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是一面镜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二零一四年初,我们就近组成二人学法小组。第一次交流,是同修指出我的很多不足,说我穿衣服颜色太深,发型与年龄不适,讲我打坐时间太长了,质问我:“谁让你坐那么长时间?”我当时只是笑笑,觉的她很直爽。

同修学法很是精進,三件事做得也好。她本身是搞人事的,对智慧讲真相把握得当,念正,体现在面对面讲真相效果好。在超市、菜场、公交站、路人都能讲,寒冬、炎暑都出去讲。三言两语就能劝退一个。我很佩服她。

我呢,面对面讲真相突破不了,有时劝退一个人,也要用上半小时。我曾和她一起出去讲过真相,她还是更乐意自己单讲。

一次,我们学法交流,谈及党文化时,我说:“要清除自身的党文化,不可用党文化狡猾之心,对待同修、对待修炼。”她回答说:“只有自己有那个心,才会看到别人有那个心。”我无言以对,只能笑笑。

就手机安全问题,明慧网经常有交流文章,我提起此事,她不以为然,很是自信,她的手机不会出问题。直到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三日《是窃听器不是法器》的交流文章,引用师父的法和同修共勉:

“弟子:请师父多讲讲注意手机使用安全问题。”

“师父:这没啥讲的。你带着个窃听器。不光是间谍、政府,任何人随意的都可以监听你,非常简单。就这么回事,关机和不关机是一回事。我在这讲,你知道中共邪党那也在听呢。”[1]

大法的威力使她归正,她这才不带手机到学法点。

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师尊发表新经文《提醒》,讲到:“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与否的修炼状态。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2]听师尊的话走出去讲真相。

集体学法时,我约她一起出去讲真相,第一次如约成行。第二次、第三次讲好的事情,两人总是走岔,不能成行。回来向内找,是自己自我意识太强,心想下次听她的,她说到哪就到哪,她说在哪等,就在哪等。集体学法时,我才知道她改变了路线,我还在原路等。对此我们進行交流,消除了间隔。

我俩读完一讲《转法轮》,还背了师父经文:“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3]她还开玩笑的说,她喜欢听好听的。当我俩谈及讲真相出现的状况时,她痛哭失声,说是她的错,她就是从心里看不起我。我安慰她说:“找到不好的心,去掉它就是修。”交流到此结束。

目送同修她远去的背影,心灵深处滑过一丝对同修的喜爱。这(同修的向内找)对于我,太难得了。向内找自己,排斥同修的心理由来已久。就她一说就炸的性格,足以魔炼心性。与其相处,未料之事时有发生。想想这些对修炼人来讲,不都是好事吗?

仔细想来:我俩行动一快一慢,性格一张一弛,前行中的磨合,促成了我俩这一段的修炼心路历程。这不正是师尊的巧妙安排吗?这么好的修炼环境,这么大的缘份,一定要珍惜才是。想到这,内心充满了喜悦、荣幸和对师尊的感恩!

容量大了,心里亮堂了。同修是一面镜子,看到同修那些人心,首先向内找找自己有没有,修去它,归正自己。师尊讲:“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4]师尊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了。现在我俩能心平气和交流了,一起学法、各自归正,一起出去讲真相、形成整体,消除了间隔。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