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法轮功学员十七年遭迫害综述(1)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

目录:

第一部分:总叙

第二部分:案例
一、案例一、残忍虐杀,迫害致死
二、案例二、判刑劳教,酷刑摧残
三、案例三、绑架关押,毒打勒索
四、案例四、邪恶洗脑,暴力“转化”

第三部分:天理昭昭,善恶必报
结语

第一部分:总叙

双城,始建于清嘉庆年间。

一九九四年春,教人修心向善且有祛病健身奇效的功法——法轮功传入双城,仅仅两个月的时间,炼功人数就从十几人增加到三百余人。双城修炼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修心向善和祛病健身的事例在双城炼功者中比比皆是,这些事例被收进由双城市委印刷室印制的《双城市法轮大法学员健康状况精神文明状况调查100例》。

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至八月十二日,李洪志大师在哈尔滨市飞驰冰球馆举办了为期八天的法轮功学习班。在听课的四千五百多人中,来自双城的有四百多人。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是学习班结束的那一天,李洪志大师宣读并批准了由双城学员提交的成立双城法轮功辅导站的申请,并亲自将两面锦旗分别授予哈尔滨和双城法轮功学员。

李洪志师父赠送给双城法轮功学员的锦旗
李洪志师父赠送给双城法轮功学员的锦旗

一九九四年八月,双城法轮功义务辅导站成立。除放录像外,还通过集体炼功、口传心授等方式洪传大法。到一九九九年七月,炼功点和学法点在双城二十八个乡镇及所属各个村屯遍地开花。

炼功后,几乎所有学员身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现实社会,人们从这些炼功人身上看到了一种久违的精神:真诚、善良、容忍。这种精神强烈的震撼着人心,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

在城乡的集市上,经常看到数十人、上百人集体炼功的场面。几年的大法洪传,城乡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已接近万人。不仅如此,传法的范围还扩大到了与双城交界的哈尔滨近郊、拉林、三岔河、蔡家沟、陶赖昭等地。

从一九九五年七月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洪传的岁月里,双城开展了三次大型的集体炼功洪法活动。人数最多的一次是在承旭门(东门)广场,超过三千人,场面宏大。在双城城乡各个主要的公共场所中,到处都可以看到法轮功修炼者们炼功的身影。

一九九八年四月五日双城法轮功学员三千多人在承旭门广场集体炼功
一九九八年四月五日双城法轮功学员三千多人在承旭门广场集体炼功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双城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场面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双城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场面

在这些不定期召开的修炼切磋交流会中,规模较大的有两次,一次是在二旅社,有四百多人参加;一次是在省牧校,有一千七百多人,这是唯一的一次全市城乡范围的切磋交流会。在心得交流会期间,有些爱好摄影的法轮功学员拍下了一些照片,照片中,法轮大法的标志——法轮频频显现,有些照片的会场呈现出师父在《转法轮》中描述的“红光罩着,一片红”的神奇景象。

双城法轮功学员交流会
双城法轮功学员交流会

为感谢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让更多的世人了解法轮功,双城法轮功学员曾举办过各种形式的活动,在这些活动中,最突出的是两次书画展。第一次是一九九六年秋季在市医药公司举办的“学习法轮大法书画诗歌展览”,第二次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在农技校举办的“双城第二届法轮大法书画刺绣作品展”。许多双城市民通过此次参观走进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由于“四二五”事件,原定于一九九九年举行的“双城第三届法轮大法书画刺绣作品展”受阻,准备好的作品都被双城公安局非法查抄。

双城法轮功学员的书画作品展
双城法轮功学员的书画作品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发生了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和平上访事件。得知此事后,有三十三名双城法轮功学员乘坐当晚的火车前往北京。到达铁岭时,得到消息,天津事件已经妥善解决,于是半路返回。

此后一段时间里,双城参与晨炼的法轮功学员受到警察、保安的驱赶。销售法轮功书籍的书店先后多次受到片警“禁止售书”的警告、罚款。单位领导开始找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谈话……有关部门开始对双城各个炼功点进行暗中调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丧心病狂的原中共头目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在中华大地上发起了对真善忍信仰者的疯狂迫害,一场不是“文革”恶于“文革”的民族浩劫就此开始。

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义务辅导站哈尔滨总站的四名负责人被抓。七月二十二日清晨,来自黑龙江省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安静有序地站在了黑龙江省政府门前,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负责人。黑龙江省的邪恶政权派出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强行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塞入大客车,拉到哈尔滨动力区体育场,体育场内坐满了法轮功学员,约有六千多人。后又把六千多法轮功学员强行塞入大客车,分散到一个个学校,盘问登记,由各地公安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带回本地处置。

接着,各地公安奉命开始拦截车辆,盘查、劫持、关押依法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双城市第二小学、第三小学、第八小学等学校关满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大法双城义务辅导站的两名站长在七月二十二日当天就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一名学员被非法劳教两年;另一名学员虽由单位暂时保释出来,但后来因到北京上访而再次被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他就是时任双城市韩甸镇武装部部长的周志昌。

七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到省政府和平上访之后,所有登记在册参加上访的双城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压:有的被勒令在电视上发表检讨,否则,就开除公职;有的在单位受到文革式的批斗,被要求当众保证放弃修炼;有的被要求写书面检查、悔过书……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观看污蔑法轮大法创始人的录像片,勒令上交手中所有法轮功书籍。

中共为了全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专门成立了“610”非法组织。在这个邪恶机构的操控下,迫害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江泽民狂妄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利用手中的权力,密令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犯罪集团策划、炮制了所谓的“天安门广场自焚”骗局,并利用中央电视台和全国的喉舌媒体大肆渲染煽动,为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迫害形势陡然升级,迫害日甚一日,甚至发生了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贩尸牟利这种“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面对严酷的现实和严峻的考验,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经历了一番痛苦的心灵拷问:修炼法轮功难道错了吗?在压力面前,有些人放弃了修炼,而更多的双城法轮功修炼者则是在认真思考后告诉自己,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没有错,信仰无罪,迫害有罪。他们毅然决然地做出了自己的抉择,勇敢地站了出来,放下生死,走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上访之路。

然而,信访局变成了公安局。法轮功学员上访被非法抓捕、殴打、关押、酷刑。进京上访的学员一批一批的被押回双城。他们面对的是高额的罚款、看守所的关押、严酷的劳教、判刑、乃至迫害致死。

双城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被中共的淫威所吓倒。在上访无路、投诉无门的恶劣环境下,他们开始了向家乡父老讲真相的漫长而又艰辛的历程。“7.20”迫害后不久,在承旭门广场出现了双城法轮功学员的第一个真相横幅——黄底红字的“法轮大法好”。此后,在双城所有的乡镇、村屯,墙壁上、电线杆上、树上……随处可见法轮功学员的真相标语、条幅、喷字、粉笔字、不干胶粘贴。真相币在双城的买卖交易中随处可见。

在双城随处可见的真相条幅、标语和海报
在双城随处可见的真相条幅、标语和海报

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打印真相资料、刻录光盘,资料点在双城遍地开花。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一场势不可挡的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三退”大潮。

在双城城乡随处可见向民众发放资料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影,他们怀着一颗大善大忍之心,冒着被举报、被抓捕的风险,把《九评共产党》、《神韵》、《伪火》等光盘,各种各样的真相杂志送到双城百姓的手中,并苦口婆心地叮嘱他们要认真看,再传给亲朋好友。双城法轮功学员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酷暑严寒,风霜雨雪,从不倦怠,从未停歇。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法轮功真相资料犹如盛夏中的烈日,融化着中共邪党制造的谎言冰川,蒙在鼓里的双城民众逐渐觉醒,慢慢的,他们开始重新审视身边的法轮功学员,重新认识法轮大法。通过阅读《九评共产党》,很多民众明白了真相,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这一切,都让迫害的发起者和追随者们无比的恐惧,他们害怕真相被曝光,更害怕自己遭到正义的审判,于是不断掩盖真相并疯狂迫害坚持真善忍信仰传播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们……只因为在单位的联欢晚会上唱了一曲《为你而来》,一名法轮功学员就被非法劳教二年;只因为在家中搜出了几十张法轮功真相传单,一名法轮功学员就被非法判刑八年;只因为在家中搜出一本《转法轮》,只因为送给一名乘客一张“真善忍”卡片,两名法轮功学员就被迫害致死……

十七年来,双城“610”、公安、国保以及各相关部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未停止过,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劫持、抄家等惨剧几乎天天都在上演。大规模的绑架就有十多次,最邪恶的一次是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发生在双城的一起绑架案,共有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在随后的一个月内,先后又有十五名双城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无端劫持。这次双城绑架案中,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都在被非法审讯的过程中被用过酷刑,有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葛欣、骆艳杰、康昌江、田晓平、岳宝庆、姜晓燕等六人被中共流氓集团非法判处了十一年到十四年的重刑。

二零一五年四月,最高法院推出并于五月一日起实施的《关于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强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随后,大陆法轮功学员行使《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向最高法院及各级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史无前例、灭绝人性的血腥残酷迫害。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初开始,双城法轮功学员通过邮政快递陆续向最高检察院、法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

六月七日双城邮政总局把二十多封诉江信件非法扣压,交给了邮政派出所和双城国保大队。于是又一起震惊中外的对双城“诉江”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开始了。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至二十三日期间,双城公安局伙同哈尔滨市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力,非法抓捕邮寄诉状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有近七十人被非法抓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多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曹启才、刘利、王文娟、高慧玲被非法秘密庭审,分别判处四到五年刑期。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采取了绑架、非法关押、劳动教养、判刑、关精神病院、酷刑、不明药物破坏中枢神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强行洗脑、骚扰恐吓、非法抄家、株连、上访截断、经济勒索、开除公职、降薪降职等一系列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十七年来,在迫害法轮功的浩劫中,中共制造了一幕幕惨不忍睹的人间悲剧。人权律师高智晟说过,“中共的邪恶,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据不完全统计,双城地区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数百名修炼者被非法拘留、判刑、劳教、被逼流离失所;有上千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罚款、洗脑班迫害。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灭绝人性的毒打,酷刑,手段残忍毒辣。太多太多这样的人间悲剧发生在双城,这是事实,是中共的谎言无法掩盖的。

双城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历时之久,范围之广、人数之众多、程度之惨烈,居全国县级单位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