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夜

成都市周洪杰叙述12.21遭绑架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二日】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城东派出所出动十多名警察,到新都区桂湖八大队一居民住处,将门撞烂,绑架了五名法轮功学员,期间至少两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凶残暴打。

“我发现自己吐出来的是大口大口的血,浑身疼痛,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这是法轮功学员周洪杰叙述自己当时被殴打的情况。以下是周洪杰回忆整个绑架过程:

警察抢劫上万元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八点左右,新都国保和城东派出所出动男男女女约十多名警察,拿着盾牌和撞门工具绑架了我、郑斌、丁惠、邓忠素和残疾人朱燕川(双腿不能行走,坐轮椅)。他们把一个门撞了三个洞,并洗劫了三楼出租屋所有值钱的东西:大约五台电脑、好的和坏的打印机十多台、二十台光驱及一台刻录机、多套大法书及师父法像、上万元现金。随后,我们被劫持到新都区城东派出所。

警察打人凶狠

警察连夜对我们非法审讯,我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否则薄熙来和周永康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我拒绝回答他们的问话。负责审讯的警察见问不出什么来,狠狠的打了我一耳光,恼羞成怒吼叫着威胁:你说不说!你说不说!那警察不断用装满矿泉水的饮料瓶抽我的脸。旁边一个小警察也不断踢我的腿。我还是拒绝回答问话。最后他在所有笔录问话下边写我“沉默不语”。最后他把我关进羁押室。

第二天下午,一个头目样三十多岁的警察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要我“交代”,我一言不发。他威胁道:你能忍,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几分钟后见我不回答,他就象踢沙袋一样用皮鞋尖狠狠的踢我全身,踩在我脚背上用皮鞋碾压我的脚趾。他打累了就叫来一个穿天蓝色运动服的打手(叫什么孝的)继续打。

这个打手先是用可伸缩警棍打手臂、大腿、背部及脚背,然后又把一摞打印纸卷成一个筒,不停的使劲击打我的脸,我的脸被打肿了,血沾在纸上。他们觉得不过瘾,认为十指连心是最疼的,那个打手就去找了一块尺子长的木条反复打我手指尖、手背,见我一声不吭,并没有象他们想象的那么痛苦,他们骂我“忍功炼的好,象行尸走肉”。后来那个打手被叫走了,不久就传来丁惠被打的哭喊声。这时我发现自己吐出来的是大口大口的血,浑身疼痛,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

租住屋的国安特务

他们见问不出什么,就打算送我去看守所。当天晚上,他们用警车把我和郑斌、丁惠、邓孃(邓忠素)送到新都一医院抽血,体检。最后郑斌和丁惠被送往看守所,我和邓孃因身体不合格被“取保候审”。临走时,我找城东派出所要我的钱和银行卡,他们说是新都国保拿了并告诉我了地址。

晚上十二点左右,我回到租住的屋里。第二天,我打算去要回我的钱。因腿疼行走困难就没去。下午六点过,两个国安特务打开我的门。可能是我没走影响他们继续蹲坑,因为我发现床边丢了许多烟头。他们马上打了电话叫来警车再次把我绑架,扬言要拖走我和丁惠的电瓶车,后来证实真被抢走了,因为我和丁惠的钥匙都被他们抢走了。

后来警察把我劫持到城东派出所,因我是广元人,他们叫广元那边来接人,等了一天多没来人,他们就派两辆警车把我送到广元市利州公安局,广元国保不接。他们就把我扔在利州公安局门口就走了。后来,广元国保把我送回单位。因为我早被单位非法开除,而且单位濒临倒闭,我的住所也被人占了。我呆了两天就离开了。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