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师信法 正念正行随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九九年三月有幸走入大法。

回顾自己这十七年的修炼历程,有一个很深的感悟,在遇到很大的魔难和病业时,才想起向内找,才知道学法的重要性,才知道重视发正念。在魔难和干扰之中,自己精進一时,却不能持之以恒的在精進状态上,虽然我如此不精進,但是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看我还有想修炼的心,一次次的点悟我,我才能一直走在修炼的路上。

大法弟子不管在任何时候,都要注重一思一念的实修。没修炼前,受邪党文化的影响使自己养成了争强好胜的心,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让人说,一说就炸。遇到事情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没有注意修口。这就使虎视眈眈的邪恶,对我这样的表现求之不得,致使我一路走来,一直磕磕绊绊。但是我一直没有放弃学法,跌倒了赶紧爬起来,赶紧精進,逼着自己精進。仔细想想,这都是被动精進,不是自己主动精進。我悟到:只有在任何时候都注重一思一念的实修,这才是真正的精進。而我在大事上面,能够注意一思一念的实修,但在小事上,就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日积月累就形成了难以过去的魔难,摔了一个很大的跟头,出现了严重的病业迫害和干扰。下面,我就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和大家切磋。

二零一六年三月,我开始出现头痛的假相,认为是邪恶的干扰和迫害,于是就发正念清除,但是效果并不明显。持续了一段时间,头痛逐渐加重,干扰也接踵而来。自从棚户区改造的回迁楼钥匙发下来,由于装修房子,学法的时间被占用了很大一部份。我每天脑袋里想的都是地板选什么样颜色的;窗帘要什么花色的;橱柜选什么款式的……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被排在了装修房子的后面,而且做的非常少。由于头痛的加重,我意识到这是干扰和迫害,就向内找自己,才发现自己在学法上没有用心,只是在走形式,没有坚持每天炼功和发正念。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四、五个月,直到九月十八日,头痛突然加剧,就像孙悟空被唐僧念紧箍咒时的样子,疼的在地上直打滚。心想:师父啊!救命啊!再疼大劲儿了,我就挺不住了,上医院打针了。这时的我,人心也上来了,完全把自己当作常人了,忘记了信师信法,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

这一念不要紧,我的双眼当时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两条腿也站不起来了,女婿背着我打车上医院,在车上吐了一路,到医院因双目视物不清、头痛、呕吐被急诊收入院。住院后,经过治疗,我头痛的症状消失,但是饮食和睡眠极差,没有胃口,吃不下饭,夜夜睁眼到天亮。

有两位同修,经常来医院探望我,帮我发正念,提醒我多学法,多发正念。由于眼睛看不见,只能用MP3听师父讲法,但是怎么也听不進去,发正念时不知道说什么,同修告诉我背诵师父的对联:“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1],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直到出院时我也没背下来,都得家人带着我念。

医院的治疗仍在继续,查头部CT,诊断是双侧枕叶桥脑梗死,孩子们不放心又预约了二十一日的全身核磁检查。二十二日下午,三位同修来看望我,问我最近的状态怎么样,我说:眼睛还是看不清东西,由于肝腹水,躺不下,一躺下就上不来气,憋的睡不着觉。这时护士查房,把情况和主治医生反映了,说不行明早上安排抽腹水。我和同修唠嗑的时候,主治医生悄悄将女儿叫了出去,告诉她核磁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但是不好,核磁显示,右肺尖结节,怀疑是肺癌,而且是恶性的;肝脏上也有结节,怀疑是肺癌肝转移伴肝腹水;还有肾病综合症,白蛋白進行性降低;胸腔积液;心包积液;多发腔隙性脑梗。现已全身出现严重水肿状况。医生说肺癌手术要开胸,然后还要做化疗,但是结果还是人财两空。女儿说要跟家人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是手术还是保守治疗?

女儿回到病房后,同修还在,她将病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我,让我自己选择是继续修炼还是治疗。

我当时心情很激动,师父没有放弃我,是师父在给我机会。我不敢相信,我修炼了十七年,就算我修炼有漏,我的身体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病业,而且几乎每一样都是要命的!假相!一定是假相!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我绝不承认。头不疼了,同修也帮我发正念,所以我的正念又占了上风,我毫不犹豫的说:“我就修炼了。”心想:我的命都交给师父了,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留、去都由师父说了算。师父啊,虽然在这一关上我没做好,摔了这么大一个跟头,但是我一定要做好、修好自己,放下人心,这人心再不放我就没有机会了。

同修提醒我向内找,是不是哪里有漏,才导致我出现现在的状况,并且让我多学法、多发正念清理邪恶和一切干扰迫害我的邪恶因素。但是我头脑中一片空白,师父讲的法一句也想不起来,发正念时,不知道说什么,由于双腿不听使唤,所以只能在床上打坐,但是炼第五套功法手印却想不起来,干扰重重,没办法只能多听法了。我想既然已经选择了修炼,那就应该出院,反正医院也救不了我,只有师父才能救我,就这样我听了半宿师父讲法。炼不了功我就盘腿打坐,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身体非常轻松。护士来准备抽腹水时,发现我的腹水已经没了,护士说:“没了就不用抽了”。我想:腹水没有了,应该是师父给排出去了,怪不得昨天晚上我睡的那么香。

过一会儿,护士又来给我打点滴,可是刚打不长时间我的头就开始疼了,身体也非常难受,越打越难受。我就让家人叫护士来把针拔掉,不打了,越打越难受,还打它干什么,出院!回家炼功去。

女婿不是修炼人,不理解这个功法,不让我出院,于是我就给他讲大法的神奇,给他举例子,我认识的一个同修,她患有癌症,现在仍在修炼。女婿很勉强的同意让我出院了,并在当天下午就告诉主治医生:不治了,回家。

自从回家,几位同修经常来看望我,给我送来了交流心得。由于眼睛看不见字,同修们就每天轮流来家里跟我一起学法,甚至有几位不认识的同修听说了我的情况,都到家里来陪我学法、发正念,清除邪恶对我的干扰和迫害,这种形式一直持续了两个月左右。

为了跟上正法進程,为了能救度更多的生命,修好自己,在家人的帮助下,我每天早晚炼两遍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刚开始炼功的时候,干扰特别大,抱轮时手该放到什么位置、第五套功法的手印、所有的动作全都想不起来。家人就把着我的手做动作,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坚持下来,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月左右,我就能自己独立炼功了,但干扰还是很大。我自己炼功时,还偶尔会出现主意识不清的状态。有一次,女儿早上三点四十的时候叫我起来炼功,动功炼完时,我感觉刚才那四套功法不是我在炼功,只是机械的做着动作。师父说过:“谁炼功谁得功”[2],我要从新再炼一遍,让自己明明白白的得功。

为了不再让邪恶有可乘之机,我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延长发正念的时间。一天当中除了四个整点发正念、听法和炼功外,其余的时间我都是自己发正念,彻底的清除自己空间场中的一切邪恶因素。这种情况持续了二个月。

因为很多同修不辞辛苦的到我家帮助我发正念,也有在家帮我发正念的,一直到现在还有同修仍在帮我发正念。我感觉干扰少了很多,眼睛也逐渐能看清了,腿也能走动了,胃口好了,吃饭也香了,身体已经基本上恢复的差不多了。女婿和弟弟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而且也都非常支持我继续修下去,他们都觉的太不可思议了,说这法轮功太厉害了。

这个大跟斗把我彻底摔醒了,让我看到了自己在学法和信师信法上的不足,才让邪恶有机会来迫害我。今后我要在学法上多下功夫,真正的用心去学法,修去学法时浮躁的心态,扎扎实实的修自己,我知道我现在还有很多的人心没有修去,在修口的问题上还需多下功夫,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我要努力修去这些不足,修去人心。

我写这篇稿子的目地,就是希望同修能以我为戒,在修炼的路上,不要像我这样摔跟头了才知道精進。

在此叩拜我们慈悲的恩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