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八旬李文春被骚扰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八旬老太太李文春,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一半夜一点多钟,被当地派出所、哈尔滨香坊区分局和哈尔滨610的人把大门撬开抄家,她的老妈从此卧床不起、离世;女儿从此精神受刺激、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五点多钟,李文春老人被十多个警察入室绑架,强行送到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非法关押十八天,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因年纪大,监外执行。香坊610和街道办事处时常电话骚扰,逼李文春写什么保证。

下面是李文春自述被骚扰、关押、勒索等迫害的经历:

我叫李文春,女、八十二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原来身体有很多疾病:小脑萎缩、心脏病、风湿病、中耳炎、血脂高 、贫血、灰指甲、腰间盘突出、妇科病等,通过修炼法轮功,全都好了。

这么好的功法,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江泽民一伙铺天盖地的打压,下面是我被骚扰、关押、勒索等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为了向政府反映情况,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和李淑兰、齐国丰三人去了北京,下火车就打车去信访办。下了出租车,还没找到信访办,就被一伙警察给绑架了。送到哈尔滨驻京办事处,哈尔滨香坊区公安分局一位马姓警察把我们接出来,说送我们回家,让我们把钱都拿出来,买飞机票。当时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把带的钱都交给了马姓警察(李淑兰九百元、齐国丰七百元、我三百五元),结果我们是坐火车回来的,在车上也不给我们买吃的,因钱都被收去。没钱买吃的,又很饿。就几次要求买吃的,马警察才让我们吃了一次饭。到哈尔滨把我们押送到哈尔滨香坊公安分局。我家人被迫交了三千元钱才把我放回来。那俩位同修家里交不上钱,就把她们劫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我听说黑龙江省展览馆里展览一些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毒害世人的东西。我就和几个同修去展览馆,在留言本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写完后警察马上就绑架我们了,把我们戴上手铐押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又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一半夜一点多钟,当地派出所李卫民带领哈尔滨香坊区分局和哈尔滨(610)的人,把我家的大门撬开(我家是平房,自己家一个大院,把煤棚子也给撬开,翻东西。我老妈当年九十多岁,夜间上厕所,我起床扶她,才发现院子里有一帮人在翻东西,把同修放我这的东西都给翻出拿走,拿走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时一帮警察闯进屋里翻东西,把我老妈和我老伴吓坏了。老妈从此卧床不起,后来就离世了。老伴是个老实人,吓得不敢说句话,还怕我被抓走,一个劲堵我的嘴,不敢让我说话。我小女儿和她孩子在我家住,把她娘俩也吓坏了,我女儿从此精神受刺激,生活不能自理。

他们把我看的一本《转法轮》书和几张经文,还有大法师父法像给抢走了。白姓警察队长说要把我带走,我说你要带走我,就把我老妈也带走。他一听,说,你不走也行有三个条件:一、你不能和别人联系、你不能打电话;二、不准通风报信;三、不准在一起串联。

因我的心愿就想去北京说句公道话,所以在二零零零年十二八日,再一次去了北京。上访不成,就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几个警察给绑架了,把我们关押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后院。关有半天的时间,我们没报名,就关押到北京海淀区拘留所,关押十四天。在这期间,警察提审我们好几次,因为我们做好人没有错,所以一直没报名字和地址。后来我们就绝食。有一天,一个年轻警察瞪着我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快过年了,说出地址和名字就回去了。我就给他讲, “法轮大法好”的真相。那个警察一个耳光打过来,就把我打倒在地上。

十四天后,把我们又转押到河北省高碑店平房拘留所关押。在走时还要我们在海淀区拘留所十四天的伙食费。并说;不管你们吃不吃饭,都得交钱。到河北省高碑店平房拘留所后,还是让我们报名和地址,让我们吃饭放我们回家。我们不配合,第五天警察说放我们回家,让我们每人拿二百元钱买车票,我不说地址,就把我拉到附近派出所,让我呆在走廊里,我自己就走脱了。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早五点多钟,哈尔滨香坊区分局主管(610)的王殿滨带十五、六个人,院子六、七辆警车,把门骗开,一进门就把我推倒在沙发上不让我动。开始抄家,用我家的菜刀把抽屉撬开,把我小妹存放我家给儿子结婚用的一万七千元钱抢走。还有我刚换的真相币一千元和我平时花的钱不知多少、我的金项链、金戒指,还抢走我的大法书籍四十多本、法轮章、资料、真相台历、《明慧周刊》全部抢走了,装了两面包车。后来我妹妹的一万七千元钱、金项链、金戒指要回来了,其他东西都没要回来。

后来把我非法判刑三年半,因我年纪大,监外执行。

今年我去广州看儿子,孩子们要陪我去香港等地去玩玩,到公安局就不让我出去,办护照都不给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