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受伤害 河南新乡市马晓燕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新乡市马晓燕二零零九年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心的健康,两个智障孩子也受益,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夫妻俩被绑架,孩子受惊吓刺激后,智商比以前大步后退。二零一五年八月,马晓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以下是马晓燕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

一、大法给了我们全家第二次生命

我有两个智障的孩子,我们家成了周围邻居议论的焦点。对于外人异常的眼光,对于双方父母的漠不关心,使我内心变得冷漠,充满怨恨,怨天怨地,好象每一个人都成了敌人,没有一个人对得起我。因自己照顾两个孩子,身体已拖累的腰间盘突出、颈椎病、全身无力、两腿沉重,整日无精打采。

二零零九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经朋友介绍使我得到一套李洪志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光盘,刚开始我还没认真听,因当时的我对电视中诽谤大法的谎言,依然半信半疑是非难辨。为了两个孩子,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有病乱投医的态度,就这样走了进来。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的是“真、善、忍”,师父告诉我们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与人为善、无私无我的境界,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一个高标准的好人。

大法使我变得心胸宽广、坦荡真诚,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不足,内心充满善念,无怨无悔。

因为两个孩子,公婆不愿看管,我们两家已多年不来往,修炼大法后,便主动和公婆来往,化解矛盾,善待两位老人。自从修炼大法后,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身体一切病症消失的无影无踪,身轻如燕,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二、夫妻俩被绑架,孩子受惊吓刺激

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郑州铁路公安处和新乡市铁路国保大队一起绑架我和丈夫,并非法抄家。

六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多,我家一下进来十人左右,“国保支队”王队长拿出搜查证要抄家,当我制止非法抄家时,被三个大男人打翻在沙发上,用手铐把胳膊反铐着。女儿(当时十岁)看到后,失声大哭、大叫,并且给一位穿警服的“曹辉”警官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哭着说:“叔叔,求求您,给我妈妈松开吧,求求您!”我让女儿站起来,对女儿说:“他们不是邪恶,他们是被谎言蒙蔽的人……”稳定好女儿的情绪。

一位警察又拿出拘留证,我拒绝非法押走,被三个大男人抬上警车,这时又听到女儿失声大哭、大喊、大叫、情绪失控。我家的大法书籍、光盘、EVD播放器、卫星接收器、真相币一百多元,现金五百元被非法抄走。

我被非法押到“金龙大酒店”,受到长时间罚蹲、不让吃午饭、不让喝水、被脚踢、手腕被铐的发黑紫青色、发肿,并被非法审讯。一位胖警官干部指使一警察让我蹲下,我反抗不蹲,那位警察就在我小腿根、小腿关节部位连踢几脚,小腿部位出现大面积黑紫青块。曹辉警察在非法审讯时,继续长时间罚蹲,我口渴要水喝不让喝水,不让吃中午饭,一直到晚上不知道几点,才给个馒头夹咸菜。长时间的罚蹲,使我的腿疼痛难忍,出现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几乎晕倒在地,手腕被手铐铐的出现黑紫青并发肿。

次日晚,被非法押到郑州铁路看守所。在看守所干最重的活,用毛巾擦地,用牙刷刷厕所。因家人害怕我被迫害,找关系,花了现金、物品合计贰万元左右,我大哥担保,被非法取保候审一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出看守所后,才知道丈夫被非法关押,四天四夜才回家,女儿在四天四夜中,见谁都向谁要爸爸、妈妈,并且拒绝吃饭,说:“爸爸、妈妈不回家,我不吃饭。”丈夫回家后,女儿才开始吃饭,情绪才稳定。我被非法押走的第三天,儿子(当时六岁)坐在地上,失声大哭,他不说话,好像这时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哭得没力气了,才止住哭声。我回家后,儿子已不认识我。

女儿、儿子受这次惊吓刺激后,智商比以前大步后退。婆婆从不爱流泪,就连自己母亲过世都没有掉眼泪,这次看到两个孩子这个样子,也哭了。母亲每夜难眠,经常暗暗流泪,引起身体上多处疼痛、难受,伤害极大。出狱后,见到我,抱着我失声痛哭。

二零一二年八月,从郑州铁路看守所出来后一个月,卫北公安分局侦察大队马东海、李发尚上门骚扰,又想继续迫害,我被迫带着女儿流离失所。警察找不到我,把我大哥又非法绑架走,大嫂去要人,被勒索一千元才放人。此次迫害包括我小姨都受到了威胁,家人又托关系,不知花了多少钱,才没事。

截至今日,我和我丈夫的手机,时常被监听,并出钱指使邻居长期监视我们。屡次迫害,给我和我的两个孩子,以及双方父母、所有家人的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