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切除的大姐夫如今红光满面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我的大姐夫,今年七十二岁,是退休工人,人很善良、勤快。十年前他得了胆结石,将胆摘除,同时患有心脏病、肺病、痔疮便血,失眠做噩梦是几十年的老毛病,还头晕。去年八月份查出血小板低,腿肿并有红色斑点,医生说是白血病前期,这下可把全家人吓坏了。于是他儿子带着他到省二院治疗;上网查找治疗方法,找专家咨询;他女儿、女婿带他到有熟人的医院住院治疗;看中医、看西医,但都没有疗效。

大姐夫经常发脾气,我大姐说:你要是走了,我也就不活了。全家人都陷入了痛苦之中。我外甥告诉了我,我一听就对他说:“让他修大法吧,只有大法能救他。你看你三姨,那么严重的胃癌都好了,你们不是都亲眼见证了吗?”

二零零九年四月,我三姐患胃癌,五分之四的胃被切除。出院后喜得大法,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没做化疗,没吃过任何营养品、补品,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健康。软的硬的,冷的热的,什么都能吃,并且比手术前吃得还多,至今七年多了,身体非常好。

第二天晚上,我和我三姐带着《转法轮》和师父的广州讲法光盘去了大姐家。只见我大姐夫面黄肌瘦躺在床上,连坐的力气都没有。他告诉我们他每晚都做噩梦,梦到的全是死去的人,还晕倒过三次。

我三姐说:“你就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这是救命的,只要你相信大法师父,师父就管你。我这不是一个活见证吗?”我跟他说:“再做这样的梦,你就喊师父,师父就会救你。”他说:“师父管吗?”我说:“只要你念师父就管,什么也别怕,别有压力。我给你带来了一本《转法轮》和师父的讲法光盘,你看看吧。”

自那日起我大姐就开始给他念法,和他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姐夫还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在纸上,贴在他屋里的桌子上,床头上等处,看见就念。他晚上一做噩梦就喊:“李老师,你救救我吧!李老师,你救救我吧!”有一次他梦见了他两个已故的兄弟(生前和他关系最好,他心里一直放不下他们),可是他们往外撵他,不让他在那里呆。我对他说:“姐夫,你念大法好,你就跟他们不一样了,你就归师父管了,他们哪敢留你呀!”

自从大姐夫念大法好后发生了两件神奇的事情。他跟我讲:有一次他做胃镜检查,他最怕做胃镜了,那种滋味真是令人痛苦,所以他就在心里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一点也没难受。还有一次做股骨穿刺,吓得他只打哆嗦,他就坐在凳子上,攥着拳头,闭着眼,心里使劲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他觉的坐了好长时间护士也不给他做。他就问护士:“你怎么还不给我做呀?”护士说:“老爷子,你已经做完了。”可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他说:“我可体会到真的是师父保护着我哪!”后来他的身体逐渐开始恢复,血小板指数正常了,脸色也好看了,还能到外边遛弯儿了。

今年七月七日我接到大姐的电话说:“你姐夫住院了,胃里长了东西,吐血便血,他年岁大了,又有心脏病、肺栓,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就等于放弃治疗)。哎,听天由命吧!”晚上我就去了医院,我问姐夫说:“你是不是没念法轮大法好呀?”他说:“是,忘了。”我说:“上次做胃镜你念了就没难受,这次你不念就难受。你只有信师信法,诚心敬念,才能走出魔难。”

七月十三日我大姐夫做了胃全部切除手术,進手术室前我一直陪着他并提醒他:你什么也别想,就不停的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次手术危险性很大,家人都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因为即便手术做成功了,没了胃,也吃不了多少东西。假如真下不了手术台,做儿女的花了钱也算尽孝了。医护人员的压力也很大,手术前半小时还在开会讨论。后来主任医师亲自主刀,手术很顺利,但对术后恢复不敢保障。

手术后大姐夫住進重症监护室,每天下午有四十分钟的探视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去看他,告诉他想师父,想大法。他说:“我睡不着了就想、就念。”特别神奇的是,他做了这么大的手术,不论他怎么活动,躺着、坐着、下地走动刀口都没疼过。特别是刚做完手术那几天,他每天都咳出很多痰,每天有一大塑料袋痰纸,并且每次都是用力的大声的咳痰,但是都不疼。

大姐夫出院后回家住了十天,不仅饭吃得少还噎,有时连喝水都噎,得用拳头使劲捶胸饭、水才能下去。医生给的药里有化疗药,吃了就呕吐,连咽口水食道都疼,人非常虚弱。后来大姐夫被送到我家来了,当天晚上一夜几乎没有睡觉,咳嗽、吐痰、背痛、嗓子有药味儿。第二天我就让他听师父广州讲法录音,听着听着,他的眼圈红了。从此以后他和我大姐两人正式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

我们三人每天学法后,按师父的教功录像学炼五套功法。十八天他们的身心发生了很大变化。刚出院时医生叮嘱我大姐夫,第一周只能吃流食,第二周只能吃半流食,少吃菜。尤其刚来我家时喝水食道都疼,芝麻糊、稀挂面、面片汤只能吃小半碗。学法后逐渐什么都能吃,馒头、素包子、肉包子、烙饼、天津麻花、手擀面、肉、炖排骨、猪蹄、猪尾巴、花生豆、核桃、水果,还特别能吃菜,几乎每顿饭都有肉,他体重一周增长了五斤,脸色白里透红。我大姐修炼也很精進,体重也增长了五、六斤。他俩身体的神速变化,让我们的家人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尤其他们的儿女们,都很支持他俩学法修炼。

刚开始学法大姐夫一天只能坚持学半讲,到后来一天学两讲、三讲,并且他每次都抢着读、多读。他说:“你看人家她(指我)都背过了,咱俩还读的磕磕巴巴,丢字落字,这可不行。”他还把不认识的字认真写下来,旁边写上谐音字,便于回去学法用。通过学法心性上也有很大的变化,大姐和大姐夫都说以后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可不能再说儿媳妇不好的话了。其实儿媳挺不容易的,什么都给咱们买,咱以后光看人家的优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