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了追讨遗产的念头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我修法轮大法已有十几年了,在对待财物上,我一直认为自己看的很淡不会再动心了,可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有隐藏的利益之心。

岳父病逝留下一百五十平米房子,价值大约四十几万元。他没有儿子,按理说三个女儿都有继承权。我妻子排行老三,虽然人不在世了,但还有外甥,应该是有部份继承权的。想不到住在岳父家里的老大,趁岳父病重时拿走了岳父的银行存单,并封锁岳父病重的信息。岳父离世的第二天才有人告诉我,当我赶到他家里时已是宾客满堂。此时此刻,我没有什么考虑,只想尽最后的孝心,做力所能及的事,忙活了三天基本没有睡觉,把老人送上山。

在客人告辞后,三个女婿坐到一起。当我问及岳父有没有遗嘱,老大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纸一念,都是姐妹团结之类的,没有一句提到遗产钱财。也就是说岳父去世前口头和书面都没有留遗嘱,这显然不真实。我到底该不该要呢?要,老大也不会给,不要又不甘心。想当年我和岳父岳母生活了十余年,大小事也做了不少,论功劳也不算小,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但不放弃又能怎样呢?最后我决定不提此事,搁下来再说。我同他们打招呼说有事先走一步。

刚走到大门口,儿子的大姨喊了一声,叫我等一会。她匆匆忙忙拿出一个纸盒,说家爹留给我儿子的东西。打开一看是双皮鞋,分明是办丧事时给八大脚多的鞋。我儿子坚持不要,最后我劝了一句,说既然大姨拿来了你就收下,这是家爹的一片心意,也是家爹留给你的遗产,你不要小看它。你不收家爹会伤心的,儿子就收下了。

回到家中我真有点不服气,那种不平衡的心油然而生,甚至我想到法院去告他们,但转念又一想,这也不是办法,那需要很多时间精力,还要花钱,太拖人了。真告下来,两家的关系就彻底破裂了。

在茫然中我突然闪出一念:三天没有学法了,我还得学法,或许师父能帮助我。打开《转法轮》随手一翻,刚好看到了师尊讲的分房子那段法。师父这段法让我豁然开朗,原来我还是用人心对待这桩遗产,而没有用修炼人的心态去应对。虽然房屋与我有关,作为修炼人应该做到随其自然。表面上看老大贪心霸道,但也许我前生有亏欠过他的。一切都是必然,没有偶然的。那房子别人要了,我怎么还能去要呢?我应该拾那踢来踢去没人要的石头,那才是好东西。修炼人不是常人,我们不能陷入矛盾,加深矛盾,只能退让一步善解矛盾。这样一想我轻松了许多,放弃了追讨遗产的念头,不和老大一般见识。过年时我吩咐儿子去他家拜年,保持正常交往,尽量让他们看到修炼人的大度与大法的美好。

通过这件事,我也在反思,难道是房子惹的祸吗?这里面肯定有修炼的原因,因为修炼是第一位的,也许是师尊利用遗产纠纷来去我的人心。想想看,我迫切希望能分得财产,这是不是利益之心?得不到财产又生气,这是不是怨恨心?想到用一定的手段得到财产,这是不是算计心?真的是人心难测,难得自知。平时觉的自己还可以,想不到关键时候还有这多心。

由此我联想到一个问题,那个菜场地上如果丢了一毛钱,可能人们踏来踏去都不在意,那么要是十元或者一百元呢?也许早就不见了踪影,这个时候我们就不能用一毛钱来衡量人的利益之心。看来人心还是有一定的隐蔽性,在重大问题上容易觉察,在一般情况下还是要认真寻找。

我悟到师尊为什么总叫我们修炼向内找。找什么呢?就是找人心,在觉的是别人不对的情况下还能找自己,就能找到隐藏更深的人心。有时候矛盾表面解决了,它有可能是被动的解决,只要人心还存在,它还会造成同样的问题。因此去人心、去隐藏更深的执著心,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