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魔难 建家庭资料点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的,那时我还在上高中。

中共迫害大法之后,因为学法不深,我基本上不学了。我知道法好放不下,只是偶尔看书,炼功,打坐。在师父的点化下,从二零零七年开始,我每天炼功打坐,那时我学法少,修炼得不精進,那真是光炼动作,不修心性。我的怕心很重一直走不出来。

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安排精進的同修带我走出来讲真相(在这之前我处于独修,不认识本市的同修)。刚一开始,我跟着同修出来讲真相,都是同修给我一些真相资料,过了一段时间同修对我说:你买台打印机吧,自己做资料需要多少打印多少,多方便啊!

当时我乍一听到,觉的太突然了,这刚刚走出来讲真相还没几天呢,这就开始自己做资料了,思想上接受不了。其实最根本的顾虑是我觉着丈夫不会同意,我得和他商量通了,再去买打印机。我说:我考虑考虑吧。

就这样我反复想了几天:和丈夫商量他肯定不同意,可是作为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我又需要一台打印机做资料,怎么办呢?丈夫经常出门,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去买打印机。我决定之后同修帮助我买回了打印机,教我如何使用,走的时候委婉的告诉我:“有的人买回打印机怕家人反对,把打印机放在比较隐蔽的衣柜里。”我说:“没事,既然买了就不怕他知道。”

我知道我得面对这个问题,逃避总不是个办法。过了几天,丈夫回来了,我的心就开始忐忑不安的,我预感到暴风雨就要来了,虽然我自己心里对自己说要有正念,不要有负面的想法,但是心还是悬着的。丈夫看见了我的打印机先是问的是多少钱,而后是让我把打印机送人。我不同意他就开始大发脾气,说这个东西很危险,和邪党作对万一出事了怎么办?说他挣钱不容易,不想这个家就这么毁了。

第二天晚上,狂风暴雨又来临了,他直接就是叫嚣着:如果我不把打印机送人,他就不和我过了,还要把我举报!当时我的心出现了一点不稳,脑子里闪现出一个念头:为了这么一台打印机值得吗?这时丈夫说:你考虑考虑吧。我知道是因为我动心了,这一关没过去,还会再来一遍的。下次我一定要过去。

后来丈夫又和我母亲说:“你快管管她吧,别让她做资料了。”母亲也是同修,妈妈这时表现的常人心很重,怕我的婚姻出现变化。我知道我产生了依赖心,想让母亲帮帮我把他说通了,现在我只能靠自己过这一关了。

师父说:“有一些人不出来,不重视,把救度众生这件事情看的没有那么重要。其实,你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全在那里了。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1] 我把所有的顾虑全部放下,一切都交给师父,只是走师父安排的路。

过了几天丈夫问我:“想好了吗?你是要打印机还是要家呢?”我说我都要。他说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执意要干你的事那只有离婚了,房子不给你,儿子不给你,啥都没有你的,你只能抱着你的打印机走。“我要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无论碰到什么样的魔难方式,也改变不了。你们证实法也是一样。”[2]我心里有了坚定的一念,我一定要做好资料,我即使什么都没有了,我也不在乎,因为我还有师父和法!我就对丈夫说:“你要真的想离婚,就离吧。但是我有几句话你得听我说完,再说离婚不离婚的事。我学的法轮大法是佛法,哪个正法门都得有开始传的那一天,现在人们只知道释迦牟尼传的是佛法,可是当时释迦牟尼也是以人身的方式传法度人的,哪个觉者下世度人不是以人身的形象度人的?哪有天上出现一个金光闪闪的大佛下来度人的?耶稣传法时,触动了当时的犹太教,被钉在了十字架上,当时他的信徒被喂了老虎、狮子,可是后来传遍全世界。传正法都会有魔难。现在咱们国家给法轮功造谣抹黑,让不明真相的人仇视大法,将来灾难来了这样的人是要淘汰的,我现在做资料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这是在救人,这是大善之举。”丈夫听完我的话,一声长叹,说:“你脑子里的这些东西是拔不出来了,但是我也不愿意你去做那批喂老虎的信徒。”我说:“这不是愿意和不愿意,而是我赶上了这个时期(正法时期),那我就得去做救人的事。”丈夫说:“我也管不了你,我也不管了,你以后有什么事也别和我说,就当我不知道。”我知道这一关我过去了。

我的家庭资料点建立起来了,我很高兴,虽然经历了一些魔难,我把这一切当作是修炼的过程。我的家庭资料点运作的非常好,现在我不上班的时候就拿着我做的资料面对面去讲真相,看着众生明白了真相、得救了,我的心里充满了喜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