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劳教判刑 湖南岳阳蔡桂姣又被冤判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法轮功学员蔡桂姣坚持信仰,遭中共非法劳教、判刑,在劳教所、监狱和洗脑班遭受折磨。她的女儿也受到迫害。近日,蔡桂姣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七个月。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家住君山区采桑湖镇团北村六组的蔡桂姣(六十六岁)正在自家田里种油菜,被华容县公安国保六人驱二辆私家车着便衣(其中有国保队长白君平),将蔡桂姣强行抬到车上(连鞋子都没穿,而且家中只有蔡桂姣一人,儿女们都在外地打工去了),将蔡桂姣绑架到华容县,在家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判蔡桂姣七个月,后关押在岳阳云溪看守所。

蔡桂姣女儿得知情况后,几次到岳阳云溪看守所看望自己的母亲,都遭拒绝。十二月二十一日岳阳云溪看守所再次剥夺女儿家人的探视权。现岳阳云溪看守所还关押几名法轮功学员,同样不准家人接见。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蔡桂姣和严重喜(家住华容县万庾镇苍台村)在华容县界的路上行走时,被正在行驶经过她俩的一辆华容县国保车警察看见,不由分说就把她俩非法抓捕,只因车里的警察认识蔡桂姣和严重喜是炼法轮功的,而且以前还判过她们俩三年刑,她们才从冤狱回家几个月。

蔡桂姣和严重喜被岳阳云溪看守所关押四十一天后,严重喜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刚满三年狱刑回家后,身体一直处于病状,时常腹部疼痛,不能吃或吃很少的东西,身体非常瘦弱,看守所害怕担责任,就以取保候审,将她俩人放回了家,华容县国保队长当时扬言还要找她俩人,威胁她们俩人不准告发他们的暴行和不准与他人接触等等。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华容县公安国保警察绑架蔡桂姣后,下午华容县国保队长白君平、李哲魁等又绑架了严重喜,把她俩人再次非法关押在岳阳云溪看守所,因严重喜不能吃饭、人瘦得皮包骨,云溪看守所害怕其有生命危险,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胃出血,不敢收留,就放回了家。

以下是蔡桂姣控告江泽民十几年来对她个人迫害的事实:

我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长期折磨我的多种顽疾不治而愈,思想道德也得到提升,十几年来身体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群体的疯狂迫害后,我多次被“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警察及其他人员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关押、洗脑、劳教、判刑,经济上也被勒索。还两次被逼得有家不能回。给我身体上、精神上、经济上造成伤害。

去北京上访,遭绑架抄家

我于二零零零年二月去北京上访,想为法轮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就被绑架到离北京很远的一个地方关押。非法审讯两天后,又被本地“610”人员李勇和两名警察劫持到湖南岳阳女子收容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回家后,“610”人员经常到家骚扰、抄家,我被迫离家出走一百多天,期间,镇“610”沈成、政法委孙卫星强迫我的老伴带上他们到我所有亲戚家追踪、拦截,企图把我们母女俩抓去洗脑班。

在洗脑班历经摧残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我在地里摘棉花,村支书曾金泉带政法委书记徐洪、派出所段德良、沈成等六人强行将我抬上警车,劫持到岳阳市洗脑班。在这个洗脑班的六十个日日夜夜,我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整天被罚站,有时还把手脚捆绑起来吊在电视机的铁架上,吊了半天才放下,还逼迫我写四书,我不配合,他们就天天变换花样折磨。有天晚上,他们把我关进一个黑暗的空房子里,两个年轻警察装神弄鬼吓我,造成我精神紧张。他们还经常用臭袜子堵我的嘴。有一次天气很热,他们用棉被将我包住,一个体重一百八十斤的头目横压在我身上长达三小时,最后发现没有反应了,以为我死了,才把被子揭开,当时被子都汗湿透了。一次我在打坐,一个姓黎的女头目就用竹条子不断地抽打我,一名姓张的男警察穿着皮鞋用脚猛力踢我要害部位和下身等处。

被非法劳教再遭非人迫害

一天,洗脑班人员轮番逼我写三书,各种手段用尽,就因为我没有写这些,他们就把我送到了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一年。那是一个整法轮功学员出了名的地方。在劳教所,我不写三书,警察就不准我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说话,不准到垃圾桶里吐痰。每天长时间罚站,罚了二十多天后,又被转到严管处,在那里,日夜只能蹲着,就这样折磨了我四、五十天,还用板凳打我的腰,致使我腰部严重创伤,被逼一度精神失常。

再次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与姑子到湖北桃花山做客,被人构陷遭到九佛岗派出所绑架,后被该所警察勒索了三千二百元钱才放人。由于当时他们通知我们当地派出所把我们看管起来,我们只好流离失所,在外又度过了艰难的一百多天。

女儿被非法劳教,母亲伸冤遭毒打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二十二时三十分,岳阳市君山区国保大队、良心堡派出所朱纲要、沈文新、杨文烈、向岳华、李军、胥俊等十几人突然闯入我女儿的家抄家,抢走电脑和其它私人财产,价值一万多元,女儿被送进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他们当时没有办任何手续。

为替女儿伸冤,我请人写了《对陈敏被非法劳动教养的申诉书》。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我将申诉书送到君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当时警察向岳华、李军一见到我便不分青红皂白,对我拳打脚踢。这时进来一个所谓“领导”,不但不制止恶行,反而火上浇油,对其手下说:你们如果不制止她,平息她,明天就自动下岗离职。于是向岳华更是有恃无恐,助纣为虐,边打边骂:你要把我的饭票子搞掉了,我就打死你,踩死你,放你家的火,杀你的人。我被打得鼻青脸肿,严重踢伤,棉衣的纽扣全部扯掉,直到我不省人事才罢手。

枉判三年,饱受牢狱之苦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我被湖南省华容县马鞍山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华容看守所关押了半个月后,又被劫持到岳阳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了长达九个多月的时间。期间,我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看守所五、六个人强行给我灌食,打针,把我牙齿撬坏,口腔出血,还给我带上板铐,酷刑折磨我两天一晚。

二零一三年元月七日,我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往长沙女子监狱,关进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六监区,由监区狱警对我实施强制转化措施,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半夜,每天罚站十八个小时,长达二十六天。我几次晕倒,狱警还利用犯人轮班监控我,用脚踩,用膝头冲撞我后腰。又一轮二十六天玩新样迫害。逼我一只手提热水瓶,另一只手拿矿泉水,还在两腿中间夹一个小本子,不准掉地上,还逼我连续四天四夜不睡觉,并用军姿下蹲九天,且一直不准家人见我。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我七十多岁已白发苍苍的姐姐及我大女儿带上身份证,户口簿再次来监狱看我,还是被监狱拒绝,姐姐和女儿只好含泪而返。在监狱,我被迫参与奴工劳动,我曾两次写下在迫害中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的声明,每次都遭到狱警的辱骂和殴打。

我于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回家后,拿退休卡去领取工资,被告知全部工资被当地政府扣压。家人去找司法所,却只给了三百元生活费。

鉴于以上事实,为了维护宪法和法律尊严,保障公民的正当合法权益,打击犯罪,保障公民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特向最高检察院提出控告,追究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立案调查,绳之于法。


岳阳云溪区 邮编:414009
岳阳市云溪区政府 电话:0730-8415061 传真:0730-8412273
云溪公安分局地址:电话:0730-8433718 传真:0730-8433790
云溪区司法局地址:电话:0730-8412008 传真:0730-8412008
云溪区信访局地址:电话:0730-8415041 传真:0730-8415041
云溪区监察局地址:电话:0730-8415016 0730-8413867(信访举报) 传真:0730-8412610

华容县政府值班热线0730-4188110华容县政府办公室:0730-4188003

华容县网络信息中心:0730-4188085
华容县县委书记:刘铁健
华容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喻文
华容县政法委书记:徐康荣
华容县公安局:0730-4251010
华容县公安局局长(副县长):余昕
华容县公安局副书记:王剑
华容县公安局副局长:刘立波 徐竟夫
华容县公安局各负责人:严定远 罗绍武
华容县治安大队副局长:丰波 教导员:彭革锋
华容县司法局:0730-3208562
华容县“610”办 李春胜: 13077117485
华容县看守所所长:汤志斌
华容县监察局:0730-4188005
华容县国保队长:白君平 李哲魁

君山区政法委书记兼“610”主任彭常华 13974060986
君山区采桑湖派出所 0730-8931110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