合法的标准要求。

一整天同修各方面的修炼体会不断的触动我的心弦,听着同修怎么把《转法轮》装進自己的脑中,背法的体会,就觉的自己在学法背法的态度上还是差距太大,要更精進才行。听同修在项目中由主讲的角色一下子被分配去做餐点的工作,过程由不能接受甚至萌生了离开大法的念头,怎样惊觉自己放任人心被钻空子后静下心来向内找,解体邪恶归正自己的体会,就体会到人心的危害有多大,一不注意可能就一落到底,所以一定要随时查找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行。

一个青年同修,我看他第二次在法会交流,第一次交流过程已经淡忘,只记得他的肚脐溃烂导致肠子外露变黑坏死,后来是昏睡中,师父帮他把坏死的肠子拿掉,这次是发现私处竟然长出一个肿块,不论行走或坐着躺着怎么都疼痛难当,他向内找,是色关没过好,思想中常常想着他的女友,要怎么讨她的欢心,甚至牵手时胡思乱想的。修炼没小事,他悟到了师父法中说的旧势力把男女关系看的最重的法,就悟到自己的执着被钻空子了,经过认真学法,觉的情放淡了,身上的肿块也神奇的自己掉下来了。又一次证实大法的伟大超常。

每次参加法会都获益良多,从同修身上看到自己的差距,也鞭策自己能多学好法,在证实法的路上修好自己。也发现从日常生活中去实践真、善、忍才能最好的证实大法。

小伙子:“你怎么那么好?”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就让我更体会到大法弟子走的正就能救了人。有一天,我先生把满载,应该说超载的蚵条串,运到海边,准备放苗,因为是假日,钓客很多,海岸边停满车子,他在不可能通过的过道勉强的尝试过去,结果就过不去,退回来,发现牡蛎壳刮伤了一台双B名车,我建议留个纸条,主动告知,就到车上拿来纸笔准备留字,他见状一把抢过纸跟笔,大声骂我,说我是在自找麻烦,虽然知道他一定会生气,我还是找机会把该做的做了。到工作的地方,潮水还很高,在等待的时候,跟他说了这件事,他暴怒的指责我败家,并迁怒大法。其实他是担心会被讹诈。

工作完回到海边,看到所有车子都开走了,就剩下被我们刮伤的车子还在。有个年轻人正朝车子走过来,我就问车子是不是他的?他说是。我就把情况告诉他,跟他道歉,告诉他回去后处理好了,再打电话告诉我,我们会负责。只见年轻人拿起我放在车上的纸条,不可思议的说:你怎么那么好?现在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呢?停了一会他说:“阿姨,你这样让我很感动,我想今天如果是别人,根本不会管的。”我就说:“因为我炼法轮功,我们师父要我们做个好人。”就问他有没有听过法轮功?他说有。

过了几天,他打电话跟我说,他车子送到原厂修理,可是我只要给他一般的修理费用就行了,我说伤害是我们造成的,修理多少没关系,我们愿意如数给他,他很感动的叫我姐姐,说:你们赚的都是辛苦钱,你有这诚意就很难得了,老实告诉你,我经常進出内地,可是通过你这件事,让我对法轮功有了不一样的认识,你只要给我这个数就可以了,你就已经很够意思了。我也大力称赞他是个难得的好人,如果大家都能多一些为别人着想,社会上矛盾冲突就会少很多,他很认同。

把钱汇给他后,打电话想顺便再跟他说说在中国的迫害——活摘器官的事,他不想我花电话钱,就说他来钓鱼的时候,可以当面聊一聊。

看到一个生命得救了,真替他感到高兴。

以上一点交流,如有不当,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法会的贺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