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给整个家庭带来了幸福和快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九五年五月因不能坚持正常工作,我办了厂内退休,经常跑医院,那些顽固性的妇科病、心脏病、风湿关节炎、颈椎病、神经衰弱等,吃药、打针、牵引都不管用。那时被疾病折磨得我找书看看消磨时间,可是看不到三页,眼珠就往里眍着疼。看电视吧,也是同样感觉,而且坐时间稍微长一点,脖子就酸痛难忍。几年来折磨得我对人生感到的茫然、悲哀,觉得活的真累,太苦了。

一九九八年五月二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遇到法轮大法,一本《转法轮》引领我走入了人生的美好归宿。我虔诚的按书上说的“真、善、忍”法理去做。在五月十三日找到炼功点后,从没间断过集体学法炼功。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都记不清那些怪病什么时候好的,身上没病了,心情也好了,身体轻飘飘的。我对老伴说:“我走在路上都想唱歌。”老伴说:“你愿意唱就唱吧。”

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而且我又能做饭料理家务了。一次,儿子的三姑父来我家,去厨房见到我惊奇的说:“嫂子,你都能做饭了!”“这都是大法的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我乐呵呵地说。

修炼大法后给整个家庭带来了幸福和快乐。我怀着感恩的心记述我得法轮佛法十八年中我按师父讲的法理,在家庭中如何做个好人,比好人还好的人。仅举几例:

二零零一年夏,年迈的婆婆病重七天没正常吃饭(她想饿死自己,也不吃药),我和老伴回家劝她,饭、药都得吃。老伴因当时有腿痛,两天后只好返城。我陪伴婆婆时,经常给她讲法轮功是敎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是祛病健身的天法。也告诉她江泽民是怎样迫害法轮功的。还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心里记住了大法好,还喜欢看我炼功。

十多天后婆婆就能下地了,也能去街上走走,街坊邻居都惊奇地问:“你病好了?”老人乐呵呵地说,是我大儿媳妇把我伺候活了(我们刚到家时,年长的老人都嘱咐说,你妈快不行了,快把送老的衣服给她准备好吧)。一次老人很好奇地问我:“你怎么炼法轮功和别人不一样?”我说:“那电视上都是瞎说,纯属造谣,想糟蹋法轮功,找茬抓炼法轮功的人,您要是不亲眼见证了我这个‘法轮功’,不也相信共产党胡说八道那一套了吗?”她说:“真是,真是,哎!”

我在家住了二十多天,婆婆说,我都好了,不用你再伺候我了,快回你家伺候某某(他儿子)。回家后,老伴说:“让你一个人在家受累了,真谢谢你了!”我说:“你要谢就谢我师父吧,要不是师父救了我,又给了我一个好身体,这个家现在真想象不到能是个什么样子了。”

二零零九年一月份,老伴大弟(没成家)经医院确诊为脑瘤,后来生活就不能自理了,主要是老伴和他小弟在老家照顾着,老伴那时就七十多岁了,长期看护病人,他身体也坚持不了,小弟愁得也吃不下饭,最后实在没办法,我觉得他无依无靠很可怜,心想:老嫂比母吧,和老伴商量着,在我们家住房附近租间房子,把大弟接来我和你一起照顾吧。因性别关系,我帮着跑跑腿,做做饭,洗洗衣服,减轻老伴的负担。大弟在我家住了不到一个月,病危送回老家,五天后寿终,时年七十岁。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闹瘟疫高峰期接到我侄子(他当时读大三)打来电话,说他近期发烧,去市医院检查确诊为肺结核病,当时我就催他赶快来我们这里治疗,我和老伴去车站接时,他就象个六十岁的老太太一样,脸又瘦又黄,很吓人。我们到医院再次检查确诊,最后诊断结果是同样的,住院费用每天最少200元,侄子家里很贫困,我们都是企业退休职工,也没有什么积蓄,住院没希望了,怎么办呢?为了给侄子治病,我让老伴搬到儿子家去住,把侄子接到我家,给他安排一个房间。他来我家二十天左右,病好了!

在我家住的这些日子里,我给他讲法轮功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的实况,讲修炼法轮功的这些好人遭江泽民迫害的一些实例。他从心底认可大法,并看了《转法轮》和真相资料,有时我炼功他也比划比划炼几下,我想这对他身体的康复起了一定的作用。侄子临走前他跟我要本《转法轮》,至今都念念不忘“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现在身体健康,工作也得到单位领导的信任和好评。

以上所述的只不过是在我修炼中的几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但现在回想起,要不是我学大法,这些事我可能就不会去管了。大法要求我们要心中装着别人,先他后我。

我还能活着走到今天,不在其中的人永远也想象不到那些酸甜苦辣的日日夜夜是怎么样走过来的。我每当想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心中会充满无限的思念,在此给一直没见过面的恩师说一声:师父您辛苦了,弟子在大陆给师父叩头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