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支持母亲修炼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我母亲自一九九八年有机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十八年了,无论在任何残酷迫害的环境下她从来没动摇,没放弃过,始终坚信师父和大法。即使在狂风恶浪的一九九九年,我们家一直有一个学法小组,直到二零零七年楼里的同修全家被非法判刑,为了安全才被迫转移。

母亲在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非常不好,全身是病,最严重就是心脏病,再加之更年期的到来,本身就非常强势的个性有时会使我和父亲无所适从。那时我们这个家经常是乌云笼罩,妈妈就是这个家的“晴雨表”,高兴了还好,不高兴时叨叨起来好几个小时,摔东西骂人,不是这个不对就是那个不好,我们稍有反驳,她立即会心脏难受起来,时不时的还要到医院抢救……

这一切至今回想起来仿佛就像昨天,可是这十八年来,随着母亲的修炼,一切都随之改变了,妈妈不再乱发脾气,有任何事都是有商有量,遇到我们不对时她会从法上对我们晓之以理,遇到她有问题时她就会按照“真、善、忍”向内找自己。从此生活中大家学会的是彼此更多的关爱、照顾、谅解与容忍,大法的修炼不仅使妈妈的身体好起来了(妈妈十八年来再没吃过一次药,但身体健康)。同时让我们家庭非常幸福,我想这确实是伟大慈悲的李老师与大法赐予我们的佛恩。

在妈妈修炼初期,我个人也是非常支持她修炼法轮大法,可是随着这么多年红色恐怖袭来,作为不修炼的我们确实感到十分恐惧,也经常会为妈妈担惊受怕,可妈妈和大法弟子无所畏惧的言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决心,让我们震撼、佩服。十八年来,母亲堂堂正正的讲真相救人,在李老师的保护下她从来没受到过迫害,邪恶也从来不敢靠近她。她也经常告诉我们只要坚信师父什么奇迹都会产生。随着对大法感悟的加深,我茅塞顿开,不再恐惧,而是坚信大法,同时要求自己也要做个“真、善、忍”的好人。虽然我不是修炼者,可是在工作中、生活中我会时刻记住这三个伟大的神字——真、善、忍,尽最大可能的去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关心他人。同时我和爸爸经常会拿出钱让妈妈去做救人的事情。我们也常常受到大法弟子的赞扬。在工作上我也会时刻铭记李老师的《洪吟》中的<少辩>和<谁是谁非>,这样让我更多的学会了宽容、放下,从中得到了更多的快乐。工资不断上涨,职位不断高升,我想这确实是伟大慈悲的李老师与大法赐予我们的佛恩。

当我们全家为法轮大法稍微做一点点事情,慈悲的师父就会把最美好及化解危难的福份带给我们:我父亲有辆三轮摩托车,一次在路上行驶时突然毫无缘由的侧翻了,整个车棚粉碎;还有一次与急速倒车的大集装箱两车相撞,可是爸爸都毫发无损,没有一点点受伤;我呢,一次差点误了出差的火车和今年新年刚刚结束的海岛旅行突遇海上十级风浪,致使全岛预停船返航的突发事故,但为了按时回来上班,我不断在心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李老师保佑,这些都使我们不断化解危难、平安过关。我想这都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和无量大法带给我们全家的,我们只有感恩、感恩还是感恩!所以每年在师父寿辰、感恩节、重要节日我们都会在妈妈的召集下,准备一个最美的大花篮,庄严的摆上师父的法像跪拜或合十,送上我们最衷心、最美好的祝愿。感恩赐福。我们坚信无论师尊在哪儿都可以听到他的弟子和弟子家属真心的祝愿与感谢。这是伟大慈悲的李老师与大法赐予我们的佛恩。

还有件神奇的事,妈妈的同修在八年前送给了我们一片绿色的叶子,上面盛开着洁白的小花,这正是三千年一现的天界圣花——优昙婆罗花,妈妈把她珍藏在一个上面透明的小铁盒里,两边用金黄色的绸缎固定住。妈妈曾带着花去外地、去郊区、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到处讲真相,救度世人。八年过去了,叶子早已干枯,周围也已粉碎掉了,只有中间仅留的叶子上神花依然怒放。这是多大的佛缘福缘呀。我们都知道她一定是在鼓励我的妈妈这个对大法坚定不移的弟子要不断精進修炼,同时也在鼓励我们这些家属有机会做的更多更好!感谢伟大慈悲的李老师!感谢大法!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