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被绑架、遭酷刑 老母惊吓而亡

河北省沽源县农民米洪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沽源县九连城镇壕欠村农民米洪,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在江泽民发动的迫害运动中,屡遭绑架、关押,他遭到的酷刑包括:铁棒抽打、电棍塞嘴、开水烫……他的老母亲因目睹儿子被警察绑架、殴打,惊吓得一病不起,悲惨去世。

现年四十七岁的米洪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将元凶江泽民告上最高检察院,要求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米洪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患过风湿性腰疼、神经性偏头痛。头疼症每年都发作一两次,疼起来满炕打滚;严重时不能干活,连翻身都困难;吃药、拔火罐、过电针都无效。我对社会、家庭、人生产生了悲观、失望的情绪,从而对人、对社会生出冷漠和报复的心理;加之我脾气暴躁,一喝酒就骂大街,村里人没人敢惹我。我一步步走向堕落和毁灭,痛苦的不能自拔。

一九九九年六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全身病症全部消失,至今都没再犯过。十六年我学法炼功,没得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粒药。通过修炼大法,我的思想境界升华了,我从师父的讲法中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明白了生命来在世间的目的是什么,我按照师父要求的“真、善、忍”标准做人,道德标准提高了,坏脾气改好了,一些不良习性再也没有出现过,村里人也觉得我的变化太大了。是师父和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体魄和重新做人的机会,是我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善良的好人。师父和大法的救度之恩,我永远铭记在心。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每到所谓敏感日,我都被骚扰、监视或绑架、关押:

二零零二年邪党开十六大期间,我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邪党开十七大期间,我白天被绑架到村委会,晚上被送回家由村支书监控。
二零一二年邪党开十八大期间,镇里又派纪检书记住进我村,看管我十多天。
二零零把八年奥运期间,镇长、副镇长、纪检书记等住进我村,他们分成七组,每组三人,每组五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监视我,一直到奥运结束,限制我人身自由四十五天。

十六年来,这样的迫害数不胜数。以下是我在二零零二年邪期间遭绑架、酷刑折磨的事实: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夜晚,天还下着雨,我放牛回家,刚脱去雨衣,雨鞋还没来得及脱,就听院子里有人叫喊,我开门一看,是派出所副所长马黎民带着镇司法人员。我赶紧关住家门,他们砸坏了门,闯了进来,开始抄家,抢走了彩电、VCD、户口簿、身份证和大法真相资料。

酷刑示意图:苏秦背剑:把人的双手臂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住,恶警抓住铁链踩住法轮功学员后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极。
酷刑示意图:戴背铐:把人的双手臂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住,恶警抓住铁链踩住法轮功学员后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极。

然后他们强行给我戴手铐,我不配合,他们就在我七十多岁老母亲面前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摁在地上给我戴上背铐,然后用电棍电,连打带电。他们把我拉出院子,推上车,我喊:土匪绑架人了!他们怕我喊,对我的头脸猛打,又给我套上黑头套。他们一度还想要拉走我家里的牛。

车开到半路,他们又把我从车上拉下来,说是要活埋我。他们把我推倒在地,用脚将我踢来踢去,在地上滚来滚去,我的衣服已湿透。折腾好一会儿,又把我弄上车拉到镇派出所。

在派出所,所长郭振业毒打我,问我资料谁给的,跟谁联系,我不配合,他们恼羞成怒,对我又一轮毒打,扇耳光、拳打脚踢、用铁棒没头没脸猛抽,把电棍插入我嘴里电,乡干部李晨日还用开水烫我……他们还逼我靠墙罚站,站不直就打,一边打一边恶毒地辱骂我和我师父。郭振业边打边大声喊叫:“上边有指示,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酷刑演示:用开水烫
酷刑演示:用开水烫

打到半夜两点多,他们打累了,郭振业说:“这小子骨头太硬,算了,明天再说!”他们把我背铐吊在椅子上,不能站,不能坐,留一人看着我。到了半夜约四、五点钟,手铐铐进肉里,钻心地疼,我发出痛苦的呻吟,看我的警察说我吵他睡觉,过来用铁棒猛打我的胸部和腹部,边打边喊:老子扒了你的皮!我被他们打得整个人已经脱相,头、脸和眼睛肿得不像样了,眼睛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了,手和胳膊肿得失去感觉, 衣服被血染红粘在身上……第二天,他们怕人看见地上的血迹,用清水洗净。

他们一看问不出什么,就给县公安局打电话,国保大队长孟宪贵来了,把我拉到县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里,我和死刑犯关在一起,警察张某叫犯人整我,犯人老赵说:“这人我整不了,你们把他整成这样他都不怕。”

在看守所,我眼睛看不见,走路都得扶着墙。进看守所十九天后,家人给送来衣服,我换衣服时犯人看见我全身是黑紫色,有的已破裂。犯人给我洗衣服,衣服把水染成了红色。犯人们对看守所的警察说:你们共产党太没人性了,把人整成这样!在看守所关押五十天后,我的手和胳膊才慢慢有了知觉,眼睛稍微有一点亮,手铐铐的血痕才有点好转。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我被非法审问两次,为抗议非法关押,我绝食、绝水六天,遭看守所警察野蛮灌食迫害。我被非法关押了七十一天,当时我母亲病得厉害想见我最后一面,家里只好托人请吃饭、送礼,最后还被迫交了六百元,才我放回家。

七十多岁老母亲一直与我相依为命,她亲眼目睹我被毒打、带走的过程,精神上受到极大的刺激;加之我被关押几个月,冬天里她一个人孤独地生活,整天以泪洗面,一病不起。我回家后,母亲因医治无效,悲惨离世。

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所有参与迫害我的政府部门和个人都是在江泽民的策划、命令、指示和教唆下干的,所以他们也是不明真相的受害者。江泽民才是造成无数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的罪魁祸首,所以我要起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