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写给警察的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按:这是一个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女儿写给警察的一封信。这位法轮功学员正在绝食抗议迫害。从信中可以看到孩子心地单纯善良,承受着恐惧和痛苦,希望警察能够找回自己的良知。

亲爱的警察叔叔:

您好!

在您收到这封信时,您一定在做着您认为正确无比、无可挑剔的工作,您在束缚着我妈妈,您希望她在法庭上认错低头,您希望她能配合您的工作。那么,亲爱的警察叔叔,请您静心聆听一个家属、一个孩子的话:

六个月来她不在身边,我很想念她。

六个月前,我放学回到家。门大敞着,屋里凌乱不堪,橱柜全都被打开,抽屉全被撤了出来,地板上散落着纸张。他们是警察吗?冷漠无情地带走我妈妈与她的东西。我被这一幕惊呆了,想想没杀人没放火没做错事,原本就简陋的家被他们横扫一通,走了。留下的只有恐惧的孩子和落迫的家。

从此,残缺不全的家失去了往日的欢乐和微笑。

中考时,很多同学身边都有妈妈给打气和鼓励,可是,我没有;

假期时,我的朋友们都会在妈妈的陪伴下出去游玩,带回一张张有着母女二人笑脸的照片,可是,我没有;

入学报到时,校内校外有很多在妈妈的陪同下进入高中生活的人,可是,我没有;

晚自习放学后,校门口总有母亲接孩子的身影,可是,我还是没有。

早早起床没有妈妈准备好的早饭,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没有妈妈的安抚,成长中的心事我只能将其埋在心里慢慢消化,当然,妈妈也从未看到过我剪短发的样子,穿上新校服的样子,看到我进入她所期望的实验班的样子,看到我在她不在家时坚强独立地打理家务的样子,她没有。

我的很多生活片段都没有她,只有那天,庭审过后,我看到了她那削瘦苍白的脸,她无法拥抱我,因为她戴着手铐,当我用颤抖的双臂抱住她时,她贴在我的耳边,说:不要堕落。

我不知道怎样安抚年幼的弟弟,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父母离婚,我在妈妈身边,没有爸爸,如今,当年的情景又重现,只是在爸爸身边,没有了妈妈。

在没有妈妈的陪伴下,我依然出色地完成了中考,这也是让妈妈放心,只是不希望,将来奔赴高考的考场时,仍是孑然一身。

亲爱的警察叔叔,我妈妈是个好人,她不能被判刑,她没有错,她在蒙冤!她需要您的帮助,我也需要,妈妈曾对我说:我得把真相告诉人们,不然他们将失去未来。妈妈每天起早贪黑、上班、带孩子,非常辛苦,我虽然对妈妈说的话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感觉她在做着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妈妈还曾对我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那些受指使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并非是坏人,他们只是为了工作,为了生活。所以,我身为一个孩子,怀有对您的信任,相信您会以一个警察的身份,做出正确的决定,您有正义和良知的选择,您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力,您也一定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因为,您也有妻儿老小!

我妈妈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她没有犯罪也没有破坏法律实施,您的一句话对我至关重要!请您在所行使权力的范围内,伸出援手,我希望警察叔叔撤案、重审。

我不能没有妈妈,我需要妈妈,让她回家吧!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