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定州市齐堡村民兵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按:河北省定州市齐堡村法轮功学员常玉花二零零九年在本村散发真相资料,被该村民兵毒打,腰以下被打得黑紫。

以下是常玉花的自述:

我叫常玉花,河北省定州市齐堡村人。二零零九年奥运会前的一个晚上,我正在本村发真相资料,在一个路口处民兵把我拦住了,并用对讲机传呼其他民兵,问我资料都发到谁家了,带着我找了几家后,他们把我送到大队部。

村书记让我脱了外套,民兵用电棍电我前胸,另一个人用电棍打我腿和臀部,边骂边打,持续打了我很长时间,腰以下被打得黑紫。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当他们把我送到村镇里后,我去厕所时,一个女干部看到我浑身的伤后,震惊的说:“怎么把你打成这样了?”

他们又把我送到定州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看守所人员看到我被打成这样,他们没让我干活。

当我又被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后,连警察都看不了,说:“别再打她了,她都被打成这样了。”

齐堡村书记非常凶恶,在全村到处安上摄像头,民兵就是书记的打手,有几次别的地方的法轮功学员去我村讲真相,被告密后,都是被电棍电,然后民兵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要钱,才放人回家,我因为不给钱,被非法劳教。

因为书记邪恶,村民们都怕得要命,甚至外村小商小贩都不敢到我村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