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的欺骗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八日】悲剧就是将最美好的东西撕裂给人看,这是文艺创作中的创作手法。那么要是人为炮制的悲剧呢,恐怕那选择的时间,地点,参与者的身份,以及刻意撕裂的东西都是经过特意选择与安排的了。发生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也是除夕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就是这样被刻意安排的惨剧。

中国人对过年有着特殊的情感,那是家人团圆、祭拜先祖、亲朋叙旧的日子。然而在这时有人选择在天安门自焚了。在这里选择自焚,到底是为什么?央视给出的答案是栽赃诬陷法轮功

海外法轮功发言人得知中共的诬陷后,随即指出:这些人不是法轮功学员。海外法轮功学员对天安门自焚伪案进行了慢动作细节分析,指出该事件是彻头彻尾的阴谋,是中国有关当局有组织有预谋构陷法轮功的弥天大谎。凡是看过法轮功学员分析录像的人,几乎没有任何怀疑的认为:这确实是中共为栽赃法轮功而炮制的假案。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更明确指出“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

然而这样的分析极难传到中国大陆。中国人接受的只能是中共炮制的录像。看过中共编排的天安门自焚,人们产生的是对法轮功的仇恨。借助民众的仇恨,中共将对法轮功的迫害加重到史无前例的地步。

十五年过去了,还是有许多人陷在中共炮制的自焚伪案里,从而造成了对法轮功的误解。我们从另一个角度从新审视一下当年那场自焚,是怎么用欺骗的手法欺骗世人的。

一、刘春玲、刘思影母女修炼过法轮功吗?

自焚者中有一对母女是刘春玲和刘思影。刘春玲在自焚中死亡。她十二岁的刘思影为什么也要去自焚?是自愿还是被骗?小女孩惨烈的哭叫声很能激发人的同情,引发了多少人对法轮功的仇恨!然而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普-潘的调查却完全颠覆了央视的栽赃。

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普-潘在事发之后,立即前往在事件中死亡的刘春玲原居住地进行采访,随后在邮报上发表了采访结果:刘春玲在夜总会上班,曾殴打她的母亲和女儿。邻居从没见过她练法轮功。

刘春玲练没练过法轮功?已经死无对证。但是录像显示,她不是被烧死的,而是现场被人用灭火器打死的。刘思影练没练过法轮功,也是死无对证。在医生说她已经脱离危险,逐步康复的时候,又突然宣布她死了。死亡的蹊跷让人怀疑:这是有意灭口。中共唯恐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经不起外界的追问,所以才要了她的命。

美国记者的调查是完全可信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他本人的身份,他是外国人,又不修炼法轮功,只是想弄清自焚事件的真假,所以就个人身份来讲,他是中立的,既不偏向中共,也不偏向法轮功;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中国政府根本没有料到会有外国记者,那么快就赶去自焚者的家乡河南开封,进行实地调查,这是在完全没有外界干扰的情况下进行的调查,客观性是不容置疑的。美国记者根据调查得出的结论是——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什么黑幕?记者明确指出这是一起栽赃法轮功的伪案。

二、陈果是法轮功学员吗?

自焚中最能挑起人仇恨法轮功的另一个女孩是陈果。她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大学生,年仅十九岁,相貌娇好,多才多艺,可谓前途无量。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被烧得惨不忍睹,严重毁容,一场大火就那样改变了她的人生,谁不从心底产生同情?然而人们在同情她的同时,自然也就将她自焚的责任全部推给了法轮功。中共的报导就是这样引导着中国人去相信它炮制的谎言的。可是谁又知道陈果的大学同学王博,仅仅因为知道她的内情而遭到的迫害呢?

王博是陈果的同学,石家庄人,修炼法轮功。陈果自焚时,王博正在被非法关押。当她看到央视播放的自焚中的陈果时,随即指出:陈果以前练过法轮功,可是她早就不练了。

王博的这句话被关押者层层上传,直达中共的上层。可是中共又层层下压,非要不择手段逼她放弃法轮功不可。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威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因为放弃了对法轮功的信仰,她就得认同央视的报导,从而昧着良心说陈果就是法轮功的受害者。

中共的酷刑确实曾使这个姑娘屈服。可是就是在她屈服后,中共也丝毫不敢让她与外界接触。从新复学后的王博上学都有警察贴身监视。几年后,她与家人逃出中共的魔掌后,一家人自拍了个录像传到海外,详述了她与家人遭迫害的经历,再次将中共的谎言揭穿。流离失所的王博一家三口再次落难后,竟然有六个律师联合出庭,为她一家做了“宪法至上、信仰无罪”的联合辩护。这样的辩护轰动国际,因为它从根本上否定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可是这个无罪辩护,有多少中国人知道呢?多少人不是继续蒙在中共编制的假象中……

三、自焚背后的神秘女人李玉强

自焚者中破绽最多的当数王进东。烈火焚烧中,王进东的头发完好无损;他双腿中间盛汽油的雪碧瓶也完好无损;警察在他身后单手拿着一个毯子,双腿是立正姿势,专门等他呼口号。呼完口号后,警察才将那个毯子盖到身上早已没有火焰的王进东身上。


其实关于王进东假烧的破绽非常明显。这一点,连炮制自焚案的参与者、那个在自焚伪案中自始至终都参与采访的女记者李玉强都不得不承认。

李玉强是中央电视台负责编造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主要人员。二零零二年初,李玉强曾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过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已烧得焦黑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的漏洞。面对大家有理有据的分析,李玉强不得不承认: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 “补拍”的。

显然,自焚伪案的真相李玉强最清楚不过。可是谁又知道李玉强是谁?央视关于自焚的系列报道中,始终只有李玉强这一个记者身份的人,而且这一系列报道与自焚相关的记者、编辑也都是她一个人担任。可是中央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至今都不知道李玉强是何方人士。诽谤法轮功的央视节目上,每逢李玉强出现时,不是背影,就是侧影,从不正面示人。李玉强的神秘增加了自焚伪案的诡异。如果不是刻意编排的假戏,李玉强会被如此神秘的藏匿起来吗?害怕编造的假案露出马脚,干脆就将马蹄子包起,殊不知马蹄子包的越严越厚,马脚暴露的就越全面越彻底。

四、参与欺骗的继任者们

天安门自焚伪案被炮制出来后,象美国记者那样深入调查的中国记者始终不见一人,相反,帮助中共欺骗世人的御用文人却屡见不鲜。其实,这就是中国的政治生态与新闻管制的真相。不管什么样的新闻,只要是中共需要的,哪管真假!一些沽名钓誉之徒,或为了手中的饭碗,或为了更大的利益,纷纷丢弃良知,帮助中共欺骗民众。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也就是自焚伪案四周年的日子,央视的节目主持人方静,在焦点访谈节目中,重播二零零一年央视诬蔑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通过采访这一伪案的当事人和策划人,进一步诋毁法轮功。

在法轮功被迫害十多年后,主导迫害的江泽民一伙日渐式微的情况下,中共的红顶商人陈光标亲自跑到纽约,非常高调的声称要收购《纽约时报》。可是等到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陈光标在纽约的新闻发布会一开锣,其包藏的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发布会哪是什么收购《纽约时报》?而是标榜他要出资为十三年前的自焚者郝惠君和陈果母女整容。当时正是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被调查之际,迫害法轮功的江氏流氓集团,试图通过重炒天安门自焚,来掩盖“610”的罪恶,继续欺骗世人。

一场历时十五年的伪案,在被捅出诸多漏洞的情况下,仍然被伪案炮制者死抱着不放,作为它迫害法轮功的依据。从另一个角度说,它敢承认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吗?承认了不就等于把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吗?所以死不承认是它唯一的选择。然而,死不承认的欺骗终究是欺骗,玩弄自焚把戏者也已经到了自身难保的地步。天安门自焚的真相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