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五年:中共对诉江公民的酷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从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中国大陆已经有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控告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江泽民因为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剥夺和践踏他们的人权,在国际社会被称为“人权恶棍”。

《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公民对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权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诉或检举。

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控告江泽民是依法行使宪法赋予的诉讼权利,可是中共各级政法委、610人员,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指使各地公检法司人员,特别是指使警察对参与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及亲属进行恶意的报复性骚扰,甚至采取刑讯逼供、毒打、酷刑、虐杀等迫害手段。

本文仅曝光明慧网发表的中共恶人对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

孙秀菊十一天被山东德州拘留所迫害致死

孙秀菊是山东武城县滕庄村人,因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在家中被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二天。

十一月三日,孙秀菊临释放的前一天中午,她被叫去,警察逼迫她签字,期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晚上七、八点左右,孙秀菊突然出现脑血栓的症状,不省人事。据目击者说,当时她身体往后仰,牙关紧咬,把舌头都咬出了血,生命危急。十一月四日上午八点,孙秀菊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孙秀菊生前照片
孙秀菊生前照片

拘留所方面极力推脱责任,逼迫目击者做和拘留所无关的证明,还逼迫家属在正常死亡的裁决书上签字。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上午九点,武城县警察电话通知孙秀菊的儿子说,下午两点半要将孙的遗体火化。中午,家属匆匆赶到德州市医院太平间,发现遗体已被武城县看守所所长李东生、治安管理大队教导员王翠梅、警察姜志福等抢走。

孙秀菊的儿子随即与姜志福联系。姜说,遗体已在火葬场,你不来的话就火化了。三名家属一到火葬场,就被几十名警察包围。武警拿着枪,身着防弹背心,现场有五辆车都坐满了警察。

警察层层围住孙秀菊的儿子,一边录像,一边逼他签字。这位二十一岁的青年刚开始不签,警察就围住他不散,他无奈之下签了字。随即,几十名警察带着家属做了遗体告别后强行火化。亲友见状拍下照片,被很多武警围住,强行删除了照片。

孙秀菊的遗体被强行火化后,骨灰都没有给家属,而是被警察带走。孙秀菊的儿子看到健壮的母亲如今阴阳两隔,泣不成声,精神几近崩溃。

丈夫被惊吓离世 妻子遭酷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报道了,北京市法轮功学员张淑芬因诉江,家中被警察非法抄家,丈夫在被骚扰的第二天突然死亡,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张淑芬遭受了野蛮灌食、拴狗链子、强行穿号衣,坐铁椅子等各种酷刑的迫害。张淑芬与丈夫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以下是张淑芬简述的被迫害的事实。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四点左右,我家突然停电。当时我感觉很奇怪,停电了电表还在一闪一闪的,还在走字,我担心电线有什么问题,搬个凳子准备出去。刚开门,眼前站着两个警察。这下全明白了,我家停电全是警察制造停电假相,诱骗我开门绑架我。

他们闯进屋内,我说:“你是王鹏吗?”他说:“是我,我就是。”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炼法轮功没有错,诉江没有错”,他不听,并说:“我不怕遭恶报。”王鹏要绑架我。我说:“我没有犯法,控告江泽民没有错,符合宪法。你们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违反国家宪法私闯民宅非法抢劫。”他不听。九月一日凌晨三点半我被强行送进东城区看守所2—2—4所。

九月八日警察对我实行更野蛮的人格侮辱的酷刑:“拴狗链子”。用手铐把双手铐在一条腿后面,整个人伸不直,只能蜷缩着,睡觉不能翻身。我上厕所时像狗一样走,没法上厕所。就这样我开始绝食。

九月十日开始,警察给我强行野蛮灌食。两个人用铐子铐我,压腿,双手还被死死铐着。一个男子凶狠的按住我的脑门,我全身动不了,他们强行把塑料管插入我的鼻孔,然后把食物从鼻孔里的塑料管灌进食道。真是痛苦万分。张淑芬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回家。

重庆警察、街道办施暴力逼迫七旬老太按手印

重庆市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孝群老太太,家住九龙坡区谢家湾。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有五人在赵孝群家楼下蹲坑拦住她,从她身上搜出钥匙非法打开她家门,强行将她带回家中。在她的家里,这些人采用非法的、暴力手段逼迫赵孝群在他们事先写好的文稿上盖手印,文稿上大概写着控告江泽民是错误的,以后不再控告江泽民等内容,然后扬长而去。

赵孝群,建设厂退休职工,因为今年依法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近七次遭当地派出所、街道办、居委会人员骚扰,不法人员采用恐吓、暴力等手段逼迫她签字不准诉江。

以下是赵孝群被强迫按手印造成的身体伤害:

图1:左手臂皮肤被擦伤
图1:左手臂皮肤被擦伤

图2:右手被强行按印泥并被掐成瘀伤
图2:右手被强行按印泥并被掐成瘀伤

图3:右手被强行按印泥并被掐成瘀伤
图3:右手被强行按印泥并被掐成瘀伤

这次逼迫赵孝群按手印的人员是:重庆市谢家湾派出所警察吴永良、皮某,重庆市谢家湾街道办韩月红(女)、杨某、重庆市谢家湾文化二村居委会罗西(女)等。

在之前几次骚扰中,这些人最先打电话给她外孙女,造成外孙女和女儿与赵孝群关于控告江泽民的事而家庭不和,随后谢家湾的警察、谢家湾街道办和谢家湾文化二村的“六一零”人员上门采用侮辱、威胁、恐吓、照相的手段逼迫她签字承认控告江泽民是错误的,如:侮辱赵孝群是犯人;撒谎说政府高层已撤销“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决定;威胁若赵孝群不签字承认控告江泽民是错误的,就要扣她的养老退休金、恐吓要送她到洗脑班或对她要判刑等;当赵孝群依法拒绝他们进门骚扰时,他们还多次强行踢门,造成她家的门也被踢烂了。

黑龙江尚志市苇河林业局刘华国被绑架、毒打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多钟,黑龙江省尚志市苇河林业局公安局610冯立、徐振峰、曹某,三人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刘尚坤的家,他们没有穿警服,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强行绑架正在帮忙装修的刘华国,说是为了一封信。

中共警察抓住刘华国的衣领并大打出手,强行拖走,拖到门口。刘华国抓住六楼的铁栏杆,不配合,遭冯立多次在其脑部殴打、脚踹、掐脖子。刘尚坤上去制止,冯立转身打刘尚坤,并扇嘴巴子,拽头发、掰胳膊和手指,徐振峰上去也厮打刘尚坤。刘尚坤说刘华国是我的雇工,他出了事当然和我有关系,我不允许你们抓人。

冯立抓住刘尚坤就打,并把刘尚坤按在地下,用拳头暴打头部,狂扇嘴巴并用脚踹,还声称要把刘尚坤抓走。

当天下午两点左右,刘尚坤带着刘华国的棉鞋和吃的包子来到苇河林业局公安局。

刘华国被强制坐在铁椅上,光着脚戴着脚铐,脚底下是铁板,没有活动量,胸前有一个铁板和两个柱子,是戴手铐用的。刘尚坤看这情景,要求把脚铐打开,穿鞋,并要求让刘华国回家,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你们这样做对你们不好。徐振峰不允许刘尚坤说话,让刘尚坤赶紧出去,并警告刘尚坤再不走也一起铐起来。冯立使用暴力拽、拉、打骂、用脚踹刘尚坤的肚子和腿,把刘尚坤推出门外!

十六年来,冯立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其绑架,遭非法劳教、判刑迫害。

诉江妇女被河北怀安县国保大队长暴打遍体鳞伤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河北省怀安县法轮功学员王树芳、李树芳、李秀林在当地柴沟堡镇通过EMS邮政快递,向最高检、最高法邮寄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信。当地公安国保大队和邮局串通一气,违法扣留她们的控告信。八月六日早九点左右,她们三人去公安局应约去和他们交谈,万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些国保警察预谋好的一场残酷迫害。

九点左右,王树芳、李树芳、李秀林三人被警察直接带到地下室,三人被隔离开分别非法审讯。

王树芳堂堂正正地向他们说此次来的目的:希望来了解诉江控告信被扣留在公安局的原因。国保大队长王小斌、公安局副局长陈善龙不容分说,直接就是扇王树芳的耳光。四个警察强行让王树芳坐在“老虎凳”上,戴上手铐,王小斌恶狠狠地打了她两个耳光,王树芳马上脸就肿起来了,嘴角流血。他们还把她的胳膊反扭到背后,王小斌还当着她的面把控告信撕了个粉碎。

李秀林的家人打来电话,她刚要接,就被警号是072294的警察朝胸口猛击两拳。李秀林被打的心脏病发作,全身发抖抽搐。李秀林提出要上厕所,他们不给开门,李秀林尿在地上,警察邪恶的将拖布上的尿往李秀林头上淋。四个警察将她强行坐到老虎凳上非法审讯。她不配合,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刚一松手,李秀林就突然倒在地上。他们却还接着迫害她,还说“你踩你师父的像,写个保证回家吧。”李秀林坚决不写。警号是072294的警察还说:“就是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我才从临时工成为现在的正式工。”

李树芳被非法审讯,被王小斌打了两个耳光,顿时感到眼冒金星,耳鸣,几分钟后才回过神来,被警号是072294的警察和另一戴眼镜的警察强行推坐到老虎凳上,戴上手铐,一人摁一手摁了手印,采了血样。

下午三点多,三人被劫持到张家口市拘留所。在给王树芳量血压时,她突然从椅子上倒在地上,王小斌过来凶狠的踢她的腿,用上衣捂她的嘴。后又将她一人拽一条腿,头在地上拖着,两名警察就这样把她拖拽出院外边,继续踢打,又往头上浇了两次水,又量血压,又用鞋捂嘴,用蒿草往鼻孔穿,弄来只蝎子,给她放在肚脐上,李树芳上去阻止,他们还叫嚣“要再有,就放她裤裆里。”

王树芳被打的遍体鳞伤,左腿瘀青,腰部、臀部被拖得伤痕累累,左耳朵往外流血。当晚十点多被丈夫接回家。

李秀林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身体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的状态,第六天回家。李树芳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回家。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文君诉江被殴打、电棍电击

吉林市王文君,女,六十多岁,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在家中,被闯进的十多名便衣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家中翻的一片狼藉,抢走大法书二十多本、两部手机、废手机四部、二部手提电脑、一个台式电脑。

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的家
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的家

在临江派出所,警察逼问王文君老人起诉江泽民的事,问是从哪里得知的起诉江泽民的消息等?到了晚上,有六人穿黑色和蓝色便衣,他们自称:我就是你们所说的恶警,现在就把你拉到基地(实施酷刑的地方),基地有辣椒水,还有老虎凳,他们让王文君看血淋淋的人体器官图,还有人躺着开膛破肚的照片,他们说:“你这么老了,也不要你的器官了,只能用你的眼角膜。”

第二天早上,让王文君签字承认犯罪,王文君拒绝签字,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非法关押八天后又劫持到临江派出所,被殴打、电棍电击,后送吉林市看守所关押至今。

王文君的家人聘请了维权律师,当律师与家属去临江派出所了解案件时,派出所办案人徐彦持手枪站在面前,用枪比划,态度恶劣。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多,吉林市船营法院对王文君非法开庭。庭上只有三名家属旁听,其余都是警察,大约有二十多人。王文君老人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

拿手枪的警察徐彦
拿手枪的警察徐彦

大学生李宗泽被禁食殴打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山东省德州市法轮功学员二十二岁的大学生李宗泽因诉江被绑架到拘留所,在拘留所中,狱警纵容犯人殴打李宗泽,并在亲眼看着李宗泽被打后,对其说:“他们打你,我在监控里可看不见。在拘留所第一天,李宗泽的裤子被浇三大杯水,眼镜被打断,胳膊被打青紫一片。因为拒绝穿号服,狱警共有九顿饭没有让李宗泽吃。

李宗泽在拘留所被打青的胳膊
李宗泽在拘留所被打青的胳膊

山东龙口市南山集团保卫处严刑拷打,电击诉江民众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二十四日,山东龙口市南山集团保卫处处长隋信英按照“六一零”下发的诉江名单,指使手下绑架宋洪田、陈桂花、陈桂芳、傅敏、王文好、王翠凤、韩丽华、丁淑玲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毒打、刑讯逼供、酷刑迫害,逼他们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敲诈勒索巨额钱财,并逼迫家属签字、按手印,威胁说再炼法轮功,全家上下全部赶出南山集团。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脸被打变形。

南山集团保卫处有一种酷刑,叫“烤全羊”,受刑者被戴上手铐吊在空中,象烤羊似的,从脚底将绳子掏出,吊在一个木柱子上,悠荡起来,这种刑罚恶警自说一般人都受不了。还有一种酷刑是“打秋千”,两腿绑在一块,两手脖后绑着,弄铁棒从前大腿抬起吊着,头朝下,前后推动着,再用电棒电击。龙口市法轮功学员战淑红被“六一零”人员绑架非法拘禁在南山地下室时,曾遭受过这样的酷刑。

南山集团靠圈地、兼并村落起家,依仗江泽民的势力在龙口无法无天,其不光彩的发家史使它与百姓为敌,处处防民,在南山集团内大搞特务勾当,迫害百姓从不手软,百姓大都敢怒不敢言。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及其儿子宋建波,二十年来一直仇视法轮功。

黑龙江省依兰县李友、于连河被绑架殴打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李友、于连河,分别非法拘留十天、十五天。两位法轮功学员均遭到警察殴打。

九月一日早晨六点多钟,李友刚起床,达连河镇派出所四名警察闯进李友家将绑架。一警察说:我就是张老大。到了派出所,其中一警察问李友:你是不是起诉江泽民了?李友说:是。警察说:你扰乱社会治安,给两高找麻烦。李友说:江泽民迫害我们,当然要起诉他。

然后警察拿出一张表,让李友签字,李友签了不同意。警察把李友送到拘留所。一进拘留所,所长孙成林左右开弓扇了李友好几个嘴巴子,完后把脑袋往墙上撞,连续撞了好多下,然后掐脖子锁喉,掐了三次。掐的李友上不来气(直到现在嗓子咽东西还疼),又把李友拖到外屋拳打脚踢,打倒在地,用脚使劲踹脑袋,脸被踹的青一块紫一块,眼睛充血。把李友拽到铁椅子上坐到黑天。拘留十天才放回。

九月一日上午八点多钟,达连河镇派出所大约十多个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于连河住处。他们闯进屋里,直奔大法师父法像去,于连河前去阻挡说:不许动!然后围上来一帮警察对于连河拳打脚踢,一直把于连河拽上车非法拘留,到拘留所,所长孙成林让于连河穿号服,于连河说:我不是犯人,我不穿。就把号服扔一边,孙成林一个腿绊就把于连河绊倒,头磕在地上咣啷一声,然后孙成林用脚一个劲的踹于连河的头,于连河连声喊法轮大法好,直到孙成林踹累了才罢休,于连河头部被踹出了大口子,鲜血直流,满脸前身都是血。

一会儿来了个狱医,背着药箱子走过来,于连河说:不用包扎,我要让别人看看你们把好人打成这个样。然后警察把于连河关进号里。

过了两天,又是孙成林的班,他在搜号时,罚于连河坐铁椅子,逼他穿号服,于连河始终没穿,坐了一天一夜铁椅子。警察还把于连河当成严管对象,不许放风,六七天后,又罚于连河坐一天铁椅子。十五天后才放回。

本文曝光的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罪恶的冰山一角,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下场是可悲的,周永康、薄熙来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被判无期;李东生、王立军迫害法轮功被判刑十五年;徐才厚迫害法轮功未判先死。苏荣迫害法轮功被囚狱中。中共恶党、江泽民保不了他们的命,中共、江泽民只能把你们拖入地狱。迫害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是逆天意而行,必遭天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0/二零一五年-中共对诉江公民的酷刑迫害-3236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