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神同在的特殊阶段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是九七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我得大法后真是那种“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洪吟》〈缘归圣果〉)的感动。九九年七月以前,每天只要有时间,我都爱不释手的静心学法。法的内涵也不断的给我展现,学法是我最幸福的时刻了,经常激动的泪流满面。

得法后,有许多神奇的事发生,这是一个和师父同在、和正法同在的伟大历史时期,也是人神同在的特殊历史阶段。神迹的展现是法的伟大和超常,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责任把这些记录下来,分享给大家。

师父从画像中出来

得法前,我由于各种病业太重,身体一年四季就是一个“冰坨子”。得法后,师父给我消业,我浑身往外冒凉气,全身疼痛难忍,夜间几乎不能睡觉。那时正是冬季,到早晨已经折腾的又困又乏不想起床,我就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再懒一会儿床吧。”可每次都是躺几分钟后,还想再躺。

一次,我已经懒了三次床了,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还想再躺一会儿。当我一睁眼看,见师父从画像中出来了,还是画中的姿势,只是悬在空中。我当时一愣,心想:师父怎能从画中出来呢?这是怎么回事?瞬间我明白了,是师父在加持我这个刚得法的弟子呢。

我马上闭上眼睛,一边摸着穿衣服,一边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不该懒床,我以后再也不懒了,不能让您再操这个心了,以后五点晨炼,决不迟到。”从那天开始,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每天都按时晨炼,从不间断。

任何东西都是有生命的

我的工作是上半天班,在家时,我就坐在床上静心学法,我每次都读出声来。一次,我发现整个床罩象个胖胖软软的大肚皮一样,一上一下的呼吸。我很惊讶,怎么整个床罩变成大肚皮啦?我放下大法书,双手去拍它,拍下后一看,又变成床罩了,又和以前一样。反复几次我明白了,这是床罩听到法后高兴呢。

还有卧室的窗帘也是,我念法时,它们多次都象理发店的幌子灯一样转动。

还有一次,我在餐厅学法,由于和厨房间隔的大拉门玻璃不太透明,我心想:可得把它换掉。刚想完,两块大玻璃就象海水中的海蜇一样,扭来扭去的蠕动。我立刻明白了,它们不想离开这里,我对玻璃说:“是不让我换掉你们吧,不想走,就呆着吧。”它们就又恢复了原样。

我看到了天上的一片罗汉

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三,我有幸参加了辅导员培训班,因为当时我并不是辅导员。站长说因为炼功点人越来越多,地方已经搁不下了,要分出一部人到新的地方炼功,让我在这个点当辅导员。

六天班很快就要结束了,最后一天大家在一起交流。我在想:我得法时间刚一年多点,自己和别的辅导员同修差距很大,能不能当好辅导员呢?我得对大法负责,提出来让别的同修当。

我就这样坐在地上,仰望着天空想着,忽然天上现出一片身穿金黄袈裟的罗汉在往下瞅着地上的人们。我马上低下头心想:这是咋回事?我没想罗汉哪来的?是幻觉吧?我只想今天结束后,跟站长提出我的想法。

我又慢慢的抬起头来,仰望天空。一会儿,一片罗汉又出现了,这回看的更实实在在,袈裟更亮更黄,光脚,连眼睛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地上的每个人的一思一念在他们看来,都是物质的形成,所以他们都知道。

我马上低头,泪如雨下,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明白了。我回去一定要努力当好辅导员,要不辞辛苦,义务为大家服务,请师父放心。”当我把这件事跟当时的站长和站里另一位负责大姐说后,我们都哭了。

看到身体发出不同层次的金光

能得大法,能当上大法弟子,简直太幸运了。只要学法修心,层次突破真是突飞猛進。师父让我看到了身体一层层的变化,由金色到越来越亮,到有微光,到金光。金体越来越黄亮,光也越来越强。有一次,我正学法,发现从一个汗毛孔里射出来一束很强、很亮的光,当时脑中打出一念这是“芒”。我明白了原来光和芒是两个含义,芒比光要强的多了。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多学法,入心学,提高的才快。

炼功音乐在身体中穿流

炼功一定要入静,要努力排除杂念、干扰,才能定下来。有一阶段,我抱轮时很快就能定下来,炼功音乐就象溪水一样在身体中来回穿流,那种美妙的感觉真是语难诉啊。

“特殊材料制成的人”

我第一次绝食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天安门证实法,被非法拘留在北京某看守所,我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前几天,还真是很痛苦,到第九天时,我不但没有痛苦的感觉,还觉得特舒服,感觉要知道不吃不喝这么好,吃饭干啥呢,还麻烦。后来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加持的结果,使我免遭痛苦,师父度我们太辛苦了。

还有一次是二零零六年,我由于讲真相发资料被恶人举报,非法关進当地拘留所。我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不但不难受,身体还和以前一样,照常炼功、背法、讲真相、劝三退。晚上高唱大法弟子歌曲,连有的狱警都说这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

想要横幅就来一个

邪恶铺天盖地压下来后,我地区邪恶的简直都透不过气来。但我地区还是经常整体配合,过一段时间,就集体出去挂旗、挂横幅、贴标语。

那晚已经十点多了,还没有同修给我送旗来,我真着急呀,心想:我真想挂一面绸面红色的大旗,世人看着又醒目又漂亮,多好。刚想完,我回卧室一开小衣橱,里面放着一面旗。我激动的打开一看,简直太漂亮了,枣红色的绸面有两米长,一米五宽,上面“真善忍好”几个隶书大字,亮黄亮黄的。

我这个高兴啊,就在凌晨三点左右,我把旗挂在了最显眼的大街铁栏杆上。挂时,有三辆出租车司机放慢车速看我挂旗,还有一位清扫工也看,我没有害怕,就象应该挂一样的正常。

谢谢师尊,让弟子了却心愿,弟子想啥师尊都知道啊!

师父时刻呵护弟子

二零零三年初,外孙出生了,由于奶奶当时身体不好,又在看着一个孙子,外孙只有我来带。孩子太小时白天孩子睡觉,我可以学一讲法,真相资料的发放只能在夜间发完正念后再发。我求师父让丈夫睡沉别醒,我偷偷出去。

贴真相粘贴,发资料经常是巡逻人员手提电棍,刚刚走过,我就从楼里出来,擦肩而过。夏天,我回来后,全身大汗淋漓,内衣湿透,我就心想:师父,我想洗个澡再睡,别让丈夫醒来。水哗哗的响,丈夫也不醒,还打着呼噜呢。真是师父呵护弟子一路前行。

雨是热的,衣服是干的

九八年夏季的一天,我们正在晨炼,刚开始抱轮,就下起了大雨,初淋身上觉得很凉。我想:修炼人这点苦还不能忍受吗?我不动,这时大部份同修都找能避雨的地方去炼了。我没动,不一会儿,我感到雨水越来越热,几乎就象在浴池浇淋浴一样的好。

功炼完,雨也停了,那些躲雨的同修们身上是湿的,可我和另一位没动的同修身上却是干的。她也说雨水是热的,我们共同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美妙。

为证实法,凉地变成了热炕头

有一次。我为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当时屋里人满为患。大法弟子们大部份都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上面只铺一层薄薄的褥子。我進去后,大家给我挤了一个一尺多宽的地方,紧靠着门,门下边是半寸宽的大缝子。

冬末,北方的天气还很冷,我一看这怎么能躺啊,我又胖,也進不去呀,我躺在这堵门风呢!又一想能躺!大法弟子为证实法、讨公道,死都不怕,还怕地凉风冷吗?我挤着躺下后,突然脑袋里就一个接一个响起了炸雷,那雷声是我生平听见最大的雷声了。大约响了七声后,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这雷声响到什么时候停啊,我受不了了,太吓人了。”想完,雷声就没了,随后发现地是热的,凉地变成热炕头了。我真是感激师父的呵护啊。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时而高兴,时而激动,时而泪流满面。人间的语言,怎能表述对师尊的感恩,只有做好三件事,不辜负这伟大的时代,神奇的时代,人神共存的时代,兑现誓约,圆满随师回家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