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遭冤狱 遵义市何天芬又被非法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遵义市红花岗区法院第十七法庭对法轮功学员何天芬非法审判。

所谓的公诉人是刘异、法官是吴永芳、何成伟,陪审员是刘维学。

何天芬多次被中共迫害,曾被非法劳教,并两次被非法判刑。

旁听席上,来自公安、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社区街道的政府人员分布其间,分明是为了完成旁听任务被安排而来。

“这是迫害!你们赶紧放了我!”花甲之年的何天芬,精神矍铄,走入法庭不时大声抗议。

年初二月三日,何天芬因为向路人讲述真相、传递《九评共产党》,被国保警察抓捕,关押于遵义市第二看守所。

法院通知原定于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三十开庭。法官、陪审员、辩护律师都及时来到了法庭,何天芬也被法警带来,可是怎么也不见公诉人出现,法官给公诉人打电话也是“无法接通”。何天芬也不时的告诫法庭,结束迫害,取消开庭。

将近十一点了,检察员领导给一直等待中的审判长吴永芳打来电话,说“公诉人病了,突然病了”,于是,当天的开庭被破取消。

上一次出现在法庭的一名女性陪审员申慧,这次也没再出庭了,法庭后来重新更换了一个男性陪审员刘为学,他配合吴永芳、何成伟两名法官拼成合议庭,走完了庭审过场。

十七年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唤醒良知,使这种庭审已经力不从心,人们只想走过场完成差事。

公诉人指控,何天芬二零一五年八月以来,多次向遵义市的政府部门机关寄送《江泽民十大罪恶》《六一零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等资料,并在今年二月三日上街向路人现场发放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因而将何天芬抓捕关押判刑。

“我是法轮大法弟子,必善待众生!”整个庭审,何天芬没有回应公诉人的所谓指控事实,“请你们珍爱生命,停止和不要参与这场迫害。”

一九九七年夏,何天芬在书摊上看到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然后到炼功点上和大家一起炼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在法轮功真善忍法理的教导下,她处处为别人着想,在日常生活中不再计较自己的得失,更宽容的待人,看见别人困难就尽心去帮助,做些对大家都好的事。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她改变了暴躁的脾气,心胸也变的宽广了,她每年都有一千多元的田土被征用后的补贴款,十多年来都由她的弟弟占为己有,她从来没找弟弟要,因为她觉得弟弟比她困难,就算了,放在家里的生活用品被弟弟拿走,她也能坦然对待。

二零零零年七月,何天芬被非法治安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何天芬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何天芬被非法关押于遵义第二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于贵州羊艾监狱。

二零零八年,何天芬又被冤判,关押于贵州羊艾监狱四年多。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何天芬被遵义红花岗非法抓捕,在公安局六楼一科,被警察悬空吊在当空的门框上,身体被雨和寒风吹打。然后被转到看守所,被强制灌食,又被一男一女两警察把脸打得发青、发紫、发肿。

后来何天芬被送到贵州羊艾监狱,在一小房间被七八个男女警察将她的手反扭,拳打脚踢,打倒在地,警察又指使犯人把她的脸打得发青、发紫、发肿。一个手指头被打错位。

在贵州中八劳教所,她被迫在烈日下站军姿,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在监狱何天芬被强迫做珠绣,被迫到山上采茶,从早上七八点出发,下午六七点才回监房,有时还要挖土,挑水,无论天晴下雨都要干。

这次是她第六次遭受关押。

何天芬没有犯罪,没有危害他人,没有危害社会,展现的是慈悲善良和坚韧,所谓的审判透射出来的是一种茫然和无所适从。

十多年来,何天芬一直在拘留所、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之间来回往返,受尽苦难。

辩护律师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一名没有任何过错的善良女性,我们的法庭就要一次两次三次的施以刑罚,对她莫名监禁。何天芬坚持传统道德和佛法信仰,我们的司法就一次次的把她抓进监狱,释放再抓进监狱,那么她的余生就要这样莫名的被今天法庭里的公诉人法官给消耗在铁窗监牢中吗?良知是正义的基础,是司法的生命,希望法庭勇敢的宣告何天芬无罪!

将近中午十二点,庭审结束,没有宣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