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感恩的生命的悲哀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首江泽民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我夫妻俩到北京上访,被中共迫害,把我从事业单位遣送回老家。我俩顶住压力,讲真相,救度被谎言迷惑的乡亲。

二零零八年一天,我送货到本村一户农家,在闲聊中我得知,该户主老昌年前被诊断为食道癌已有半年,现在牛奶都咽不下,吃多少吐多少,已经快不行了。征得他妻子同意,进到老昌的房间,只见他穿着汗衫、裤衩斜躺在床上,整个人都脱形了,消瘦得皮包骨,眼睛显得特别的大,大腿肌肉萎缩得像根棍,说话无力。

我说了一些宽慰的话。然后跟他聊起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殊胜,以及我夫妻俩在法轮功中亲身受益的经历。同时我跟他说病是人自己的业力造成的。他说我这辈子也没造多大的业啊!让我五十不到就摊上这病。我跟他说别怨天怨地。人所有的苦难都是自己的果报。

我还跟他说,中国共产党历次运动不知害了多少命,残害了多少百姓,造下了无尽的罪业,加入了党团队就是中共的一份子,也得承担其所造下的业债。我问他是否加入过团队,他说他入过团。我叫他把团退了就不用承担中共所造下的业债,就会有好的未来,同时神会帮他从共产恶魔的魔爪中解脱出来。他同意了,我给他做了三退。

同时我教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福报的。他接受了,叫我写在一张硬纸上他好时常念。在旁边还有一位隔壁邻居大姐也听的很入神,并不时的认同我说的理。

一个月后有一天,我在村街头食杂店看见老昌牵着孙女在买东西。我刚回到店铺,就高兴的对爱人说了此事。“他不是得了癌症快不行了吗?”妻子满脸诧异的问。我说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还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得了福报了!我俩很高兴。

没过几天,老昌的老伴跟那位隔壁大姐到我们店铺购物。那位大姐跟我说:你教老昌那两句真管用。你教他后他一有空就念,这不慢慢就能喝下稀食了,也不吐了。现在能吃一碗面,这不脚也有劲,能下地走动了。我跟她说你也明白大法好、邪党恶,你也会得福报的。这时老昌的老伴赶紧扯那位大姐的衣角,叫她别讲快走。

有一天,在路上我碰见老昌迎面向我走来,我刚想跟他打招呼,他把头撇向一边快步走开了,好象很怕见到我。我感到很奇怪。

又过了一个多月,有一位村民跟我说,老昌病情恶化起不了床,死了。我听了感到可惜。怎么会这样呢!后来听说,他弟弟、弟媳回来看望他,见到老昌恢复的那么快那么好,好奇的问他是咋回事。他说,他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觉身体就一天天渐好。他们听了非常惊恐,因为他弟弟是县文明委办公室主任,而弟媳是乡妇联主席、民政办主任。他俩千叮咛万嘱咐别到外面去讲这是念‘法轮大法好’得的福报。他们怕外人知道了他俩工作不保。因为他们知道共产党迫害人的手段毒辣、残酷、株连亲朋。

老昌癌病转好后,许多认识他的人问他,当时家里都准备给你后事了,是什么奇方异药把你治好了,他总是支支吾吾不敢说实话。一个生命在大法中得到救赎,却不能证实大法,更不知道感恩。这是中共强权政治下一个生命的悲哀。在任何一个正常社会有良知的人都会感恩。老昌如果能够大胆地讲出来是‘法轮大法’救回我这条命,那他就真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