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向内找 家庭乐融融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四日】自一九九五年至今,我修炼已二十年。得法初期,不但身体发生奇迹般变化,心性也得到了升华。二零一一年,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有缘参加了多个学法小组,通过不断的集体学法和同修间的切磋交流,我由原来的遇事向外看,逐渐形成自动向内找的机制。观念转变后,周围的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家庭更加祥和温馨,我感到自己会修炼了!

一、学会向内找,女儿走入了修炼

我是因得了重病走入修炼的,我得法时女儿还很小,师尊也给她净化了身体,十几年中从未吃过药,不知道病是什么滋味。二零一二年初,女儿也走入了修炼。在为她高兴的同时,审视自己的修炼状态,我惊奇的发现,我的修炼状态一直影响着家人。我不禁感叹:原来修炼是这样的玄妙!

1、不知向内找,女儿面临的困境

女儿的得法有着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在我得法初期,总带着女儿到炼功点上,她有时也跟着大人学法炼功。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会不良因素的影响,她开始追求古怪的衣着打扮,喜欢现代的玩具和摆设,特别是我被迫害后,她不再看大法的东西,更没有修炼的想法。

那时我不会向内找,经常跟她发脾气,遇到我俩产生矛盾时,总觉的是她在和我拧劲儿,控制不住时还魔性大发,遇到所有的事情,冒出的第一念都是她不对。魔性的膨胀导致我在一次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抓而非法劳教,由于人心太重,还做了对不起大法师父的事,这时家里更是巨难不断……女儿多次出现抽搐现象,经协和医院检查确诊为癫痫病,自此便一直采取医治的方法,大夫告知要终生吃药,全家人每天都处在焦虑、担心、痛苦之中,而那时的我却全然不知是因为自己修炼出现了问题。

2、学会向内找,女儿发生变化

我被非法劳教回家后,一直怕心很重,随着参加集体学法修掉了许多。在集体的修炼环境中,再一次找回了自我,师尊呵护我建起了家庭资料点,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我全身心投入到助师正法的修炼中。通过大量学法和与同修们交流,我意识到:女儿身体出现的不正常,是因为我修炼出现了问题。我不再埋怨她,就是向内找修自己。

一天,我见女儿正在休闲,便打印出一本真相小册子,第一次拿给了她,当时明显感觉她非常的害怕,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还有很强的怕心没有去掉,我请师尊加持。我又给她一份资料,感觉她比上次平静多了,但也只是简单翻了翻。我没动心,也没着急,我想她这是在帮我去那颗爱着急的心、强迫别人的心。我提醒自己不要着急。又过了两星期,我找了一篇认为她喜欢的文章,第三次将真相资料捧给她。她愉快的接过来并认真的看了起来。就这样,在不断的向内找中,我感到自己去掉了很多“怕”的物质,女儿也渐渐的不怕了。

接下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天夜里,女儿又出现了很久没有出现的“癫痫”症状。因为没有思想准备,我一时找不到东西,便用力把女儿的嘴掰开,将自己的手塞了進去。我心中坚定一念:女儿绝没有病!无论我修炼有什么漏洞,决不允许旧势力用这种形式加剧迫害,我一定要归正自己。后来得知,按照常人的说法,我伸進去的手很可能会断的。而我只是当时有些疼痛但能忍受,我知道这是师尊替我承受了。

女儿身体恢复后,我和她说了当时的情况,她很感动,我耐心的对她说:“你这不是病,是师尊在提醒你该走入修炼了!你跟我到学法小组吧。”女儿愣愣的看着我,点了点头。在集体学法小组巨大的能量中,我增强了正念,不错过任何一次向内找提高心性的机会,同修们耐心的启发女儿,当她第三次到学法小组时,她真的得法正式走入了修炼,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通过女儿的得法过程,我悟到:自己修炼状态的好坏直接影响着家人。特别是学法时读到师尊的一段话,更使我茅塞顿开。师尊讲:“孩子在山上有的时候表现状态不好的,我就知道家里的父母没修好。”[1]学到这段法,我对向内找的法理,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在为女儿能得法而高兴的同时,也为自己曾经修炼的不好影响了她感到深深的后悔,复杂的内心:高兴,激动、懊悔、惭愧交织在一起!我深挖自己修炼中的问题,并对女儿表示了深深的歉意。

现在我和女儿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各自找自己的问题,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别看她刚刚得法,遇到问题正念很足,经常帮我提高心性。我俩“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2],共同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二、学会向内找,丈夫变了

丈夫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人,生活能力也很强,因此我对他有很强的依赖心,当他做事不合我意时,又会产生怨恨,这种人心形成了厚厚的间隔物质。而当我按照师尊讲的向内找修自己时,这些人心和观念就变的什么都不是了。

1、“向外看”,与丈夫心有间隔

我和丈夫同在一个单位。我二十二岁那年因个人具备的基本素质,被上级单位在几千人中提拔,直接从工人岗位转到二级公司,后来我和丈夫又先后被晋升为科级干部,我们的家庭曾被很多人羡慕。

而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残酷迫害。在那个恐怖的日子里,我作为一名法轮大法弟子,知道应该为师父鸣冤,向世人讲明真相。但由于怕心作怪,不敢去证实法,更不敢在单位说法轮功的事,怕丈夫和我的官职受到影响。由于我对丈夫的依赖,有时要做证实法的事,总想先听听他的想法,求得他的理解和支持。

另外,看到电视广播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心中的愤怒时时涌上来。此时更加深了怨恨心,怨这个政府为什么这样的无理,怨自己的亲人们被谎言蒙蔽仍不听真言,更怨丈夫每次谈到法轮功的问题都不能站到“我”一边。心里责怪他:当年我病重的时候,医院让你签“危重病通知书”,你是那样的痛苦,而大法救了我的命,你是最清楚的,你曾经多支持我修炼,现在却不能理解我。

我想求得丈夫的支持,希望我俩仍能志同道合。于是我带着委屈、埋怨、气恨的心,给他写了长长的一封信,后来才知道他根本就没看。当时我不知道要在自己这颗心上下功夫,却把眼光指向了他。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并失去了工作,由于人心较重,怕丈夫不理解,也没去单位证实大法,为大法讨回公道。而丈夫心中的误解,却由于我的“向外看”、由于我不能很好的修自己始终没能解开,我们的心被一种物质阻挡,形成了间隔。

2、向内找,消除了与丈夫的间隔

经过同修间的相互启发,我学会了向内找,我尝试着站在理解丈夫的角度,本着救度他的愿望,与他進行了一次次的交流和沟通。

交流中当遇到不合我意的说法,不是马上回给他几句不好听的,而是先管住自己的嘴,修修自己口无遮拦的坏习惯;当遇到丈夫表情激动,说些过激话的时候,认真的反思自己是不是又动了什么不好的念头,导致他这样的情绪?再想想是不是说了什么话激怒了他的负面因素?提醒自己下次一定注意。当他反复对我说同样的一件事或一个问题时,马上想:这是不是在提醒我什么。就这样,那些阻碍自己升华的败坏物质,在一次次的向内找、修正自己中渐渐的去掉。

当我把自己视为炼功人的时候,当我把家庭当作修炼场所的时候,当我把丈夫看作众生的时候,当我把“他为什么不理解我”转变成“我要理解他”的时候,丈夫变了:他从不愿意和我谈法轮功的事,到把单位同事讲的大法在国外洪传的消息主动告诉我;从不信有神佛、称自己是绝对的无神论,到把在网上看到的关于轮回转世的故事绘声绘色的讲给我听;从我强迫让他看新唐人电视节目,到他主动向我要下载视频;从不愿接触大法的东西,到帮我整理真相资料;从不理解我忙于做大法的项目而耽误家务,到下班回家乐呵呵的承担家务,并经常在休息日帮我准备下一星期的饭,为的是让我腾出时间做大法的事……

我们消除了间隔,共同语言越来越多。在此,更加感谢师尊的时时呵护。

三、诉江中向内找,一家人其乐融融

看到女儿和丈夫的变化,我悟到:家庭是人生活的港湾,平衡好家庭非常重要。在家庭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决不能失去时时修自己的机会!家人明白了真相,我们做证实法的项目,心里更加安静,没有后顾之忧,同时这也是在让家人摆放位置,因此我注意在家中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1、女儿帮我突破诉江这一关

自诉江以来,我因家中琐事没能及时参与,女儿也因外出工作忙而不知道此事。六月底,小组学法日那天,有一个同修说:现在都在诉江,我们应该马上参与。我当时心中有些麻木的没做声,而女儿却毫不犹豫的对我说:“应该控诉,它都迫害你这样了,更应该写了!”

这一句正念坚定的话,触动了我的怕心:写?真名实姓?谁敢呢?被非法劳教后回家后这几年,躲还躲不及呢,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再受到迫害怎么办?一连串为私为我的念头冒了出来,感觉整个人被一种无形的物质压着。正象师尊讲的:“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你们思想不正它们就会叫你不理智。”[3]我立即警觉了!提醒自己:江魔头对人类犯下滔天大罪,将它绳之以法已是必然,你怕什么?诉江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在正法的今天,师尊又给了我们一次锤炼的机会,这太珍贵了。师尊呀!我一定突破这一关。

这一正念发出后,我明显的感到师尊帮我拿掉了向我袭来的败坏物质,我的心好轻松!好亮堂!那种压抑的心情顿时消失了。随后我与女儿做了沟通,没想到第二天女儿的诉江状就写完了。女儿结婚不久,因她的正念强,得法后时时注意修自己,和我女婿相处的很好,女婿不仅支持她修炼,诉江也给了她力量,真使我感动!我也马上动笔开始写诉状。

2、丈夫帮我向内找

写诉状的过程中,我又经过了几次向内找的经历。我从小写文章就养成了一个不好的毛病,拖拖拉拉,不能一气呵成,文章写的很吃力。这次写诉状问题更显突出,由于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一开始写就出现犯困、浑身发痒、坐不住等不正常状态,因此初稿就写了一个多星期。我也知道应该通过这次写诉江状,努力改掉这一陋习,但一直没有太明显的效果。

初稿写完后,我的心踏实了许多,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丈夫也是为法而来,他也不是简单的生命,我们能成为夫妻有我对他的责任,不能因为我的人心障碍,使他失去这次摆放位置的机会,也应该让他参与诉江的大事。当我带着试试看的心告诉他我准备控告江魔头,并提出请他帮我改稿时,丈夫没迟疑就答应了,我知道这是师尊的加持!

第一次坐下来改稿,我通读着还不是很成熟的诉状,他静静的听着。他了解到我被迫害的经历、修炼的心路历程,更清楚了大法洪传的形势、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责任。看着他认真的表情,我深感内疚,修炼二十年,被迫害也有十年了,由于自己修炼的不精進,与丈夫谈其它生活上的事情非常的默契,但是一提到法轮功的问题,那个间隔的物质就极强。我意识到,是自己的强势和高高在上,加大了间隔并障碍了他。我一定要在这次诉江过程中修去它!

我按照丈夫给我提出的建议和我认为需要加写的内容,用了两天的时间進行修改,增加了大量的篇幅,丈夫下班我请他再次帮忙。我读完诉状,他说总的感觉还可以,但还有些地方需要改改。这时我那个需要修去的、爱听表扬话的物质冒了出来,爱面子心、好强心、保护自己的心都出来了。我没绷住,急迫的反驳,甚至说他是在讽刺我。我的表现激怒了他,他也急了说:你就爱听好听的,我夸你两句你就高兴了是不是。紧接着劈头盖脸给我来了一顿,说后加的这段内容,既离开了主题又写的很啰嗦,最后表情严肃的说:你别再问我了,我再也不帮你了。

这一下我冷静了:哎呀,是不是我写的真有问题。我对他说:我再看看吧。他听我这么一说也平静了,语气缓和了许多,说道:“我是心疼你的时间呀。”丈夫紧接着平和但却语重心长的说:“你就用用心!”

当晚我认真的学了师尊的讲法。我心中愧疚的跟师尊说:师尊我错了!当我静下心来再一次审稿,发现我后加的那一大段真的不适合写在诉状中。是呀,我真得用用心啦!

3、我一定要“用心”修去执着,提高升华

诉状写完并投递出去,丈夫那句触动我心的话,反复闪现在我的脑子里,我悟到,这是师尊在借他的嘴点化我修炼上的问题。想想自己,因为从小哥哥姐姐都让着,结婚后丈夫更是倍加疼爱,工作中能力又很强,所以养成了说一不二、独断专行、非常固执的习惯。二十年的修炼,这个爱听好听的,不爱听不好听的败坏观念一直没能修去,一到该修去它的时候,就有各种理由来掩盖。

师尊讲:“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内去找,在你这颗心上下功夫。”[4]对照师尊的讲法,丈夫说的正是我的问题呀!现在再想这句话:“你就用用心!”一点也不刺耳了,但却响当当的。是呀,修炼上我用心了吗?我在这颗心上下功夫了吗?

我审视自己。由于对自己不能严格要求,没有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做事不专心,但一直没有重视。比如,写文章不列提纲,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思路不清晰,浪费很多时间。几次法会投稿,从开始写到交稿都要一个多星期。表现在修炼上也存在这个问题,干事情总是干着这个想那个,好象是抓紧时间,实际上哪件事也没办好,甚至有的半途而废。

八月份明慧网发出了《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通知》,我想这次写法会稿,我就“用用心”,改改这个坏习惯。我向丈夫请教写作方法,按他提出的建议,先列提纲,集中精力。真的神奇,因为我在向内找,我做对了,师尊就加持我,五千多字的法会初稿,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写完了,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我继续审视自己,在讲真相上我也存在用心不够的问题。几年来自己总是为突不破面对面讲真相而着急。这回丈夫的话真使我找到了问题的根:我没用心!对基本真相不熟悉,心里没有底蕴,连自己都不清楚怎么给别人讲啊。

通过写诉状,我发现自己对中国现行的法律条款渐渐清楚了,以前对这些文件很反感。我悟到,我们如果能从法律角度给常人讲清楚不是更有说服力吗?对!我在这方面再“用用心”。我这又一用心,所有的人心、观念、障碍不见了,一个想法打入我的脑子:把这些谎言的说辞戳穿、揭露迫害的无耻,就是很好的讲真相方法。现在再看法律条文,不仅没有了反感,却觉的这些恰恰是我们应该利用的依据。

我从网上把法律文件一一下载,认真阅读,弄懂了修炼法轮功、发放真相资料、劝人退党,受到国家哪一条法律的保护。明白了从一九九九年江魔头如何利用善良百姓不懂法律,使用偷换概念的把戏,绑架全国人民形成犯罪链条参与犯罪的犯罪过程。搞清楚了现在国内“改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对全国人民起诉江魔头应起到的作用。另外,还下载了1991年5月6日颁布的《最高检察院关于保护公民举报权利的规定》,这是我们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诉江,行驶公民权利应受到法律保护的依据。这些都是利器呀!我这一用心,真是正念越来越强,为下一步通过诉江状继续讲真相做了准备。向内找修自己太重要啦!

现在,我和女儿都学会了向内找!丈夫和女婿虽然暂时没有修炼,但是也能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约束,时时检查自己的言行。我们一家四口人,在师尊的呵护下、沐浴在法光中,身心受益!境界升华!随之带来了家庭的祥和,其乐融融。真的好幸福!

以上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叩谢恩师!谢谢同修们,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