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县法官当庭践踏法律 剥夺女教师辩护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2016年1月26日下午一点半,哈尔滨市方正县法院在左先凤身体极度虚弱、不适合开庭的情况下,不顾左先凤的死活和律师的强烈要求,强行开庭,致使左先凤庭审中四次休克。庭审中,“法官”张宇冰回答不了律师多次提出的多个问题,更拿不出任何法律条文,就恬不知耻的赶走一位律师,又与公诉人合谋搅闹法庭,另一律师迫不得已退庭抗议。两位律师都到检察院控告。

所谓的“庭审”三个多小时,暴露出张宇冰为首的法官、陪审员、公诉人等是地地道道的法盲,连基本的法律常识都不懂、也不遵守基本的道德良知。

一、公检法合谋:绑架、构陷,到预谋开庭仅20天

依兰县三道岗中学女教师左先凤,35岁,教学能力强、曾被评为市级优秀班主任、县级骨干教师。2015年12月8日被方正县国保警察白文杰以散发几张“邀请函”(请民众旁听方正县法院审理法轮功学员案)为由,从依兰县三道岗中学办公室绑架,当天在方正县国保办公室里还有方正县检察院批捕科的人穿着便衣提前介入提审。

12月11日所谓“批捕”,并移送审查起诉。批捕科人去哈市看守所给左先凤送达批捕通知提审讯问时,国保白文杰、王林春俩一直对左先凤威胁说:“你就如实交待,这样对你有好处。”左先凤问批捕科的人叫什么名字,白文杰紧接着说:“你就别问了,你就叫李检就行。”白文杰可能也觉得自己不符合程序,纯属串通检察院,就解释说:“因为我们熟,所以就带他(送达批捕通知的李检察官)来了。

方正县检察院12月16日就审查结束,起诉到法院。一审法院也竟然快速立案,定12月28日就开庭。

家属接到批捕通知后为左先凤请了一位辩护律师,看到左先凤被绑架仅20天就要开庭,十分担心和着急,只好花钱又请了一位辩护律师。经律师争取,所谓“开庭”才延至2016年1月26日。

二、“法官”法盲,恼羞成怒、当庭践踏法律

左先凤绝食抵制迫害至今40天之多,在哈尔滨市看守所一直被强行插着胃管,身体被迫害的人都脱像了,不能说话。2016年1月26日下午一点半,方正县法院强行对左先凤非法庭审。左先凤把自己的书面申请交给“法官”张宇冰,申请书中要求:1、要求陪审员参加庭审;2、申请公诉人回避。张宇冰对左先凤的合法要求不理不睬。

在法院大里,有方正县国保大队长白文杰领着二十多警察和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宋宇哲,还有哈市公安局来的警察用手机给家属和律师拍照。二十多名家属进庭旁听,有十几个便衣混在家属中间监视家属,在家属中穿梭查看家属的一举一动。旁听席上共有三四十人。散庭后参加庭审的人往出走时,警察对白文杰说:“白队儿,你得请吃饭了!”

在法庭上,只剩一把骨头的左先凤一直靠躺椅子上。律师根据左先凤的身体情况,提请医生检查身体的要求,遭到张宇冰的拒绝。张宇冰向律师说:不要在一个问题上纠结。

随后律师向法官提出:左先凤发请柬(要求世人参加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的公开庭审)不犯法,要求法官拿出法律条文予以证实发请柬犯法。控告江泽民也不犯法,让法官拿出控告江泽民犯法的法律条文。“法官”张宇冰答不上来,还说不要在一个问题上纠结,并又一次无理警告律师:干扰庭审。律师再次向法官提出:依据法律条款,左先凤案不违法,罪证不成立时,“法官”又一次无理警告律师。旁听席上两警察互相暗示后,一警察上律师前示威推一下律师的麦克。律师向法官说:你说不上来,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当第三次律师依法提出质疑合议庭没有权利决定是否更换公诉人,并指出法官没有回答所提问题,就要求公诉人、法官、合议庭回避,“法官”不予理睬,并恼羞成怒说:他们(公诉人)怎么说都行,你是扰乱庭审,并示意将律师撵出去。

律师被剥夺辩护权,走出法庭后立刻向方正县检察院打电话控告张宇冰的违法行为,然后律师快速写好控告信去检察院递交,检察院不予受理。

依据《刑事诉讼法》47条,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认为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及其工作人阻碍其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的,有权向同级或者上一级检察院申诉或控告。检察院应及时进行审查,情况属实,通知有关机关予以纠正。

三、“法官”胡搅蛮缠,律师愤然退庭控告

“法官”张宇冰赶走律师之后,左先凤就休克了,两个法警将左先凤架着拖走了。左先凤母亲心疼女儿大哭也晕了过去。张宇冰威胁左母说:你能不能让顺利开完!?你再闹、你再捣乱,以后再开庭就不让你参加,要打120把左母弄走。上来三四个警察要把左母抬走的架势。左先凤的三个舅舅背着左母说:我姐有心脏病,你们动她就沾包,谁动谁负责,看你们谁动?左母被弟弟们背到长条凳子上。左先凤的舅舅说:人都这样了还审什么审?这时张宇冰宣布休庭。

二十分钟后继续开庭,这时张宇冰自知已经违法了就蔫吧了,心里就害怕了,把旁听席上前排的家属都撵到后排了。

另一律师要求给左先凤检查身体,张宇冰无视律师要求继续开庭,律师质问法官:左先凤身体这个状态,你们坚持开庭是违法的,我坚决反对,你们就是违法的,坚决反对。张宇冰说:法庭是有纪律的,不能干扰法庭。律师说:我没有干扰,是你们违法。张宇冰知道自己违法,站不住脚了就不得不休庭给左先凤检查身体。

二十多分钟后,左先凤坐在椅子上被抬回法庭,合议庭说经检查当事人身体可以开庭。当律师说:给左先凤检查身体的医生是不是正规的医生,在没有律师和家属在场的情况下的检查结果是否真实,检查结果在法律上能否生效,这将来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张宇冰等不敢回答,还污蔑律师说捣乱、干扰法庭,制止律师不让说话。律师说:是你们违法,不是我违法,我也没有干扰法庭。

主审“法官”张宇冰每次都答不上两律师提出的每个问题,也说不出法律条文,只好宣布休庭研究对策。休庭时,家属听见张宇冰他们商量说:律师再提出问题就不回答了,让他自己随便说……

等再次开庭时,张宇冰采取无视律师依法有理有据的提问、质疑、辩护,掏出一个法律条款照本宣科,念一条后就不念了,并说是按照此条法律执行。律师说:你别光念上面,你接着往下念,把下面念完。再接着往下念,下面法条就说明你们的所为违法了。张宇冰不敢念下面的法条。

律师提出质疑时,法官就不听了。张宇冰指着公诉人:你先说。公诉人就开始读起诉书,期间张宇冰不管律师说什么都不予以理睬,只看着公诉人读。不知什么时候把律师的麦克关掉,公诉人用麦克强行读起诉书,律师只好一边举手一边大声提出疑问,张宇冰置之不理。这边公诉人读起诉书,那边律师举手大声抗议,各说各的,法官张宇冰无视法律尊严、强行推进所谓“庭审”。

律师看到法庭一片混乱,面对当庭丢人现眼的法盲“法官”张宇冰如此无知的践踏法律,蔑视人性的流氓违法行为……无法配合这样违法的庭审,迫不得已退庭抗议。律师从法院出来直接去方正县检察院控告。

四、张宇冰继续违法强行开庭,图谋走过场了事

两律师先后离开法庭后,张宇冰和公诉人、合议庭,合谋继续庭审。不许任何人说话,最后检察院公诉人说,建议法院给左先凤判四~七年。法官让左先凤陈诉说:左先凤这是给你的机会。左先凤用十分微弱的声音说:我要请律师,你们后半部分开庭就是违法,你们把律师撵走,将来谁还给你们辩护,你们要为自己将来负责。法官说三天后下达,就结束了这次违法庭审。

旁听的人从法院往出走时感慨的说:这是法院吗?怎么一点也看不到公平!?回家后觉得不是去参加旁听好像进了匪窝一般……

家属们回家后,互相询问三天后下达是什么意思,没弄明白就给法官张宇冰打电话,询问,张宇冰说:我不记得我说什么了。家属出乎意料的说:你不是法官吗……?张宇冰紧接着说:我没有义务回答家属的问题。左先凤不尊重我那就等走法律程序。家属说:你要这么说的话,你说左先凤不尊重你你就这样,你这不是报复吗?这是什么公平公正啊?没等家属说完,张宇冰就挂断电话。家属想起白文杰曾亲口说过:“李长安判了12年,家属拿钱请律师,如果把钱给法官(同一法官张宇冰),是不是就少判点或不判了。”

家属没办法只好给张宇冰发短信:如果你因为左先凤不尊重你了,你就不顾法律,这样为泄私愤,堂堂的审判长代表的是法律,在众目睽睽的法庭上说的话竟然不记得了,这不是亵渎法律吗?你已经违法了,你将来怎么办呢?2013年中央政法委文件“办案责任终身制”你将来怎么办、你也是人子人母,他们将来怎么办?当官也好,当警察也好,你不是为了家人幸福吗?你比薄熙来官大吗?你比周永康官大吗?他们怎样的下场。你还跟着他们一起去吗?还在执行周永康的路线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