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离失所 河北沧县许增亮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沧州市沧县许增亮在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个雪天被迫流离失所,因受中共邪党人员的跟踪,一度被困到崔儿庄前屯废弃的窑洞地下烟道里好几天无吃无喝。许增亮不想连累他人,一直在荒郊野外,累了找无人住的破旧空房子或菜地里残留的小菜棚子歇息,渴了吃两口雪,二零一六年二月一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二岁。

许增亮
许增亮

许增亮一九八四年出生,沧县崔尔庄镇北村人,二零零三年看了介绍“天安门自焚”种种疑点的资料,开始了解法轮功,并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在北京打工期间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绑架,遭到毒打、威胁等一系列折磨,被非法判刑四年,于十一月被送往北京天堂河监狱,当月被送往石家庄北郊监狱。

看破天安门自焚疑点 走入修炼

许增亮生前自述说:“那是闹非典那年,我捡到一份法轮功真相传单,看了传单上介绍‘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种种疑点,我便想了解更多的法轮功信息。”

“就这样,这张小小的传单引领我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使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修炼前我没有生活目标和人生方向,对社会和人生有一种厌倦感。通过学法使我懂的了生命意义之所在,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我心里对师父充满了崇敬,觉的法轮大法太好了,这样神奇、伟大的佛法是绝对不应该被迫害的,应该让更多的人得到他,像我一样从中受益。于是我也加入了讲真相救人的行列。”

在北京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九年许增亮在北京打工,一月十五日晚在朝阳区十里河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当地派出所绑架、拘留送到北京朝阳看守所,在那里遭到毒打、威胁、逼问“传单哪来的?还炼不炼?”等一系列折磨。

三十多天后,许增亮被送往重点关押重刑犯的北京市看守所。在那里每天只让睡三个小时的觉,不让正常大小便,还遭受其它侮辱和罚站。三个月后又被送往朝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大约一个月后,朝阳区法院非法私自开庭。

许增亮说:“庭审时无任何家人、亲属到庭,只有我一个人和他们指派的律师为我做所谓的辩护。我重申法轮功不是邪教。他们根本不理睬,宣布休庭。数天后我被非法判刑四年,于十一月被送往北京天堂河监狱,后(当月)又被送往石家庄北郊监狱。”

在石家庄北郊监狱遭受的迫害

许增亮被关押在石家庄北郊监狱八监队,遭到强迫劳动(粘纸盒)、辱骂、体罚等迫害。他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又遭强迫灌食。狱警利用犯人们逼迫他写认罪材料,遭到拒绝后,用木棒打他的双腿、双脚和大腿两侧。这样三次折磨许增亮,致使他的手指、脚趾红肿,脚趾甲全部发黑、流脓(最后全部脱落),双腿红肿、发胖且内侧都是血条子(木棒子印),身体不能自由活动、每挪动一步都很困难。

当时正值冬季,几个犯人在小号里扒光许增亮的衣服,问他冷不冷、强迫他吸烟、给他戴上脚镣拎来拎去翻跟头。即:用手把他拎起来摔在地上,然后让他站起来,然后再拎起来再摔,这样直到许增亮站不起来为止。后来许增亮炼功,他们按住他的手脚不让炼。

许增亮被送到下属大队,即二队(现在变成石家庄监狱十四队)。刚到二队时,狱警表现的“和善”,其实是伪善,都是为了让他放弃修炼。狱警伪善的说,法轮功的问题先不谈,只要和其他人一样,别惹事,干点活儿就行。开始还好,可慢慢的工作量越来越大、越来越重,后来达到一天到晚除了睡觉就是干活儿。一天狱警终于露出邪恶的嘴脸,对许增亮说“上面领导说了:必须写保证书!”被他拒绝后,他们就写好后叫许增亮签字,许增亮不签,他们就拿皮带抽他(他的后背上一直留有当时的皮带印子),而且想尽各种招数逼迫他当着众人的面说侮辱大法和师父的话。许增亮当时被迫害的意识恍惚,在保证书上签了名(后来认识到这样做错了,声明作废)。但签字后,狱警们并没有放松对许增亮的迫害,强迫劳动直至出狱。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许增亮出狱,被河北省沧州市沧县政法委和崔儿庄派出所、司法局的人劫持,继续洗脑“转化”,威胁他在修炼法轮功和照顾家人之间进行选择。在他被迫害期间,许增亮母亲因病无钱医治病逝;父亲七十二岁多病,因接连受到打击,神经质,独自一人在家生活。

许增亮家出现的这幅惨景正是中共邪党迫害造成的成千上万的人间悲剧的一个缩影,罪魁祸首是中共邪党。

被迫流离失所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七月许增亮向高检、高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

二零一五年十月许增亮受到当地派出所登门骚扰,非法抄走了他的手机和一本《转法轮》。许增亮三次去派出所索要,警察不给,他就讲真相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不违法,他们叫他拿出不违法的文件,他拿不出来就叫他们拿出法轮功违法的文件,双方争执起来,派出所警察威胁说要抓他。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的一个雪天,许增亮被迫流离失所,他临走时穿的棉布靴子由于下雪很快就湿透了,脚一天就冻木了。因受邪党人员的跟踪,他怕连累他人,历时五十多天的流离生活一直在荒郊野外,累了找无人住的破旧空房子或菜地里残留的小菜棚子歇息,渴了吃两口雪。五十多天来,他一直靠腿带动着脚在走路。许增亮被困到崔儿庄前屯废弃的窑洞地下烟道里好几天无吃无喝。

前屯他藏身的废弃砖窑洞
前屯他藏身的废弃砖窑洞
5号窑洞
5号窑洞
窑洞内的地下烟道
窑洞内的地下烟道

许增亮得以脱险后身体已经极度很虚弱。他为了不落入邪恶之手,不得不拖着极度虚弱的身体继续行走。来到泊头市齐桥境内,许增亮已经生命垂危。一个小孩发现了他,说报告派出所看看怎么办?他被弄到派出所,据悉看见派出所办公桌上有半瓶矿泉水就直奔过去抓起来一饮而尽。警察还以为他傻了。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多号,崔儿庄派出所打电话告诉他爸爸到齐桥派出所接人。当时是姐夫去接的。警察说快接回去吧,这孩子都傻了。他家人看到他时,许增亮面孔焦黄精瘦,两只脚整个儿都是黑色的,脚面肿的象小狗儿肚子似的。回家几天后身体未能恢复,不幸含冤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