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石成杰女士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五十多岁的石成杰女士,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十几年来,被恶党绑架迫害,每次迫害之后,都是被抬着回家的,原本幸福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熟悉她的人无不对她苦难的经历表示同情,也看到了恶党对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法轮功学员的残暴迫害。

石成杰家住鹤岗市向阳区。一九九六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折磨她多年的胆囊炎、神经官能症、肾炎、大骨节、子宫肌瘤、类风湿等病都好了,家庭和睦了,身心受益,从此,她对生活充满了信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却容不了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福益社会、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

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年

为了给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石成杰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零年的正月初五,去北京上访,反映民意。初九,被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第二看守所所长张春青等劫持回鹤岗。

石成杰向鹤岗市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杨育光讲述法轮大法好的事实真相,听到石成杰说真话、实话,杨育光不支持正义与善良,还卖命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诋毁法轮功。看守所所长张春青就用手里拿的大文件包抽打石成杰,说:“你把杨育光都给‘得罪’了。”然后,石成杰被劫持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

当时,石成杰没穿棉衣,同时被迫害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柏桂霞,她也穿的很薄,屋里又冷又凉,张春青给刑事犯发棉被,不给法轮功学员发棉被。石成杰和柏桂霞被冻的半边身子都不好使。

三个月后,石成杰又和柏桂霞被劫持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期间有一天,哈尔滨的人来检查,一个三十多岁姓李的狱警找到石成杰等人,说:“问你们,你们就说不炼了,等人走了以后,你们再炼。”让她们说昧良心的假话,她们没答应。

石成杰在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十一个月,才被放回家。

被迫害严重 非法劳教三年后“保外就医”

二零零五年夏天,法轮功学员在鹤岗市向阳区二马路开修炼大法心得交流会,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马宝太、向阳公安分局局长杜建华、国保大队长张树军及分局各派出所所长带领手下人,绑架六、七十位法轮功学员,石成杰也在其中。

石成杰被绑架到向阳分局南翼派出所,遭到非法审讯,警察搞诬陷她的材料,后被非法关押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

向阳公安分局组成“专案组”,四个警察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车轮战”,几天几宿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搞所谓的“审讯”,把法轮功学员迫害到生命的极限。

石成杰绝食反迫害,在第二看守所一直被关押了一个月零几天后,向阳公安分局违法办案,石成杰被非法劳动教三年。在体检时不合格,才让她办保外就医,被抬回家。

遭红旗路派出所恶警群殴至生命垂危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下午二点左右,黑龙江鹤岗市红旗路派出所恶警在热电厂附近绑架了做真相的大法弟子石成杰,其中一恶警叫毛树(毛恕)。

在派出所内,石成杰因不报姓名,警察高晓峰、毛树就毒打石成杰,他两人用脚踹石成杰的后腰、前胸,一共踹了十多脚。当晚六、七点钟时,石成杰从派出所几米高的窗户跳下去,要解小便,还没来得及解小便,就被发现抓回,再次遭到暴打群殴。

警察高晓峰率先第一个上来打石成杰,高用夹的包儿(包儿里有东西,挺重)向石成杰的脑袋猛打,把石成杰打晕了。又上来十多个警察,有两个警察一人拽胳膊,一人拽腿,拎着她直转圈儿,转到谁跟前,谁愿意踹就踹,一共被踹了十多脚。这些人用大皮鞋使劲拧、使劲碾,石成杰的骨盆被踹变形、裂纹、掉碴,从前胸、后背到大腿,一直到膝盖,都肿了,变成了紫黑色。石成杰当时肚子里憋了尿,尿都被踹出来了,一泡尿都被踹的尿裤子里了。

石成杰口渴,眼睛模糊,看不着啥了,红旗路派出所警察怕担责任,急忙送进鹤岗市人民医院。经医生检查,拍X光片子:胯骨骨折,大腿左腿粉碎性骨折,腹腔内出血,只剩二克血了,生命垂危。医生抢救了一宿,花了四千八百元,派出所拿出四千七百余元给输血。

抬到医院以后,高晓峰问石成杰:“你能不能死?”石成杰微弱的说,“我死也是你们给打死的,你们那么多人。”毛树说,“打死算自杀,江泽民有令。”高晓峰在医院给她办了取保候审。

与此同时,恶警去石成杰家非法抄家,搜走部份大法书籍。恶警欺骗石成杰的丈夫说:“你爱人跳楼时,腿摔了一下,没事,你去医院接回来吧。”石成杰的丈夫去时,恶警全部溜了。家人到派出所找个说法,所长高小枫谎言张口就来:“不可能,我们没打。”

身受重伤的石成杰被恶警扔到鹤岗市人民医院后,院方诊断骨盆严重骨折,石成杰坚信法轮大法师父,说服家人办理出院,回家炼功、学法,半个月后,就能下地行走了。

一天晚上八、九点钟左右,红旗路派出所警察毛树闯进她家,问石成杰还炼不炼了,来要那四千八百元来了。石成杰的丈夫说,“还没管你们要钱呢,你们给打得这么重。”他们就给石成杰的丈夫照相,当时石成杰的丈夫穿的是大裤头,前照、后照的。石成杰说:“他穿大裤衩子,你给照啥呀?”没有给他们钱,这就是威胁她丈夫呢。

警察又将石成杰丈夫挟持到厨房,威胁利诱,逼迫她丈夫按照他们的意图整理所谓的“材料”,让他按手印,还让他去市局签字,并索要其丈夫的电话,经常骚扰他。

伤好后,石成杰到迫害她的鹤岗市红旗路派出所指认迫害她的凶手,派出所的警察都很震惊,让她找证据、证人,并无理的让石成杰去医院开出她是被派出所人员殴打的证明,而医院在这种迫害形势下不可能出证明的,派出所的恶人们怕担责任,都借机溜走了。

再遭绑架、摧残 勒索八千元后回家

在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石成杰被东山分局警察绑架,被迫坐铁椅子,白天、黑夜逼供,不许睡觉,迫害数日,身体健康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石成杰被勒索了八千元钱“取保候审”,才回到家。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