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蝉蜕壳,蛹化蝶,蜕变的过程是痛苦的,蜕变的结果是欣喜的——从艰难的爬行到自由的飞翔,那是生存方式的升华。

修炼也要蜕壳,当然这个人的壳最最主要的是放下人心执着以至于人的思维方式。在目前修炼的阶段,自己感觉真的是要彻底的放下人所有的东西——走出人,才能达到修炼的目地——圆满。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修炼的深入,很多东西是看淡了,可是有些非常顽固的执着也暴露了出来,反复的去,又反复的出现,真的是让自己痛苦不堪。

我发现对于人的执着、欲望你只要有一点点的不想割舍,只要你的空间场中还留有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缝隙,都会在某个时候被放大以至于关过不去。

也就是说,这个执着心哪怕你只有原来的亿分之一,但是还是可以被放大到一,除非真的没有,就是零,那么这才是真正的放下了,才会不被其迷惑、带动,因为零怎么放大还是零。

所以对于想真正修炼的人来说,对于所有的人的执着,那就是必须彻底的放下,虽然行为上暂时没有完全达到,但是必须有这样的决心和认识。想修炼成功,就是要勇猛精進,就是要彻底的放下人所有的一切,包括人的思维方式。

很多时候自己过关时拖泥带水都是因为自己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内心深处多多少少还是有所保留,保留什么?就是想在修炼的同时保留自己的某个喜好、自己的某种欲望,虽然思想上不是这么明确,但是自己仔细的深挖,确实内心深处隐藏的是这样的想法。当自己真正发现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时(当然这个想法不是真正的自己),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好比是叶公好龙,言行中都表现着对龙的喜好,但是当真正的龙来的时候却不敢面对——吓的躲起来了。作为自己来说得法了,都以修炼人甚至于大法弟子自居,但是当大法修炼真的要你达到修炼人的标准的时候,自己却退却了——不想舍弃人的东西。

如果谁要说自己不是修炼人,或者说自己不想修炼,自己会非常激动的和对方理论的,但是实际的修炼中要放下人的执着的时候自己却有所保留,不想放下人的东西那是什么修炼人呢?事实上自己的行为不是一个修炼人的行为。

修炼是严肃的,差一点都不行,但是自己的侥幸心理害了自己,以为保留一点点人的东西没有什么关系,所以用人心来对待修炼,以曾经吃过很多苦认为就是修炼了,以自己做过很多事就是修炼了,那是因为自己不懂什么是真正的修炼,不知道修炼的严肃性。

写到此,我想起来一个故事,说有位父亲想问三个儿子的志向,老大说想发财——腰缠十万贯,老二说想成仙——骑鹤下扬州,老三说自己想二者兼顾——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那就是不想放下人中的好处,同时也想成仙得道。我想自己以前的认识就是这个贪婪的老三吧。

写作过程中自己看到了自己的贪婪和可笑,更加明白了修炼的严肃和神圣,更加明确了想修炼就要彻底的放下人的东西,才能褪去人的表面的这层壳,才可能走向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