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被淹死,必定有前因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一日】有些人被淹死得极其离奇,可是看一看他生前作的恶,人们就明白了:这是在遭恶报啊!

水缸淹死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邹桂英、于文权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遭绑架。孤山镇蔬菜队会计张某,总是戴个眼镜,大家都喊他“张瞎子”。这张瞎子配合孤山公安分局警察到两位法轮功学员家里抄家。并欺骗邹桂英的女儿和于文权的妻子说:“上北京去的要罚款一千五百元,交了钱就放人,不交钱就拘留。”两名家属信以为真,每人交了一千五百元。张瞎子与警察将三千元钱骗到手之后,将邹桂英和于文权送进东港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将两人转押东港看守所关押。于文权还被非法劳教。张瞎子还抢走邹桂英的身份证,扣押了整整十一年,直到他自己下岗才归还。到后来张瞎子真的瞎了,眼睛啥也看不见了。二零一一年春天,张瞎子投入自家水缸,被水呛死了。

大家知道,瞎子就是因为看不见,所以对自家的东西都记得非常准。那水缸在那他能不知道吗?再说了,一个大活人,就是不小心栽到水缸中,也不至于被淹死啊!可他就是淹死在自家的水缸中。明白真相的人都说,他这是作恶遭报应了。

瞎子被淹死,似乎还能说得过去。可要是明眼人被淹死在自家小号浴盆里呢,你说离奇不离奇?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610头目张玉霞,想借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多次和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抄家。她还参与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被罚蹲、谩骂、剥夺睡眠。

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张玉霞竟然栽倒在自己家中的小三号水缸里被淹死,而水缸里只有一尺多深的水。淹死后家里三个人往外拽她,但就是拽不出来。那么浅的水怎么可能淹死人呢?其实什么也不是,那是作了恶后,兑现的时候到了,就是用这种形式让她死亡。这也算是给世人一个警醒吧。

鱼钓人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汪竞业,在鸭嘴岩乡新湾溪浅水区钓鱼。鱼竿被鱼拖走几米后,停在那不动了,只见浮标上下起伏,好象故意招诱汪竞业去捞扯鱼竿似的。同伴见状甚感诡异,就劝汪竞业不要鱼竿算了。汪竞业眼看到手的鱼儿要逃走,心有不舍,同时还心痛自己的鱼竿,就执意要去。鱼竿也捞到了,按理说这回算是钓到了个大鱼。可是在往回走的时候,他却一下栽倒在水里,反被鱼“钓”到溪里溺亡,年仅四十九岁。汪竞业当时被人抬到岸上时已经不行了,动了动无神的眼睛,等不到急救车来就一命呜呼了。同去的朋友连连叹道:怪事了!?

表面看,这确实是个怪事。可是看看汪竞业走过的路,那也就不奇怪了。汪竞业追随江氏流氓犯罪集团,违背作为一名法官及审判长必守的职责,抛弃良知道德,不仅不伸张正义,反而枉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达十七人以上。其中,潘建军被诬判七年冤狱,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三日在株洲市攸县网岭监狱被迫害致死,家人连他的骨灰都没有拿到。其母因爱子狱中冤死悲愤抑郁而死。父亲受打击,脑溢血瘫痪在床,凄惨至极。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在他非法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陈开玉时,法轮功学员劝告他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是要遭恶报的,他却说:我不信有恶报,要跟共产党奋斗到底。三个月后,汪竞业就在水中奋斗到底了。

还有一起因逮鱼而莫名死亡的恶报案例,我们再来看一看。

湖南省怀化市洪江市国土局邪党书记陶秀平,在二零零八年八月中旬,与本地老百姓去打捞被放药毒死的鱼。往回走时,陶秀平走在最后,不时的向溪边张望。这时他发现一条三斤多的鲤鱼,半死不活的在水边游着,陶秀平就赶紧跑回溪里去打捞。看见的老百姓也不与他去争抢,都只看一眼,就都头也不回的走了。陶秀平去打捞那条鲤鱼,却一去不复返,再也没回来。几天后,人们找到的是陶秀平发臭的死尸。

陶秀平于二零零一年在塘湾镇任邪党书记时,曾越级诬蔑法轮功学员,致使洪江市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二人被非法劳教;一人被强行堕胎后,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另外二人被高额勒索钱财后放回家。

陶秀平是怎么被淹死的?这就任凭人们去想象了。人们想不明白的是一条三斤多的半死不活的鱼,怎么会把一个一百多斤的人弄死?其实,那哪是鱼要弄死他?是他自己作恶作到那份上了,遭到恶报而已。

水中被击毙

有一年的五月一日,黄冈浠水县丁斯档镇派出所警察张卫兵,到该镇鱼塘钓鱼。中午酒后跌入水中。怎么那么巧,背部正好被水中木桩撞破了。被救起后痛得他大哭大叫,送丁斯档医院抢救,当天又转入浠水县人民医院,两天后因脾脏大出血死亡。

几年来,张卫兵一直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曾两次半夜十二点破门闯入该镇姚家岭村法轮功学员马松林家,非法抓人、抄家、抢劫,毫无顾忌。这样看来,张卫兵的死亡真是有原因的啊!

张卫兵被撞致死的巧合还比不上下面这一位呢。

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一艘游船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航行。作为船客的《河南日报》报业集团董事长、社长杨永德就在这艘游船上。忽然,杨永德的手机铃声响起。因嫌船舱内嘈杂,他走出船舱,站在船舷边接电话。当时风微浪低,天气尚好。不料,转瞬之间,天上飘来一团云雾,云雾迅速笼罩了周围的海面,能见度顿时变的极低。而游船还在航行,杨永德的通话还在继续。就在此时,忽听“咚”的一声巨响,游船与一艘运煤船相撞。船身猛的一颠,将杨抛向大海。杨在冰冷的海水里拼命挣扎。游船紧急抛锚停航,沉重的铁锚恰巧击中杨永德的头部,结束了他六十四岁的生命。

细观杨永德的死亡过程,确实有必然的因素在其中。从接电话走出船舱,到云雾笼罩海面,到碰船,到他被抛向海中,再到铁锚击中,这些环节如此的紧凑与合理,可是这些合理又是如此的让人不可思议。他接电话要说是在情理之中的话,那突然袭来的云雾呢?海上碰船的几率不是非常低吗?全世界的航海历史上,谁听说过铁锚砸死乘船人的事?为什么单单他一个人被抛到海中?

如此离奇的死亡与他生前的恶行分不开。杨永德在其掌控的多家报纸上,大量刊载辱骂法轮大法的文章,散布谎言,毒害民众。杨永德还指使下属,配合郑州市“610”及公安恶徒,残酷迫害本单位大法弟子和三普,无理撤销了他的副处级待遇,将他劫持到劳教所摧残折磨,劳教期满后不让回家,直接劫持到晚晴山庄洗脑班。和三普曾先后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这其间,海内外大法弟子反复给他打电话劝善,遗憾的是,杨永德始终执迷不悟,放弃了神佛的慈悲救度,一步步走向绝境。

不管你是谁,作了恶,早晚要还的,这是宇宙的规律,谁能不受善恶各有所报的规律约束呢?这样的离奇恶报就是为了警示世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