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 众神环绕在我的身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四年的监狱囚禁中,我按照师父的法去做:“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堂堂正正走了过来。期间有许多感悟和神迹。

法轮大法好”震动整座监狱

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监狱往往采取换监的伎俩進行迫害。换监,就是把大法弟子从一个监区调到另一个监区,其实质是这一个监区的狱警穷尽了所有的邪恶手段都无法使大法弟子屈服后,迫不得已将大法弟子转到一个新的监区中。

在一次换监后,我不停的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狱警的指使下,十多名犯人对我一阵拳打脚踢,又将我关入小号。我的呼声不停,仍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着高呼的口号声,我感到周围都静极了,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再往下喊,我感到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传递到监狱的每一个角落,那声音真是直透碧空,我感到身下的大地都在震颤,我的身心全都溶在这口号声中了。

这声音真能震慑邪恶啊!后来,狱警都在屋里呆不住了,纷纷出来,然而,我呼口号的声音仍然不停,就那么高昂的持续着。有一个狱警气急败坏的冲我喊:你有本事上外边喊去,在这喊啥?我不为所动,仍然在高呼。

那一刻,众神环绕在我的身旁

狱中学不上法,但我时刻依照法理去要求自己。我知道我虽在狱中,但我坚修大法没有错,这是我的选择,在我的选择下,任何邪恶的生命都不配借用考验来迫害我。

狱警用大号电棍杵着我的脸颊问:干不干活?我回答:死也不干。狱警逼着我随着犯人一起做体操,我就坐在地上。狱警用穿着皮鞋的脚专踢我的膝盖,边踢边喊:你不做操,你就站起来都不行吗?我仍然坐着。狱警指使犯人把我抬到办公室,将我一阵毒打。

恍惚间,我看到师父来了,急切的问:这是咋回事?我没等邪恶说话,就说:我不配合,他们就不停的打我,不停的打我。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了,我清楚的意识到,师父将指使毒打我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清除了。

这些年来,神韵每一年都有关于大法弟子被中共恶徒迫害的节目,时间虽短,但寓意深刻。这些节目中,大法弟子被迫害死过去了,众神从天而降,守候在大法弟子身旁,不断的加持着大法弟子,直到大法弟子苏醒过来。

我有一次被打得昏死过去了。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状态,就看到满天的光芒,那种光芒是世间所无的,能溶化一切,在那种祥和的光芒中,我沉浸在深深的慈悲里,真是太美妙了。我又看到了众神从天而降,全都围绕着我。意识中我知道这是众神在加持我,我知道我是被迫害致死过去了,恍惚间我感到我就在“神韵”的舞台上……

等我真正的清醒时,这美妙的一切“刷”一下子全都退去了。我回到了现实中,但我知道刚刚发生的那一切都是真实的。

师父给我换了一幅全新的骨骼

也是在这次被毒打后的几天里,我正在睡觉,就看到师父来了。师父一下子把我身体左边的骨骼全都拽了出来,那是从脖子以下,整个半扇骨骼被师父随手一扔,不见了。随之,师父一挥手,一团纯白色的东西到了师父手上,师父往我身体左侧一压,那团白色物质就演化成了半扇全新的骨骼,被师父装到了我的体内,师父又用双手在我身体两侧一挤,这半扇骨骼与原来的骨骼就合二为一了。

我很激动,同时又想,师父怎么不给我全换了呢?一个月后的一天里,师父真的又把我右侧的骨骼全换了。

狱警找来一茬一茬的人来作我的“转化”。最后一次我还把两个来做“转化”的人给反转过来了,他两个回去后又把以前被蒙蔽的几个大法弟子也给反转了过来。狱警既仇恨又害怕,再也不敢找人来做我的“转化”了。监区长找我谈话,我堂堂正正告诉他:我是修炼宇宙大法的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在宇宙中都是最伟大的,你们小小的邪党怎么能迫害得了呢!太自不量力了!说得他一怔一怔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