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遭七年冤狱 妻子被迫害致死

浙江省吴仁飞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现年四十二岁的吴仁飞,是浙江省瑞安市马屿镇个体兽医,他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七年;妻子也在被迫害中离世。吴仁飞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吴仁飞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妻子周晓琴和我分别于一九九六年、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妻身患慢性肾炎,经多方医治效果不明显;我身体也不好,整天四肢乏力,经过中、西医的治疗和练其它气功也不见好。我们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恢复了健康,干活也有力气了。我们按照宇宙的法理“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看淡名利,遇事先考虑别人,家庭和睦了,身心都获得了很大的受益。

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家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一九九九年底,我被瑞安市公安局警察绑架、抄家,被铐手铐坐椅子上一天一夜,不让睡觉。

二零零零年元月,我们夫妇等五人在马屿龟山公园炼功,被瑞安市“六一零”与马屿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马屿派出所两天,后又被非法转入瑞安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

被非法关押期间,逼迫我蹲着做打火机奴工活,不让坐,吃得比猪食还差的食物,吃得都是陈年而发霉的米饭,里面带有很多的老鼠屎,冬天洗冷水澡,冻得全身发抖。

二零零零年十月,马屿镇政府诱骗我到镇政府开会,后强制拘禁我,被瑞安市国保“六一零”绑架至瑞安市干部招待所洗脑班半个月,每天派人盯着我,回家时还敲诈要我付两百三十元洗脑费。

二零零五年,瑞安市“六一零”与马屿派出所说我家是炼功点,派出十几个警察,在白天非法闯入我家抄家,在光天化日之下要绑架我夫妻二人,围观的群众很多,他们理亏绑架未得逞。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我骑摩托车与同修在发放真相光盘时,被瑞安市国保“六一零”和马屿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公安局,被铐在座椅上三天不让睡觉。瑞安市国保“六一零”和马屿派出所十几个警察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私人财物、车辆和存折,存折上有三万七千元人民币,警察逼迫我妻子说出存折的密码,现存折不知去向。

我被劫持到瑞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个半月后,被瑞安市法院非法判有期徒刑七年。在浙江第四监狱,我被四个犯人二十四小时监控,一直到出狱。被关押期间非法强迫我做打火机、做拉链、洗马桶、出工干活等。

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八年,瑞安市国保“六一零”和马屿派出所十几个警察无数次的到我家恐吓骚乱,干扰家人的正常生活。

我妻子周晓琴在一九九九年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至瑞安市看守所。二零零一年瑞安市国保“六一零”人员到我家恐吓逼迫她放弃信仰。二零零八年四月,瑞安市国保“六一零”人员用尽各种流氓卑鄙的手段,将她迫害致死。

当时八岁的女儿面临母亲的去世、父亲的坐牢,在学校里受同学歧视,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父亲面对儿子的被判刑,儿媳被迫害致死,二零一零年悲痛离世。只因我们夫妻炼法轮功,信“真善忍”好 ,而被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