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我开智开慧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跟我妈妈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大法之前,我体弱多病,三天两头的吃药打针。我妈妈听说炼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功效,为了我妈妈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当时我还没上学不认识字,我妈妈每天晚上就给我念《转法轮》,然后我们娘俩再炼功。自从修炼大法以后我的身体真的好起来了,也不用吃药打针了。

有一天炼完功妈妈问我,你炼功的时候巴嗒嘴干什么,我说:“我们炼静功的时候师父来了,师父给了我一种水果吃,那个水果软软的非常甜,我从来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果,我也没见过这种水果。”妈妈说师父看你小小年龄炼功,奖励你给你水果吃。

从那以后每次炼功我都能看到许多平常看不到的图像,有时炼静功时我看到有许多法轮在我们炼功的小屋里面,五颜六色的非常好看,我的小屋的南边的墙上有一幅油画,在南边墙上也有一个法轮,但是它是透明的,所以挡不住那幅画,非常神奇。

有时候我会坐在古代的一个很大的大厅里,那里面有许多的大柱子,柱子上还盘了一条大龙,还有许多的动物它们都是活的,它们都静静的在听大厅里面的人们说话,这个大厅的上方坐着一个和古代皇上一样的人,大厅的两边放了一些像现在的长茶几一样的桌子,每个桌子边坐着两到三个人,这些人全是穿着古代的服装。

我坐的那个桌子坐了三个人,我的左手边坐了一个像老道士模样的老爷爷,白头发盘在头顶上,就像道士盘的那种发髻,长长的白胡子直到胸前,脸色白白的,皮肤非常的细腻,非常非常和气的一个神仙,手里还拿了一个拂尘;我的右手边坐了一个穿古代衣服的姐姐,这个姐姐还不时的给我一些好吃的东西,也都是我从来没有吃过和见过的。像水果吧又不是水果,非常好吃。那个姐姐对我说:要好好炼功啊!

每次炼功我都能看到非常美好的景象,从当今人类的文字和语言里找不到能够形容那美好景致的词汇。后来学法知道了那是我的天目开了看到的另外的空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后,我们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长时间的不学法、炼功,慢慢的我的天目什么也看不到了。虽然这样,真、善、忍宇宙大法已经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扎下了根,在后来的生活、学习中我都用大法作为我的行为指导。

炼功不到一年我就上学了。我牢记师父教导的“真、善、忍”,从不和同学打架。有时该我们组做值日时,同学们跑着玩去了,我就自己做,把凳子先搬到桌子上再扫地,扫完地把凳子再放好。同学谁有困难了我会主动帮忙,我的东西就是大家的东西,谁想用就拿去用,有时同学用完了不还给我,我从来不吱声。我刚上小学时没有现在的拼音卡片,都是我妈妈给我做的。妈妈做的很好看,我拿到学校不久就被同学借走不还了,我妈妈就多做了好几套。多亏妈妈也是炼功人,所以她也没说什么。

高中时我读的是寄宿学校。每天的功课都非常紧张,总感觉觉不够睡。有一天隔壁宿舍的一个同学生病了。我俩在初中时就是同学。那天他可能是吃了不好的东西,上吐下泻,非常难受的样子。我就在他旁边给他打扫污物,给他倒水喝,一直折腾到下半夜三点多他才睡着。等他睡了我才回宿舍睡觉。奇怪的是第二天上课我一点也不困,精神头比平常还足。我真真的体会到师父这部法的超常。你只要按着“真、善、忍”做人、做事,符合了宇宙的这个特性,宇宙的理就不制约你了。

我的学习那就更不用说了,每门功课都名列前茅,在整个年级也是数一数二的。老师和同学都喜欢我,有时老师让我讲一讲我为什么学习这么好?我就认认真真的站起来给同学们讲:我是学法轮大法学的,是李洪志师父给我开智开慧了,我的功课才这么好的。

初中毕业,我被保送進了一所省重点高中。高中三年功课非常紧张,特别是到了高三,有许多同学不同程度的出现了疲惫、头疼等等的症状,我也感觉头脑不如以前清晰了,有点烦躁、厌学的心理。那是因为光顾念书,好长时间没有学法和炼功了。找到了原因所在,我就请我的家人把大法书给我拿来,每天晚上做完作业就学法,然后炼一会静功。

高三那年,我自己住一个房间,只要我头天晚上学法、炼功,第二天上课就非常有精神,不管是数学还是物理题,我基本上都能做到一题多解,学习成绩大大提高,一年后我考上了一所全国重点大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