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怕心 重返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

一、跌倒与彷徨

二零零九年,我地三十多名同修先后被绑架,其中包括我在内。顿时,恐怖笼罩着我。我居住在一个山区的小镇。我们这里的大法弟子普遍都得法晚,大法弟子人数也少。这次迫害涉及本地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有俩位同修被迫害离世,给我很大打击,当时我很迷茫,没有看到大法的威力,这种不好的思想让我的正信和正念有了动摇,表面上人的坚强,是经不住考验的。

到了监狱,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就违心的接受了邪恶的“转化”,给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耻辱。因我以前被迫害曾邪悟过,内心深处知道大法好,没有真的放弃,但自从被“转化”后,头脑中的法逐渐的都被抹去了,什么法也想不起来了。

二零一三年回家后,同修们不断的来看我,我内心里全部都是怕,我躲避同修,同时身体也出现了像常人一样的反应,象患上多发性子宫癌的症状。家人害怕,强制带我去医院治疗,我知道是自己放弃大法而招来的旧势力的迫害。只要自己精進,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那时,来自家庭内外各种的干扰也非常大。法也学不進去,头象被罩扣住一样,感觉看书和没看一样,什么也记不住。同修见我这种状态,都很着急,轮流不断的找我切磋。我有怕被迫害的心,不想接触同修,同修找不到我的心结,我也说不清自己怎么回事,邪悟的东西也时常干扰着我,回家近一年时间,就在这种迷茫、痛苦的煎熬中度过。

二、师父慈悲救家人

二零一四年底,我父亲去世。在父亲病重期间,他就对我小弟说过:“等我死了,就把你带走,”当时我弟和弟媳妇就吓哭了,为此事还专门找巫医破解过。我父亲去世后,停在殡仪馆里,我和弟弟妹妹几个人守灵。

没过多久,大家正在说话,我弟弟突然对我妹妹说:“姐,我上不来气,”这句话刚落,下句话就说不出来了,憋得眼睛很大,人就直挺挺的向后倒去。我妹妹就在我弟弟身边,赶紧就掐他的人中穴位,屋里的几个人慌乱成一团,不知如何是好。

当时,正是凌晨四点多钟,天黑黑的,找医生也来不及了,人已经不行了。我头脑一片空白,不由自主地大声喊:“师父啊,快救救我弟弟吧!”连喊了两遍,我弟弟的气就缓过来了,好了,我心里一阵难过,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还得是恩师啊!

后来,我弟弟在我不在的时候,又一次没气了,我妹妹也修炼,我妹妹见我第一次喊师父,她也急忙喊师父救命,我弟弟就又一次被救过来了。随着吊唁的人越来越多,我就和妹妹商量,来人你就去接待,我就发正念,我去接待时,你就发正念,求师父帮助,一定要平安的把父亲送走。

第二天,我弟弟突然眼睛疼得全身发抖,双眼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地医院不留,必须转院,得赶紧去省城的医院,晚了就有失明的危险。就在这时,远在外地的大姐打来电话了,告诉我她刚刚看到的一幕,我大姐也是个修炼人,因为远在外地,路程太远,赶不回来。我们开始并没有告诉她我父亲去世的消息,可她自己有感应,就知道了。

大姐对父亲的亲情很重,就一直痛哭不止,她正在沙发上痛哭流泪时,眼前出现一幕,开始看见我父亲,后来又有点不像我父亲,很高兴的样子,还连蹦带跳的,好象是回去交差的样子,说:“这些年,我把他们家折腾得够呛(意思是没让我们有好日子过,因我父亲一生好赌,母亲和他遭了一辈子罪,一家人都为他操心)该要的都要回来了,就是这个人(指小弟)没带回来,因为他们一家竟都是修炼人,而且还有人保护,所以人没带回来。”

大姐看得很清楚,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当时一滴眼泪也没有了,心想:师父看我太迷了,才让我看到了真实的一幕。大姐问我是怎么回事,怎么还要带个人回去呢?我就告诉了昨天弟弟两次没气,都是师父救过来的,现在眼睛又失明,去了省城医院。大姐听后说:“你们料理后事吧,我正在发正念。”大姐发正念一天一宿,直到父亲出殡,我们都平安回家;她才把腿拿下来,停止了发正念。

中间还发生了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我丈夫不修炼,开车刚到医院的路边停下,手按住车门把手,正要推门下车,不知道从哪儿急驰过来一辆轿车,一下子把我丈夫从司机的座位撞到了副驾驶座位上,等我丈夫明白过来,爬下车出来一看,吓得一身冷汗,全身都软了,原来车门已经完全变形,报废,如果再晚十秒钟,他只要推开车门,脑袋往外一伸,腿往下一迈,这两样就全都没了,是我们慈悲的师父救了他一命。

写到此时,我已是泪流满面。我虽然是在迫害中,在压力下,可我毕竟放弃了大法,背叛了师父,然而师父依然没有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依旧保护着我的家人,我纵然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恩师的佛恩浩荡。

从那一时刻起,我心里就和师父说,无论怎样,今生,弟子一定要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三、重新爬起

这件事过后,我就开始了艰难的学法,困魔的干扰,迷糊的眼睛睁着,脑袋却什么也不知道了,头被紧紧的扣住,什么也進不去。我拿出一百二十分的毅力,一边走一边大声的读,不论白天、黑夜,就是坚持。

发正念溜号,闭上眼睛,就说什么也不知道了,我就瞪着眼睛,一边走一边集中念力,背发正念口诀,清除一切干扰我不能学法、不能发正念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无论什么生命都不配干扰我从新修炼。不分白天黑夜的正邪大战,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干扰逐渐的弱了。

有一天,以前曾经引导我得法的同修来我家看我,自从我回家来快一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和我在法理上切磋,我毫无保留的说出了自己这些年被迫害的经过,同修的离世,给我造成的困惑和自己现在害怕被迫害的心很重,修的很苦很累。同修说:“我正想和你切磋这事,这么多年你被迫害的原因,你找到了吗?”我大脑一片迷茫,什么也不知道。同修见我这样,就耐心的说:不是修炼就会被迫害,你还是把自己当成人了,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警察背后不是被邪灵、烂鬼操控,他才敢迫害吗?我们发正念,把警察背后的邪恶解体了,师父告诉我们:“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1]师父就在我们身边,你信师信法了吗?我们修炼不是另外空间起作用吗?怪不得你能被迫害呀,原来你法理不清,当邪恶迫害你时,没有站在法上否定,更不能让众生为了你而犯罪呀。“人的一念之差,就会有不同的后果。”我们学法,就是指导我们修炼的,我们修炼要时时站在法上去修,修炼是玄妙、殊胜的,是不可言的,可不是你的这种状态呀,你还得多学法,你心中的法太少了。

同修的一番语,让我顿时清醒了,回想自己被迫害时,心中哪有法呀,哪有众生啊,都是人心,如何才能为自己开脱,认为自己什么事也没干,表面上警察没有抓住我任何的证据……邪恶在另外的空间,你的一思一念都看得清清楚楚,一看这哪是大法弟子呀,全是为私为我,不迫害你才怪呢。为什么我们发正念没有威力呀,人做事能有威力吗?被迫害离世的同修,也都是那种常人中的“英雄”似“壮举”,我一下子明白了,感觉到这么多年来,根本没有走進大法的门,还在门外一样,把做事当成了修炼,还自认为修的挺好,没少做事。

现在看看同修,再想想自己,差距太大了,要修的东西太多了,我以前就有很强的急心,攀比心,不服输和争强好胜的心,一时间都往上返,让我最难、让我最消极、让我放弃,我意识到这些都不是我,都是要修去的东西。我和自己说,不要执着自我,什么都放下,就如同刚進门的那样,从头来,一点一滴扎扎实实的修,就按师父的法去做。

我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在实践中提高心性,师父就不断的点悟我法背后的不同内涵,同修们也经常和我一起学法,不厌其烦的切磋、交流。那段时间真的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补课啊,过了一段时间,我清楚的感到慈悲的恩师把我以前学的法文一点一点的都还给我了,我的头脑也开始清晰了。

四。去除怕心 解体迫害

二零一四年夏天,有一天六一零的人到我家来说,过几天让我去洗脑班,我说:“没时间,不能去。”他们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不是你说了算的,强制也得去。”瞬间,怕心一下子就上来了,也没敢和他们讲真相,我心里明白,每到这一关键时刻,自己就没有正念,不相信师父,所以才遭受迫害。从现在开始,我决不承认这一切,都是假相,就看你怎么做。别看他们怎么表演,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家里的人都害怕,劝我出去躲一阵子,我安慰家人,说没有事。话虽是这样说,负面的思维,一个劲往上翻,我不停的发正念。有一天,来了一个假消息,说晚上要来绑架,我当时也有点不稳,母亲怕我被绑架,就让我和她去了妹妹家。妹夫是常人,当时很害怕、着急,又叫来我弟弟,劝我赶紧走,出去躲一阵再说,我执意不走,他们都很担心,也有一点生气,我就在弟弟家住了一晚。

我不断向内找,知道自己又被假相所迷惑了,承认了邪恶的一切,我心里别提是多么的懊恼自责……天刚亮,我就回家了,到家去给师父上香,都没敢看师父法像,惭愧的泪水就已落下,心里一遍一遍的唤着师父:我错了,学那么长时间的法,同修们苦口婆心的说呀讲啊,可一有风吹草动,自己就不行了,就做不好。我真是没脸见师父啊。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我真恨自己的不争气。

我问自己,你到底怕什么?能吓死吗?即使肉身扔了,又能怎样?你怕的时候,是不是把邪恶看得比师父还高啊?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大不敬啊!懊悔自责再加上痛心,使所有的怕心、顾虑心都一下子消失了,在心底油然开启一股坚定的信念,再也不会让师父失望了。此时,心中只有八个字: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在店里给顾客讲真相,劝三退。过了一段时间,六一零的人突然来了,我当时一点也没有害怕,慈悲的和他讲法轮功是佛法,我得法后身心受益的过程,道德提高后,给家庭、给社会带来的好处。千万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这对她不好,希望她能明辨是非,不要犯罪,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在劫难中能够留下来。每说到希望她能走过劫难时,我几次都哽咽得说不下去了,句句都是发自内心的为她好,没有一丝为自己的念头,她本性的一面感受到了我对她的慈悲,她很感动。临走时,拽着我的手,一再嘱咐说,你一定要好好的,可不要随便和谁都讲,要注意安全。其实,这次她本来是让我去洗脑班的,车就停在我家附近,是因为我信师信法,同时放下了自我,完全为对方着想,符合了宇宙的法理,慈悲的师父就把这场迫害化解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