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警察欲绑架王庆年 持续骚扰其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兰州法轮功学员王庆年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为避免被警察绑架而被迫离家。兰州市局二十六处(国保大队)的警察因找不到王庆年,持续骚扰他的家人。

王庆年,一九七四年生,甘肃省兰州市高级厨师,因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到十多种酷刑折磨,其中他遭受的灌食折磨,令人惨不忍闻。

九月十一日,兰州市局二十六处警察闯到王庆年租住的房间,欲绑架到王庆年,未成,绑架了上门的法轮功学员周月莲。警察在王庆年的租住房内蹲守企图绑架王庆年期间,又对王庆年对门的法轮功学员桑成洲的房间进行非法搜查,抢劫很多私人物品,又在桑成洲的房间安置不明装置,长时间监控,并在房门上贴了封条。

目前王庆年、桑成洲被迫流离失所,周月莲被警察劫持到西固寺儿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多日后,又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拘禁长达两个月。

以下是事件的整个过程: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一早,在兰州市检察院做厨师的王庆年和往常一样,开着宝俊车去兰州市检察院上班。

大概八点三十分左右,王庆年的妻子带着儿子坐到自家的客货车里,准备开车出去,一起去吃早饭。王妻正在启动货车的时候,有一个人直接从驾驶室将王妻从车上往下拽,王妻就用脚踹这个人。此人说:你再踹我就说你袭警。王妻说:你又没有穿警服,我怎么知道你是警察?当时兰州市局二十六处的警察来了好几个人,他们当着王庆年儿子的面,强行将王妻带至家中,给王妻铐上手铐,逼问王庆年的下落。王妻怕警察的野蛮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就让孩子自己拿着钱出去买早饭吃。之后警察押着王妻在王庆年家中蹲坑,试图进行绑架。而在兰州市检察院做厨师的王庆年得知消息后,在中午下班后就一直没有回家,至今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有孩子无法管。

其实九月十一日之前,市局二十六处警察就派出三波人分别在兰州市检察院门口、兰州市七里河八里窑王妻的父母家门口、王庆年在西固租住房门口蹲守、监控王庆年及其家人已经有一星期左右。

警察在兰州市检察院门口蹲守时,看到王庆年给厨师长家中拉过东西,就在九月十一日下午将厨师长直接挟持到其家中寻找王庆年,没有找到。第二天警察又到厨师长家中非法搜查。因两次都未找到王庆年的下落,就断定人一定在市检察院里,就对检察院又是一番搜查,仍没有见到王庆年。市局二十六处对市检察院人员的家肆意搜查、对检察院办公大楼非法搜查,并将王庆年的宝俊车的车钥匙拿走了。

九月十一日上午,警察对王庆年非法抄家时,将王庆年家中的大法师父的照片、电脑、打印机、优盘等东西全部抢劫,还抢走了王庆年家中的几套行车记录仪、几套电子狗、剃须刀、小音箱等东西,这些东西全是新的,没有用过的,这些便衣不仅全部搜走,而且在清单上也没有记录。还将王庆年家中的钥匙全都劫走。包括王庆年妻子手中、和孩子手里的家门钥匙。

有便衣看到王庆年家对门的真相对联后,就敲门强行进屋。屋内的桑成洲听到声音,从窗户跳出,离开。市局二十六处的便衣进屋后,没见到人,就将屋内整个翻了一遍,连床和被褥都没有放过。查找到私人信息,抢走电脑,好几台打印机和约十几箱东西,现金不详。

九月十一日下午,市局二十六处的警察,将王妻带至兰州市公安局五楼,铐在铁椅子上,直到十三日王妻才回到家,长达三十六小时,在离开市局五楼的时候,市局二十六处让王妻写了一份在市局没有超过十二小时的书面证明。同时,办公室一个警察给了王妻二十元钱,让王妻坐车到亲戚家去住一段时间,家中的房门钥匙没有给王妻,这些人在王庆年家中又蹲守了四、五天,才将家中钥匙给了王妻,王妻和儿子才回到家中居住。

王妻在十三日回家后第二天,就去市局二十六处要车,货车是自己用来生计的车,没有车,一家人就无法生活。第一天去,市局二十六处的工作人员说,领导不在,自己做不了主,王妻就回家了。第二天王妻再去要车,早上十点上的楼,下午两点才下楼,后又去要了三次。期间有一次被市局二十六处铐在铁椅上好几个小时,让说出王庆年的下落。每次去都被搜身,所有随身饰品都不让戴,手机等物都被放在一边,才让到办公室问话。

直到十月中旬左右,市局二十六处才将货车和QQ车的钥匙还给王妻,但要王妻写:保证不参与,不和法轮功接触,一旦有人联系就给其汇报的保证后,才给了车钥匙,但是宝俊车的钥匙没有给。

九月十一日之后,王庆年和桑成洲的房间被长期监控。桑成洲的房东来看房子时被二十六处监控到,就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桑成洲的租住屋内拉了电线,装了一个设备,不知是何用途。并对桑成洲的租住屋贴了封条。

十一月二十九日,市局二十六处将王妻从西固家中带走,在市局五楼,将王妻铐在铁椅上,从早上铐到下午。逼问王庆年的下落。而后,就又开始骚扰,到八里窑王妻的母亲家里,西固王庆年的租住房中。一次市局二十六处的人到了八里窑,王妻的母亲不在,来人就将王妻母亲的门踹了两脚后走人。

十二月十四日,警察又将王妻在下午两点上班时叫去市局五楼,到下午五点下班时,这些人用他们的车拉着王妻到西固租住的房中,查看王庆年是否回来了。每一次到家中骚扰,市局二十六处至少三个人。王妻对警察说,你们找我可以,不要找我的家人,老人那么大岁数了,你们去了还踹门,这样不好。

王庆年的儿子今年十一岁,正在上六年级,九月十一日被吓得不知所措,迷了路,在大街上乱走,直到下午四点多才找到舅舅家。市局二十六处警察为了绑架王庆年,根本不顾及孩子的心理承受,当着孩子的面逼问王妻王庆年的下落;为了绑架王庆年将孩子的钥匙劫走不让孩子回家;为了绑架王庆年,说把王妻带走就带走。

市局二十六处警察不停地骚扰王妻,并恐吓王妻:如果不能让王庆年回家,就把王妻带走顶数,说他们说啥就是啥。如果王庆年回家,也不过就关几个月时间。王妻的父亲已经去世,只有母亲和哥嫂在一个院子里居住,为了找寻王庆年,警察多次骚扰老人,使老人自九月十一日之后生活不得安宁。

王庆年的父母亲都已经先后离世,王庆年是家中比较小的弟弟,所以兄弟姐妹对王庆年尤为关心。王庆年的姐夫因担忧、牵挂、压力,一次不慎从楼梯直接栽下来,至今昏迷不醒,已经一个月。王庆年的妻子,又要照顾孩子,还要打理生意,还要去医院陪护姐夫,市局二十六处却骚扰不断,还不停的恐吓。

据悉,市局二十六处警察欲绑架王庆年是因为他九月初在街上贴了一张法轮功真相不干胶。一张真相不干胶,就叫市局二十六处兴师动众几个月,为了非法抓捕信仰“真善忍”的守法公民,可谓不遗余力。可是,王庆年只想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包括市局二十六处的警察:法轮大法是正法。王庆年是亲身实践者,也是亲身受益者,了解大法真相,天赐幸福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