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好”帮助我的家人走出困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三日】

法轮大法好”救了我妈妈

二零一四年冬季的一天上午,我和妈妈一起去市场买东西,在回来的路上,妈妈突然站那不动了,我说:“妈,你咋的了?”我妈说:“心里不好受,”说着就靠在了我的肩上,不能走了。我赶忙说:“妈妈,你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妈不吱声。

我说:“妈你都这样了,还不赶快求师父救你?咱俩一起念,我念一句,你念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救我妈妈。”我妈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救我。”

刚念不几句,我妈抬起头来说:“好了,过去了,走吧。”我扶着妈妈说:“到前边那小凳子上坐一会,稳当稳当。”妈坐下后,我说:“妈,你看大法神奇不神奇呀,关键时候求师父是不是管用啊?!”我妈发自内心的点了点头,我又简单的给妈讲了几句大法真相,她也愿意听了。

爸妈的亮晶晶的桃属子

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上午,我去给爸爸妈妈家擦地,我就听爸爸自言自语的冲着我说:“从今天开始我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别说,我的身体还真变的挺好。”我说;“你就念吧。”我爸说;“我都念五遍了。”这时我妈也不甘示弱的说:“我都念六遍了。”呵,这老俩口还比起来了,我很感动。他们念的“遍数”是怎么回事呢?是这么来的。

去年,一位农村同修的老妈妈也八十多岁了,总腿疼,我就常去给同修送《明慧周刊》等,告诉她妈:“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腿的包就会消了,也不疼了,你就试试?”同修妈就真的试起来了,刚开始拿苞米粒查遍数,共一百粒苞米,查一个,念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早晨起来,同修妈就查五遍,就是五百句,晚上再查五遍,就是五百句,十遍就是一千句,同修的妈妈高兴的说:“腿也不疼了,包也没了。”我真为她高兴。

后来,她就开始串了地上种的一种植物叫桃属子,用结实的小绳串上一百粒桃属子,这样拿在手里查方便,就这样也给我穿了一百粒桃属子,我就给了我妈,让我妈也开始念,这一串小桃属子给我妈,在她的手里被查的亮亮堂堂,越磨越亮。后来,我又管这个同修要了一串给我爸爸,我爸爸刚开始没查,放一边,我发现说:“爸你怎么没查数啊,你看我妈那串查的磨的亮晶晶的,你得加油啊,超过她呀。”别说爸爸还真的查了起来,让我看,说:“我这个也亮堂了。”我一看,真出亮光了,所以查数的过程就是这么来的,我真为他们高兴。

三妹、五妹的变化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晚上,我三妹手捂着脑袋来到我家,我说:“你咋的了?”她说:“我脑袋疼。”她说:“二姐,我明天早晨就去沈阳医大看五妹,五妹扁桃体长了一个瘤。手术做的不尽人意。她脖子上的血管太多。不知是哪一根血管总流血、渗血,没缝好,还找不着。人身上有多少血呀,总是这样出血,生命就危险了,在重症监护室抢救观察呢!”

我三妹接着说:“我来的意思,跟你商量商量,让你去照顾爸妈。我们雇的保姆让她走了,(我们姐妹六个人)别人都没时间,二姐,你去照顾爸妈,每月也给你一千五百元,你看行不行?”

我说:“没啥不行的,大法要求一切为别人着想,爸妈也是我的爸妈,外人还得帮呢,家人更得帮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看行不行?”她说:“你说吧。”我说:“照顾爸妈可以、在不影响爸妈的事的情况下,我有事,我就随时走,修大法就都有事要做。别我一走,你们就说三道四的不高兴,这样对谁都不好。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正法,是江泽民出于妒嫉心不让老百姓炼的。你现在不是脑袋疼吗?你走时一路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家后睡觉前念,明天早晨起来,肯定能好,去沈阳就没事了。你就试一试。”她点了点头。

我又说:“至于钱,我一分不要,爸妈也是我的爸妈,应该去照顾,你要提钱的话,我一天也不去。”我心想,我才不上这利益的当呢,我要拿这钱的话,就等于自己把自己困住了,没有自由、没有时间去救度众生了。如果我一分钱不要的话,我会理直气壮的出来进去。在不耽误爸妈事的情况下,证实大法的事我也啥都不耽误,尽最大努力证实法,要知道自己是干啥的。

过几天,我也去了一趟沈阳医大看望五妹,五妹还没脱离危险呢。我和三妹一见面,三妹说:“二姐,你看我咋样?”我说:“是念法轮大法好的吧?”她发自内心的说:“是。”我说:“咱俩给五妹念法轮大法好。”她说:“行。”

我就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开始用意念跟五妹沟通,我说:“五妹,你的主元神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你。”我在门口整整念了半个小时,看护的亲人进病房只给半小时时间,我也就站了半小时时间帮她。我回来后,听说她一天比一天好,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去了。大家都为她松了一口气。

五妹出院后,我把我的做法跟她学了一遍,她很受感动,后来主动跟我姐要了大法教功书,自己照着炼了起来。

我很高兴,我不求结果,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亲人们真的在不同事情上各自都受益了。这是我的责任,是师父的慈悲,亲人们才认可大法的神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