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迫害法轮功 天津市恶报实例(3)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接上文

三、天津市公安、检察院、法院系统恶报实例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十七年的迫害中,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系统的人是这场迫害的主要实施者。在他们当中,因迫害佛法修炼者而遭恶报的人数也是最多的。在我们能够统计到的101例恶报案例中,39%的案例来自公检法部门,这不能不让还在执行迫害政策的相关人员警醒。希望下面的案例能够让这些人真正明白迫害好人给自己带来的恶果,停止迫害,将功赎罪。

公安局

前天津公安局长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警衔为一级警监的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这是邪共十八大后,天津市落马的首名省部级高官,也是公安系统落马的又一重量级邪党高官。

武长顺是畏罪自杀的原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宋平顺的亲信,武长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事实如下: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天津市执行江泽民叫嚣的“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的迫害政策,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的操控下,当地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名目的迫害。天津市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劳教、判刑。截止二零一四年七月,已有九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明慧网全国三千七百多个被迫害致死案例中天津市有五十一名。作为天津市公安局局长的武长顺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原武清区公安分局长刘文安半身不遂(偏瘫)遭了报应。

刘文安在其任武清区公安分局长时,多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仅九九年七二零就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义务辅导员二百多人,二零零零年新年后一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三百多人,致使上百人被劳教和判刑,多人失去工作和家庭。刘文安在二零零三年得了半身不遂(偏瘫),遭了报应。

宁河县国保成员杜明远遭恶报身患怪病,痛不欲生

杜明远是宁河县国保成员,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与中共邪党一个鼻孔出气,非常邪恶,利用“权利”吃、拿、卡、要、贪,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几年来经他的手把多少法轮功学员推进了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他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他曾冲着法轮功学员叫嚣:“你们说的恶报我怎么看不见啊”,现在杜明远身患怪病,痛不欲生,受尽煎熬。

天津市西青区国保科科长王彦辉遭恶报死亡

王彦辉异常毒辣。二零零二年三月,法轮功学员张玉兰因散发真相传单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这其中王彦辉起了非常邪恶的作用,致使张玉兰在狱中被迫害的双眼双腿残疾。王彦辉因公外出时车祸死亡。当时车上共三人,只死了他一个,另外俩人没事。

天津市公安局东丽分局局长王洪太遭恶报得胃癌

天津市公安局东丽分局原局长王洪太,多次指使国保支队绑架法轮功学员,并亲自上阵到市内其它区绑架法轮功学员。一个人无论干过什么,都逃不过上苍的眼睛。二零零三年王洪太退休不久,即查出患胃癌,胃整个被切除。

天津河西公安副局长任伟强遭报应

任伟强原在二零零五年前后任津南区公安局政保科长期间,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干将,曾主导将津南区被绑架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并送劳教所迫害。因迫害法轮功“有功”,近几年被邪党公安机关提升为河西公安分局副局长。由于继续参与迫害,导致心脏病发作,被迫做了心脏支架手术。

天津市宝坻区刑警队王建国,二零零二年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三月遭恶报死亡。

蓟县公安局穆贵发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患绝症而亡。

天津市宁河县警察段云岭遭恶报

段云岭,男,生于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十八日,是宁河县刑警大队狱审科的一名警察。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与中共相互利用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以来,段云岭紧随其后,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当时段云岭是宁河县丰台镇的一名片警,绑架法轮功学员时首当其冲,非法抄家时特别卖力气,不漏掉每一个角落。在派出所里,段云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讯时常常拳脚相加,警棍、电棍无一不用。直到打累了方罢休。平时,他还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段云岭的恶行导致了恶报,近几年,他得了造血功能衰竭的病,几次住院治疗无效,现仍在医院。

李振庆,原宁河县公安局法制科,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身患多种疾病,做心脏搭桥手术。

宁河县警察运配刚恶报遭车祸

运配刚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刘素芝后遭车祸不知悔改又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唐洪秀。现又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陈元华、杨景华、邢振华

派出所

石头砸向炫耀迫害的警察

天津市南开区向阳路派出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绑架了南开区六十三中学的历史教师、法轮功学员张玉兰,对她用铁椅子折磨期间,一警察曾向张玉兰炫耀他们抓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判刑的、劳教的都很多,好象是立了大功。

第五天傍晚,天刚黑,这个警察瘸着脚,很艰难的来到张玉兰跟前,说:怎么那么巧!我刚出门,房上滚下一块石头,正砸在我脚面上。然后示意右脚。张玉兰不动声色,也不看。他瞅了张玉兰好大一会儿,才挤出一句话来:是不是抓你们抓错了?张玉兰回答:当然,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嘛。

天津市大港区板厂路派出所陈昭成遭恶报猝死

原天津市大港区板厂路派出所副教导员陈昭成,是板厂路派出所迫害法轮功的负责人。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积极主动推行迫害政策,十分卖力气。

当时的板厂路派出所主要负责中石化四建公司界内的警务工作(现在有所变化),一九九九年,天津市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十二名男法轮功学员中,有三名是的中石化四建公司职工(屈登鹏、段凯扬、闫立刚),这三人都是陈昭成主导迫害的。

陈昭成因此而捞到了政治资本,被提升为大港区公安分局政治部副主任。然而,就在二零零零年一月十日,当他春风得意,接受同行们的祝贺,享受同事为他就任升迁特意安排的送行晚宴后,当晚突发心脏病暴死,时年三十四岁,死后被邪党追认为“烈士”,留下他那幼小的儿子和孤苦伶仃的妻子。

天津南开区向阳路派出所所长苏刚遭恶报

天津南开区向阳路派出所治安所长苏刚,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烧毁大法书等物品,在二零一三年四月份,和家人旅游,在去蓟县旅游途中,汽车追尾出车祸,苏刚脑浆都被挤出,死时很惨,死时年四十二岁。

天津市宝坻区一派出所所长,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其儿子去广州,车祸死亡。

武清区河北屯镇派出所所长李宝合遭恶报腿摔断

李宝合自九九年七二零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打骂,打昏死过去再缓过来,用电棒电,用老虎钳拧,拳打脚踢,惨无人道。法轮功学员向其讲真相,并告之善恶有报的道理,李宝合不听。结果二零零二年十月骑摩托把腿摔断,遭了报应。

原武清区大良派出所指导员魏文栋车祸惨死

魏文栋九九年七二零后跟随邪恶迫害法轮功最卖力,被提升到下伍旗派出所任所长,没等就任,于二零零零年新年后,骑摩托车被撞死在旗良公路上,至今都不知为何车所撞,人们都说是天报。

天津蓟县下营镇原派出所副所长穆桂发遭恶报死亡

穆桂发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被抽调到北京协同迫害,表现很积极,不到半年就拿回十万元奖金。回来后不到半年就得了癌症,十万元奖金没来得及享受,就做了医药费,一年后遭恶报死亡。

原任天津市宝坻区高家庄乡派出所所长石某车祸身亡

原任天津市宝坻区高家庄乡派出所所长的石某,退休不到一年,在零四年八月的一天骑自行车与一辆大货车相撞,经抢救十天,不治死亡。现任宝坻区某派出所所长的陈福宾的独生子,在零五年三月驾大货车去南方运货,出车祸,客死他乡,年仅二十七岁。

天津宝坻方家庄派出所警察徐福午夜暴死

警察徐福有,现年四十二岁,在天津宝坻方家庄派出所任职七年间,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七月间,在牛道口派出所值班时,午夜暴死。

天津武清派出所所长郑伟遭恶报死亡

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乡派出所所长郑伟,原是武清陈咀乡派出所警察,疯狂迫害法轮功,绑架、抄家、毒打处处充当急先锋,二零零零年一天深夜十二点,郑伟伙同李光贺等警察绑架陈咀村法轮功学员于荣香到派出所,强制坐老虎凳折磨,昼夜逼问后又送看守所。同年曾把法轮功女学员张玉珍绑架到陈咀派出所关押三天三夜,暴打法轮功男学员庞洪起,用电棍打女学员党德侠,对家属也不手软,强制法轮功学员家属巴福合在太阳底下暴晒两个多小时。这样的恶棍竟被提升到泗村店乡派出所当所长。郑伟有了权利更加胡作非为,吃喝嫖赌。

作恶多端,报应降临。二零零九年五月初,连续几天不见郑伟踪影,后来,其尸体从徐官屯河里被打捞上来,死因不明。当地老百姓都传说,他长期到饭店吃完、嫖完不给钱,仗势欺人,是被人暗算打死扔到河里的。还有目击者说,死者的父亲向其尸体狠狠的抽了两个大嘴巴。

大港胜利派出所治安警长王福军遭恶报,两腿摔断

治安警长王福军迫害法轮功学员凶狠残暴。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在原石化一小门前绑架了正在接孩子的法轮功学员王云财,对王云财大打出手,给王云财的孩子造成极大伤害。二零零九年末,王福军遭恶报,两腿摔断。

胜利派出所警察张磊遭恶报车祸成植物人

警察张磊追随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二零零四年出车祸险成植物人,才二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而同车人无恙。警察们都说他遭恶报。

天津华苑派出所警察王彦之遭报患心脏病

二零零八年天津法轮功学员周俊玲、李景美夫妇二人,在小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小区恶人保安发现报警,造成非法抄家,抄走了大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耗材等物,天津华苑派出所警察配合南开国保参与迫害,造成二人被非法判刑,周俊玲被判三年、李景美判七年(监外),天津华苑派出所警察王彦之是主要参与者现遭恶报,患心脏病住院,现应在家休病假。

天津市红桥区邵公庄街派出所警员郑成双遭恶报命丧黄泉

郑成双为了对上邀功请赏,对法轮功学员用尽威逼恫吓伎俩。当他得知自己管界的法轮功学员被其他派出所非法抓捕,当众拍着胸脯叫嚣“真可惜,要让我抓走多好啊,唉!少挣三百元。”恶有恶报,原先身体挺棒的郑成双,二零零二年底,突然患肺癌,命丧黄泉。

天津武清区黄花店乡派出所协勤杨士华遭报死亡

天津市武清区黄花店乡派出所协勤杨士华,男,今年六十四岁,遭恶报丧命。自从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十多年来,杨士华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善,但是他还是一味地参与迫害,最终遭天理报应,患食道癌,吃不下去饭,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死亡。

看守所

原天津市大港区看守所副所长李殿刚遭恶报癌症死亡

原天津市大港区看守所副所长李殿刚,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初期,大港看守所经常非法关押大批的法轮功学员,李殿刚作为看守所负责人之一,常命令、指使手下警察或亲自动手酷刑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曾赤膊上阵,猛抽法轮功学员吴万明十几个耳光,激起了家属的愤怒控告。李殿刚还曾经用皮管子使劲抽一中年女法轮功学员。李殿刚还指使警察边某把法轮功学员王玉明打得昏死过去,全身瘀血青紫,两根肋骨骨折,而他在旁边观看,却不制止。

李殿刚被调离了大港看守所,但没有升迁。相反恶报却如影随形,他长年的身体不适,寻医问药。二零一三年秋,李殿刚突感头痛、肢体无力,走路抬不起腿。被人抬着送到北京各大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淋巴癌晚期,没有一家医院敢收治,最后插着氧气瓶回来,到家不久就咽了气。前后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59.大港公安局看守所警察边某某遭恶报猝死

大港公安局看守所警察边某某,四十多岁,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在大港区公安局看守所民警办公室,用金属钥匙盘狠命暴打大港科委干部王玉明,打后,又将其戴手铐、脚镣,吊在监室护栏上,十几分钟后,王昏死过去,导致王全身瘀血青紫,两根肋骨骨折。二零零五年,边某遭恶报,突发心脏病死。

监狱

天津女子监狱狱警乔卓遭恶报

乔卓三十出头,原四监区三中队小队长,于二零一二年由四监区调出,先去六监区尔后又去三监区,二零一四年因特卖力参与迫害升官为三分监区中队长。法轮功学员主要集中在三分监区,乔卓非为了自己能出“成绩”往上爬,每周还要组织包夹单独开会洗脑学习,教唆指使包夹监视、看管、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准放松离开视线,还专门有一个“包夹守则”,以高分奖励做诱饵、甜头,叫她们互相监督揭发,以扣分减分制造紧张高压气氛,对包夹也严密监控。犯人们有的表面讨好迎合,背后都叫她“鬼”。乔虽年纪轻轻,身体却过早出现报应,患多种疾病,尤其心脏严重有病。

天津女子监狱狱警杜艳遭恶报

杜艳不到四十岁,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二零一一年提升为生产大队长,二零一四年年轻的她突发脑溢血送医院抢救。

天津女子监狱狱警张燕遭恶报

张燕三十多岁,二零一三年提升为三监区“思想大队长”,对冤判八年的法轮功学员徐雪丽于二零一三年九月获释前三个月用不明药物迫害致使其精神失常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二零一四年底,也是身体出现严重疾病,不得已请了长假。

天津女子监狱狱警刘旻遭恶报

刘旻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业绩”,二零一四年被提升为三监区生产大队长,也刚三十岁出头,上任没几天,传出其在电视台当主持人的丈夫查出身患癌症,不得不离职回家,年底时有人看见原本非常精神的她特别憔悴。

天津女子劳教所警察杨奎敏(大杨队)遭恶报

法轮功学员卢善知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劳教所。卢善知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中旬由于拒绝参加劳教所的升旗仪式而遭警察队长杨奎敏、潘玉秋、郝维三人的毒打,后一直吃不下去饭,每日喝点米汤,有时吃一些米粒维持。

队中安排邪悟之人刘海虹为卢善知做所谓的“工作”,说如果无成效就要把其转入严管班严管起来。杨奎敏(大杨队)已遭恶报,现每周抽风一次,已不能上班,有消息说其半边身子不能动了,已住院。65.天津茶淀前进监狱一队刘中山恶报癌症死亡。

刘中山迫害法轮功十分狠毒,你不转化,他整死你。他表面上笑哈哈的,很伪善,背后很邪恶。据说,刘中山遭了恶报,癌症死亡。

原港北监狱犯人刘海军遭恶报被烧死

天津市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除运用“地锚”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以外,常用的手段就是利用普通刑事犯人打骂、虐待法轮功学员,部份犯人为减刑小利,抛弃良知甘心助纣为虐,其中盗窃原油的天津市大港区盗窃犯刘海军就是积极协助迫害的恶人之一,在警察张士林的指使下,曾参与折磨聂宝利等多位法轮功学员。

刘海军被释放后,天理彰显,已遭恶报,在偷油时,被烧死。

劳教所

天津女子劳教所中队长韩金玲恶报殃及家人

中队长叫韩金玲原来特别嚣张,曾经狠毒的殴打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李淑敏就是被她直接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给她讲真相,她也不听,她说,她啥也不信,共产党给她钱,让她怎么干,她就怎么干。后来这个中队长的母亲突然瘫痪在床。她一下子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法轮功学员态度好了很多。她母亲瘫痪在床,还得她去伺候,为了照顾老人方便,她被调到了离她母亲家较近的另一个劳教所。

天津女子劳教所一个小护士遭恶报流产

在法轮功学员郭宝茹绝食期间,这个小护士强迫给她输了两瓶不知是什么的液体,这个小护士怀孕才没有多久,突然在楼道里摔了一下子,就流产了。

天津劳教所大队长张春艳施害遭报三十六岁患癌死亡

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张春艳,后为管教科长,多年来追随中共,不择手段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多次得到奖励升迁。

在二零零零~二零零三年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时期,张春艳更是变本加厉,甚至还为此推迟婚期。她利用犯人何丽云(四次犯、吸毒、盗窃),张玉芹(九次犯)等恶人,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不让正常睡觉、打、骂、罚站等折磨。犯人为了减期,迫害法轮功学员越狠毒越能讨好她。

二零一零年六月份,张春艳脸色铁青,突然不能上班,里面的警察说是休长假。后来据知情人透露是得了癌症,在做化疗。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张春艳在天津市区医院死亡,死时年仅三十六岁,留下一个年仅六岁的女孩。

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自杀”

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原中共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被判处死缓。后来,当有人向李宝金调查原天津市政协主席、政法委书记宋平顺时,却发现李宝金在狱中被杀,对外称其“自杀”。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