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优秀教师刘小林因诉江被诬判五年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近日获悉,四川泸州合江县九支镇盘龙小学教师刘小林与她丈夫夏成贵,因控告江泽民遭到打击报复,刘小林被合江县法院诬判五年,随即被投进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迫害;她丈夫至今流离失所漂泊在外。

刘小林与她丈夫夏成贵,都是盘龙小学的教师。二零一五年五月,现任当权者为重建被破坏了的中国法制,出台了“有案必理,有诉必应”司法政策,很快中国大陆就有二十多万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首要罪犯江泽民。法轮功学员刘小林与她丈夫参与了诉江,在清算恶魔的历史时刻,发出了他们的正义之声。

随着江泽民的罪行大量曝光,结束迫害的日子即将到来,然而江氏黑帮余孽企图苟延残喘,驱使还能够驱使的人阻挠诉江,迫害诉江公民。四川泸州市国保“六一零”(专门为江泽民实施迫害的犯罪组织)、合江县国保“六一零”,在江氏余孽的驱使下,胁迫合江县教育局、合江九支镇政府、九支中心校及盘龙小学等,参与迫害诉江教师刘小林与夏成贵。

刘小林遭非法判刑的迫害经过简述如下:

一、宣布停课 对诉江教师关闭校门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泸州市合江县教育局副局长带领两名办事员,与合江国保“六一零”(专门为江泽民实施迫害的非法组织)警察、镇政府“六一零”人员,把刘小林与夏成贵通知到镇政府去“了解”诉江的情况,说“只是问一下。”他们先与刘小林对话,刘小林坦坦荡荡的说:我诉江是正确的,没有错;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来人发现,该法轮功学员虽是乡村小学教师,但理智清醒,信仰坚定,智慧从容,决不是靠恐吓高压能达到目的的,于是就走了。

一周以后,即十一月十七号周二,合江县教育局副局长、教育局纪委干部及办事员一行三人来到九支镇,伙同九支镇中心校管全镇小学的大校长,再次找两名教师谈话。他们找到夏成贵,夏成贵就说:我是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的。你们有最高检察院的委托书吗?没有就什么都别谈。教育局头目说,我们是教育局的领导,领导找员工谈话正常。夏成贵说:“我首先是公民,其次是教师。作为教师谈工作可以,但是控告江泽民是公民的权利,属于法律、人权范畴,与工作没有关系。”

当日下午,教育局办事员代表合江教育局向学校宣布:“按《机关工作条例》,两名教师已‘违反政治纪律’。”并责令大校长向两名教师宣布:立即停课,接受立案调查。盘龙小学随即对二位教师关闭校门,不准他们再进入校园。

二、刘小林遭洗脑迫害 夏成贵被逼流离失所

宣布停课的第二天上午,刘小林到校要求上课。中午的时候,合江县国保警察、九支镇派出所警察来到学校,他们找刘小林到学校办公室谈话,随后又拿出传票逼迫刘小林去派出所。在派出所谈了约五个小时,大致内容是要刘小林承认自己依法控告江泽民是诬告行为,必须签字撤诉等。刘小林拒绝签字,坚决抵制他们威逼、恐吓控告人的黑帮式的保江行动,后来九支镇中心校大校长刘兵签了字。刘小林随身携带的手机、平板电脑被非法没收。

刘小林被困在派出所的时候,有五、六名九支镇派出所警察到刘小林家中欲强行绑架夏成贵到派出所去接受非法询问。绑架未遂,夏成贵被迫离家出走。

为进一步迫害诉江教师,合江九支镇由“六一零”操控的综治办在镇政府内专门办起了洗脑班。十一月二十日周五,合江县教育局副局长及两名办事员、九支镇中心校管安全的副校长何江海,及合江县两名国保人员,把刘小林挟持到洗脑班,按上下班时间对其洗脑。副校长何江海在洗脑班大肆污蔑诽谤大法,刘小林为阻止他造孽,就对他说:法轮功是正法。你再这样乱说,我就要用法律来起诉你。

洗脑班安排了五、六个在职教师做“帮教”,他们按“六一零”的意思诋毁大法,阻止诉江,对刘小林轮番游说,说什么控告没有用等等,要刘小林向江魔低头,妥协。刘小林晚上回到家里就写真相信,第二天拿到洗脑班去念给他们听。听罢真相,“帮教”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

刘小林还用神韵节目里的故事给县、市国保“六一零”人员讲真相。如节目《善的力量》,讲的是一位警察在非法追捕法轮功学员时腿脚受伤,非常痛苦,被追的法轮功学员掉过头来帮助他,把他背在背上,还一拳一拳的承受着警察狂怒的击打。但大法弟子心平气和,无怨无恨。因为大法弟子知道,这些参与迫害的警察是因为不明真相,是被恶魔江泽民胁迫的、操控的,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是大法弟子要慈悲对待的众生,挽救的对象。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终于使警察觉醒。法轮功学员带着他炼功,警察的腿奇迹般的好了,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感受到了大法对生命的无量慈悲,激动不已。听刘小林讲真相,一位在洗脑班的“六一零”警察感动了,眼里含着泪水。

刘小林抵制迫害,不再到洗脑班去接受洗脑。一位“六一零”警察便追到了她的家里。刘小林给来到家里的警察讲《善的力量》,他不能静心倾听而恼怒的说:你再说,就把你铐起!不管这些参与迫害的人什么心态,刘小林始终不放弃给他们讲真相的机会。

停课期间,刘小林惦念自己的学生,就去学校看看。刘小林被校长挡在门外,校长说:“得到大校长的通知,不准你跨进校门。”刘小林说,你要把教育局停课的文件、通知,及大校长不准我进校门的指示保留好,否则将来清算的时候,你会成为被清算的对象。

洗脑迫害大约一周以后,刘小林被绑架到了泸州纳溪看守所非法关押。她的家被非法查抄,从家中抢走了一大车东西。刘小林的儿子正在读大学一年级,听说家里出事了,赶回家一看,家中不见父母的身影,昔日温馨的家如被土匪洗劫了一番,一片狼藉。儿子放声大哭,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祖孙老小哭成一团。

儿子被派出所警察通知去“谈话”,刚十八岁的孩子,不知警察对他施加了什么样的恐吓和高压。

三、被非法判刑五年

刘小林在泸州纳溪看守所被关起来之后,警察扬言,说要夏成贵回来,才能把刘小林放出来。起初,人们认为,刘小林只是被当作人质关押,或许很快就出来了。后来听说刘小林被非法批捕了,才明白,江氏及其余孽在作垂死的挣扎,必然要对诉江的人下狠手迫害。刘小林的公婆、父母准备给刘小林聘请律师遭到威胁,警方人员说:“请了律师判得更重。律师都要被抓起来。”

大概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关押了将近一年的刘小林在纳溪看守所内被非法庭审,据说除了她的公婆、父母及儿子参加庭审外,许多关注刘小林案子的人都不知道开庭的时间,庭审的构陷过程更是一无所知。据说庭审中检察官扬言要判刘小林八年,后得知刘小林被诬判五年。刘小林被非法判刑后随即被投进了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中共的监狱,是江氏流氓犯罪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酷刑种种,令世界惊骇。目前所能够了解到,已有三千多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刘小林会遭遇到什么样的摧残和折磨呢?她的亲人们日夜忧心。

四、停止迫害 解救优秀教师回家

刘小林是四川省合江县九支镇人,在家乡已从教二十年。二零一六年八月初七是她四十岁的生日。这天,她在看守所的非法囚禁中度过,没有亲人的祝福,没有朋友的问候。

刘小林善良、聪明、贤惠、大度。初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泸州师范学校。刘小林是独生子女,母亲多次被计生办强行堕胎,罚款,家中人口没有增添一个,家庭经济反而被掏干、掏空。由于父亲多病,家庭经济困难,她从小吃苦,历尽人间辛酸。就读师范期间,为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每逢寒暑假就帮人挑砖,或赶场做小生意等,挣钱读书,补足生活。

一九九七年,刘小林终于等到法轮大法弘传的好日子。她和丈夫高高兴兴同修大法。一九九九年风云突变,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开始了。国家机器的强大高压,派出所的骚扰和学校的施压,使他们痛苦万分,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揭穿后,他们看清了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去掉了对中共的惧怕,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虽然身处红色恐怖的险恶中,刘小林仍然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内心宁静充实,思想境界提高很快,学习、工作业绩斐然。她自学完成了大学专科、本科的学业,通过考试拿到了大学专科、本科文凭;她积极投入教改,授课时总是热情饱满,妙趣横生,想方设法让孩子学的轻松、学的愉快;刘小林曾被评选为泸州市优秀教师,获得了许多奖项。

刘小林热爱孩子,体谅每一个学生。无论学生出现什么问题,她都循循善诱;若孩子们在学习上哪方面落后了,或怎么不开窍了,她都不会生气,更不会训斥,总是笑眯眯地启发、鼓励:“是不是再来一次?”是不是再想一想?”有一次在办公室,有一个学生歪着脑袋问她:“老师,我是不是问什么问题你都不会生气呢?”刘老师微笑着说:“是的。”孩子立刻欢呼雀跃地跑出去了。老师和孩子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家长们对刘老师也非常尊敬。一听孩子说,今天刘老师又给我们上课了,家长们可高兴了。

学校若有困难,刘小林首先为学校考虑,叫她教语文就教语文,叫教数学就教数学。带一年级的孩子很苦,很累,很麻烦,接一年级的班很多人都不情愿。刘小林往往被学校指派教一年级,她总是欣然接受,从不抱怨。孩子们年龄小不会扫地,她就手把手的教;孩子们不会拖地板,拖也拖不干净,她就亲自去拖,额上汗涔涔的,脸上却洋溢着心灵深处的微笑。

刘小林作为教师,不仅注重传授知识,还注重培养学生的品德。她经常给学生讲传统文化,教育学生积极向善,包括孝敬父母,如何善待他人等。刘小林多才多艺,经常和孩子们一起唱歌,游戏,从教二十年,校园里留下了她青春的脚步,热情的歌声,活泼的身影……

刘小林处处为他人着想,处处体现出修炼人的风范,还表现在她尊老敬老。刘小林的婆婆磨豆腐卖,由于腿脚不方便,刘小林每天早上去学校上班前,就给婆婆把豆腐担到离摊点不远的公路上。婆婆病了,她细心照顾,问寒问暖,还常常劝婆婆好好安享晚年,不要卖豆腐了。左邻右舍谁有困难需要帮忙,她总是有求必应。刘小林被非法关押,婆婆心急如焚,听说花六万元钱可以把人赎出来,于是四处借钱,营救媳妇,婆媳真情感动世人。

刘小林修炼“真善忍”,是一个实实在在受人尊敬的好人,也是受到人们爱戴的优秀教师。而这样一个善良的好人,一个德才兼备的人才,一个敢于秉承扬善惩恶的正义之士,却被江泽民黑帮关进了囚笼!善良与正义被践踏,国家的教育资源被破坏,好人遭折磨,受摧残,天理、人道不容啊!

希望还在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泸州市、合江县国保“六一零”人员认清形势,立即停止迫害好人;希望参与迫害了诉江教师的教育局、学校、政府的各级人员,站出来保护人民教师的合法权利,分清善恶,摆脱江泽民黑帮的操控,纠正错误,尽快解救刘小林回家,让夏成贵结束流离失所的漂泊,让他们早日重返讲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