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的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出生在饿死几千万百姓的三年大跃進的大饥荒时期,当年全村十三个婴儿只活下来了两个,我是其中之一。可以想见,我只是勉强活了下来罢了,从小免疫力和体质很差,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到十七、八岁,连续闹了两年大病,面黄肌瘦。参加工作后,由于争斗心、利益心,全力拼搏,三十多岁感冒、鼻炎、失眠和哮喘就反复发作,常年药物相伴。

二零零四年在大法学员的帮助下,带着祛病健身的目地走入法轮功。当我明白法轮大法博大深奥的道理后,我感到震撼和幸运,后悔得法太晚。因此横下决心,修炼路上绝不停步!随着修炼状态的提高,所有的病不翼而飞,多方面受益是非修炼人所能理解。

十多年来,无论工作单位还是家庭生活和社会环境,一件件剜心透骨的去掉怕心、争斗心、利益心、自尊心、色欲心的过程中,经历了一次次的矛盾和向内找,做不好时关难就会拉长时间。只有以法为师,真正严格要求自己,吃苦当成乐,善待他人,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才能过好关。

(一)解体邪恶的迫害

我的工作单位是邪党重要部门,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严重打压,动辄找我谈话、恐胁,派人盯梢,继而非法骚扰家庭。我坚信学法能破除一切邪恶的干扰,能增强正念。大法是我生命的期待,我内心深处非常珍惜得法的机缘,我每天下班后就是坚持不懈的学法,包括各地经文。

二零零五年春初的一个早晨,单位治安人员和一个警察来敲门说“有点事”,没想到后面又跟進来派出所和六一零及国安两屋子人。我和妻子心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他们什么也看不见”,电脑、书橱、衣柜、厕所、阳台和地下室查了个遍,他们侦探方式用尽,一无所获。我放好的大法书籍和资料他们根本没看到,就连桌面上和抽屉的小型资料,他们也没有看见。慈悲的师父保护我们闯过了险关。当时我也不太害怕。

后来退休领导告诉我:他们跟踪我了,断定家里有真相材料,来时备着手铐,准备铐走我。头天晚上两个便衣蹲坑了,还妄想着能得几万奖金呢。

邪恶不甘心,指使片警每天到我单位了解我平时的细节和活动情况,还说:“你是七二零以后炼法轮功的,全国找不出仨俩个来,找机会好好谈一谈。”一个月后,片警电话约我说“每季度汇报一次”,被我以“没有必要!”给予坚决拒绝。我持续发正念:“邪恶不配管我,我的修炼道路有我师父安排”,邪恶被解体。从此以后这个片警遇到我,不是扭头就是拐弯回避见我。

不久,在回老家的路上只顾了讲真相,提包里装着大法真相的光盘在车站被查出,由于单位的风声刚过,担心事情通到单位,我拎着包想快速走脱,在检查员追上抓住提包的时候,我当即发出强大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立刻象变了个人一样,驱散了围观过来的人群,他说:“按规定应该把你送到派出所去(有奖金),现在我不想那样做了。”并重复说:“咱们俩谁也没有见过谁,你快走吧!”“谢谢,您会得福报的!”我又一次体会到师父时刻就在我身边和大法的威力。

(二)二十年使我痛苦不堪的哮喘病消失了

通过学法,我懂得了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同时進行的艰难。由于我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名利和欲望的放弃只是表面,深层的执着心意识不到,没达到完全信师信法。

在冬天,连续几天的哮喘症状,使我整夜睡不好觉。有天晚上,喘不上气来,我也有点害怕,着急的岳父两次要用术类功夫给我治疗,被我坚决拒绝。后来,我觉着闯不过去,又怕给大法抹黑,背着岳父就用了药物喷剂缓解。之后,连续看了几篇同修正念闯关的交流文章,我认识到了实修的严肃性、破除常人观念的必要性,静心学法炼功。

再看师父的《转法轮》时,打开了我的心锁。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我们都得把它翻出来,都得给你打出去,全部从根上去掉。这样一来,可能你觉的病又犯了,这是从根本上去业,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会有局部的反应,这么难受,那么难受,各种难受都会上来,都是正常的。”[1]我相信这是师父在给真修弟子净化身体。

一个月后哮喘复发,症状时轻时重,我怕失去大法,心想:“我把这条命交给师父!”看着书上师父的像恳请说:“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很多众生我还没有救度,没有完成誓约,求师父加持弟子!”说着,我的泪水扑噜噜直流。然后长时间发正念,学法到深夜才入睡。一觉醒来天亮了,我好像做梦一样轻松愉悦。

实修和纯真的信师信法,结束了二十年来折磨我、使我痛苦不堪的哮喘病!师父看我心性到位了,替我承受了魔难。

从那天起,多年药物陪伴的我没有吃过一粒药。多年的干脚又出汗了,夏天盖被子的我不盖了,弱不禁风的我没事了,妻子说我“返老还童”了。我感到是最幸运的人。

(三)修去争斗心和各种执着心

后来,单位特意把我调到一个十多人的次要岗位,这个科室有“专家”、“科学家”、“六朝元老”、打领导的“横棍”而闻名的单位,环境恶劣。从到这个科室开始,讥笑、谩骂、羞辱的事情都有发生。这些人一次次的攻击、阻拦我讲真相,孤立我,还有人打小报告。

北京奥运会后,积极迫害法轮功的主管领导遭报免职,我科室的其亲戚更仇视我讲真相,好像我是他的敌人,串通两人讥笑我,说“幼稚可笑,显一次真功夫我们就相信你”,恶意使绊。胯下受辱的滋味时有,我把怨恨的心藏下来、忍着,有时与之舌战。

师父说:“谁都不愿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觉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还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对,真的很难做到的。如果谁能做到,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2] “我们能够宽容,我们才能度了人。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这样想,你们想一想,这慈悲的力量,那不好的因素还有地方可呆吗?”[3]

师父的法就象灌顶一样,我感到愧疚,我如果修不好自己,救不了他们,这些有缘人就会被淘汰。修去争斗心,除去怨恨和私心杂念,我不再被这些败物制约了,我全身轻松高大了,慈悲心油然而生。

再次谈话时,我谦卑地说:“我还有争斗心和要修去的东西。”没料想到,霎时办公室内一片寂静,他们相互对视无语。我立刻悟到,这是师父看我心性到位了,把恩怨和矛盾化解了。当时,我真切体会到去掉一个执着心,就象清除一座魔灵暗堡。师父讲的遇到矛盾向内找、首先为别人着想所发出的慈悲能量,神圣无比、威力无比。

在以后的坦诚交流中,多数人都认同了大法好,做了“三退”。我把传统文化与大法真相的有关内容,悄悄放在办公电脑里,有人经常阅读。那位“专家”说:“你们师父背后真有高人!”我告诉他:“大法弟子遍布各个学科和领域,有大批世界一流的专家、教授、高端科研人员、政府高层官员,是师父开启了大法弟子的智慧。”

(四)帮助同修,是提高心性的过程

有一天,我去了久未见面的退休同修夫妇家里,男同修刚出院,诊断说“心衰”。我的直觉是他的心性出了问题。在双方坦诚向内找的交流中,对方道出了有较强的亲情、色欲心、利益心、怕死的人心等。我当时被触动的脸发热,这种事情并非偶然,他的事也是我的事。师父在用这种办法暴露出我隐藏的利益心和较重的亲情,让我去掉它。

师父说:“一个人放不下生死,他绝对不会圆满。”[2]师父早已把真修弟子的身体净化了,真修的大法弟子没有病。病业假相是旧势力考验你信师信法的关,只有常人才会有病,修去肮脏的心就不会有病。

师父的法打开了他的心结,双眼微闭、目无表情的他一下子转变为面带微笑、泛红,心中升起了坚定正念。

帮助同修的同时,我的心境也得到了升华,同修象一面镜子,映出了我自己说到做不到的状态,明白了师父为什么多次强调,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

有一同修大姐,因女儿修炼却一直养宠物而母女发生矛盾,大姐向我诉说烦恼委屈。近几天我也因为孩子的学习状态而恼火,厉声呵斥责备孩子,使其情绪很抵触。师父精心的安排,让我俩都看到对方的执着时,同时都要改变自己家长作风的教育方法,我们俩会心的笑了。

师父说:“一个修炼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会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4]“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5]一向要强说了算的她,回家后祥和地向女儿说:“都是妈修的不好,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你想好了再说吧?是你在帮助我提高。”突然女儿惊喜的抱住她说:“你真是我的好妈妈,过两天我就卖了它。”并让大姐带话:“谢谢叔叔的帮助!”我说:“谢谢师父精心的安排,让我们仨个共同提高。”她说:“是啊,修炼绝不能放松自己,包括生活中的小事。”

修炼人矛盾的出现,都是提高心性的机会,心性提高了,矛盾就迎刃而解了。知道做不到等于没修。我和同修重温了师父的法后,都加强了向内找的力度。在我心性提高了的同时,我和女儿的矛盾也随之化解了。

(五)兑现誓约,不忘讲真相

大年晚上,老局长带着挂历来到我家,这是师父安排她来得救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她也炼功,在打压发生后暗中保护大法弟子。

我把话题引到讲真相上:“由于中共的宣传,很多民众对邪教的概念并不明白。顺应天道的真理使民心和社会自发诚信和善、道德高尚、民安国泰;逆天叛道的邪说和政权导致人心败坏、官场淫腐、社会道德沦丧、犯罪频发、靠暴政慑服民众,是非颠倒,迫害善良,中共的特征就是最大的邪教,它毒毁了几亿中国人啊!法轮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江泽民流氓集团被多国起诉。公安部规定的十四种邪教,根本没有法轮功。‘×教’是江泽民以权代法和《人民日报》评论员愚民的偷换把戏”。江泽民操纵下的“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为所欲为,延伸到公检法的堕落和黑社会化,导致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各个领域千疮百孔的溃烂。执政党不但不服务于民众,七十年代隐瞒唐山大地震预报、零八年隐瞒汶川大地震预报,它只要政权的稳定,从来不管民众的死活。

我从藏字石讲到三退大潮,她时而和我交流一下,频频点头认可,同意“三退”。并提醒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在公园遇到一位长者,祖上为官,夫妇都是国内名牌大学的老知识分子、子女都在政府部门任要职,为此他很有优越感。

对于中毒深的世人,道理加实证效果较好。我说:“厚德载物,你祖辈积德,世代为官,上天福报你家,福德要承传下去啊!”他很高兴并认可。我随机把话题引到姜子牙爱国讨伐无道昏君,申公豹祸国助纣为虐,五千年历史都是仁政长治久安、暴政天诛短命。中共杀害数千万中国人,人为的制造了大饥荒饿死四千万同胞,摧毁传统文化、镇压六四反腐爱国青年、迫害法轮功佛法修炼者及活摘器官。逆天叛道,善恶颠倒,导致道德沦丧的民族悲剧。讲《推背图》、《梅花诗》、《马前课》预言,法轮大法从一九九二年至今,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拯救人类道德灵魂。”

我从古罗马灭国讲到贵州“藏字石”和三退大潮。长者时而点头或提问,最后同意“三退”,且双手接住两个护身符细心端详。我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人的脑电波频率与宇宙频率发生共振的超能效应,远大于咒语的威力,能够幸免疾病、瘟疫和灾难,心不诚不共振,病人不见效果。他说:“明白了!”然后用化名把自己和老伴做了三退。我嘱咐回家告诉家人大法真相并一定找机会三退,免得留下遗憾。他诚恳答应,高兴的说:“谢谢你,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我说:“谢谢大法师父吧,是师父在救人!有缘会见面的。”连连握手,友好道别!

由于我经常到公共场所讲真相,单位领导见过两次几个大学生围着我听。有一天,主管领导找我谈话时面色铁青,用“上交处理”、“失去工作”来威逼恐吓我,我不为其所动。“我师父说了算”,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面对。顺着他的话题交谈爱国、抗日、六四和四二五上访等问题,邪灵操控他气极的手势指责我,愤怒的说:“你太危险啦!我告诉过你的同事们,都不要听你的……今天说不好,下次谈话的就不是我了!”

我怜惜他,坦然的笑了。他感觉懵然:“你还顾上笑?!”我慈悲的嘱咐他:“法轮功迟早得平反!文革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自杀和七百九十三名红色警察及十七名红色军管,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做了替罪羊,通知家人‘因公殉职’。现在形势变化很快,识时务者为俊杰。”他问:“你整天单位里外给人讲什么?”我早想给他讲,只是没有机会,我把商帝武乙、唐将李元霸遭雷击和罗成“乱箭射死”秦琼“吐血而死”及宋朝显仁皇后毒誓应验等故事讲给他听,“很多高官都信这种事儿,毛泽东还信八三四一不敢住故宫呢。”

他觉着有道理,静心的听我说。我对他说:“我看你是个好人,把你当成兄弟才给你说这话。大家都知道我,总给别人出好心,救人功德无量啊,没骗平安的。”他善的一面被唤醒了,会心的说:“行!就这样吧,我还有其它事儿要办哩”。以后见面,他经常打招呼。

有个工程师说:“法轮功真了不起!平反了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他们说:“我们不关心政治和权力,电视上播的是骗人的把戏。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救度众生的!”

十多年来的正法修炼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很幸运的走到了今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