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深刻教训:执著围棋招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围棋在古代又被称为“木野狐”,很勾人。最近我因执著围棋遇到了严重干扰。起因看似不是什么大事,对我而言教训却是极其深刻的,特此写出来曝光自己。同时也是给同修们提个醒,修炼是非常非常严肃的,琴棋书画迷中痴,在最后的时刻,千万珍惜宝贵时间,别犯我这种错误,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修炼前,我很喜欢下围棋,花了挺多精力,水平在业余棋手里面还算过得去。那时我常想:这辈子让我不下棋是绝对不可能的。

因为得法晚,一得法后,我就下定决心戒掉围棋,之后在修炼中还很感叹大法的威力,是伟大的大法才能够让我戒掉围棋这个瘾好。

修炼近十年来,对于围棋的戒,我也是反反复复的。有时候能够做到半年都不关心,有时候看看大赛新闻,有时候一年还在网上下个三、五盘。我曾经从法中找答案,为什么喜欢下围棋?找到主要原因是围棋可以给人带来刺激感,特别是那种酣畅淋漓的攻杀之局吃了别人的棋,或是下出一步好棋,让人觉的很过瘾,于是我就背《转法轮》中的法:“人就追求精神刺激,怎么解渴怎么来。”[1]这样就能够抑制住想下棋的想法。

师父在最近的讲法中讲:“可是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风风雨雨的一路走过来,有很多人走的是真不好,不断的犯着各种各样的错误,甚至于习以为常,也不当回事了;魔难来了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习惯了,觉的都是小事。修炼哪,什么叫无漏啊?没有小事。”[2]

我学法后没有向内找自己从而更加精進,反而觉的自己做的还挺好的,修炼以后,就基本不看电视,网络上也算守得住,除了必要的网购和查资料之外,从不看小说、网剧、电影,也从不玩网络游戏。但是修炼的标准是不断提高的,现在我悟到:同样的执著,对于不同人而言,其执著的方面是不一样的;对于同一个人而言,在修炼的不同阶段也应找出不同的执著心。

就拿围棋而言,能认识到这是在追求精神刺激,会助长争斗心,好胜心,对于修炼之初的我应该没问题;而且我修炼后利用偶尔下围棋之机,还劝退过几个当年的棋友,更加觉的是正用了这种技能。但是随着修炼的深入,那就需要更深入的向内找,这样才能彻底认识到某种执著或瘾好的根源。

其实围棋对于我而言还有其它的精神寄托。因为不会向内找,我在修炼路上走的磕磕绊绊,结果离了婚,卖了房子,因遭迫害,一份挺好的工作也丢了,所以内心深处就觉的在常人中好像啥也没了:没了老婆,没了房子,没有像样的工作。常人都在拼命挣钱,到处旅游,换大房子,好车子,愈加觉得自己没啥出息,当然事业心就如师父所说:“随着岁月的流逝,前途无望了,这个心就自然放弃了”[1],但是内心深处那种执著自我,和人攀比,证实自己的心并没有去干净。

围棋在常人中算是种高雅的爱好,而自己下的还过得去,似乎这是现在唯一可以在人中保留点面子,显示一下的东西。得法前,我又把学围棋中明白的道理当作是指导人生的道理,所以围棋对于我而言还不只是爱好那么简单,这里又有点“不二法门”[1]的问题。当然这些都是向内找以后找到的。

这次魔难来的很突然。可能大家也听说了,一个科技公司研发的围棋人工智能去年击败了欧洲的围棋冠军;近期挑战过去十年综合成绩排名世界第一的韩国顶尖高手。这个消息在一个多月前一宣布,我就很关注,之后又开始关心围棋起来。心里也知道谷歌方面是外星人的技术,但是就觉的这也不算什么事,平时生活也很简单,没有什么娱乐。我也没有去网上下棋,只是偶尔看看新闻和棋谱而已。

于是我先是大致浏览了人工智能击败欧洲冠军的棋谱,看网上各色人等对其水平的反应和展望;之后大年初二去亲戚家,赶上央视转播围棋比赛,就看了,后来又开始关注微博上的围棋最新大赛动态,特别是最近的中日韩三国围棋擂台赛最终几盘棋。为了解人工智能,在前周五晚甚至还上网下载了日本开发的围棋软件,选了高段位模式,输了以后还继续下第二盘,在对弈的过程中,我就感觉到后背有凉气,下完以后,赶快把程序删掉了,想想这是在跟外星人下棋呢。那晚,本来要出去救人的,结果也被耽误了。

其实在此之前,师父有过几次点化,每次我在网上看完围棋棋谱,哪怕是五分钟,电脑关机时,就会显示异常信息。

之后,我仍然觉的这算不上什么事,上周六早上,炼完五套功法后,不珍惜大好时间,居然忍不住上网看看当年很受好评的日本围棋动画片《棋魂》,结果发现里面的主人公造型竟然头发前部染了几绺黄发,才明白原来变异早已经遍布人类的方方面面,看了一会儿,就关掉了。

下午,外面救人回来以后,网络转播三国擂台赛中韩决战,就在手机上又看了半个小时。师父讲过:“大家想一想,人是有业力的,你们是大法弟子都知道,人们画的一切都带有作者本人的因素。艺术家的作品中,其个人的一切情况与被画者的一切情况都带在那个画上。普通的一个常人画一笔,我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人、他有什么病、有多大业力、思想情况、家庭情况等。”[3]

画画如此,其实琴棋书画不都是一样吗!其实我看的时候也想过这个问题,他们下的每一手棋都是带着自身业力的,那我看的时候,不就是在往脑子里灌吗?而且还不知道棋手们对于大法的认识如何,如果他们对大法持不正确的态度,那不就更糟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看完了。不把师父讲的法当回事,深挖下去,其实这里有不敬师不敬法的因素。

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我又忍不住拿起手机浏览围棋新闻和对局评价,放下手机时,快半夜一点,我靠着床背就睡着了。

周日早上起来时,我就觉的不对了,头脑恍惚,出现眩晕的表现,抬头时还会头疼,特别是两眉中间天目处疼的厉害。我从小到大基本上没尝过头疼的滋味,这次算是吃了苦头。

我意识到自己错了,被坏东西钻了空子,我打开书学法,翻开书就是“有的人想了,那法轮怎么能让它发進来?老师不有法身保护我们吗?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1]我追悔莫及。

清理自己调整了一天后,周一晚我尝试着出去救人,一出家门发现根本不行,眼睛看着近处,稍微抬头看远处,眼前就是花的,那种滋味太难受了。我使劲想摆脱干扰我的邪恶生命,一边走一边背法:“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炼功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1]结果也不好使。

我赶回家,下定决心放弃围棋这种技能,我在心里说:师父,我可以彻底放弃围棋,让我不会下围棋,我都愿意。我虔诚的给师父认错,在师父法像面前跪了半个小时,我一遍一遍的背《转法轮》中的法。起身时我腿麻了,但是很神奇的是,我眼睛看东西正常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拿掉了坏东西,那是靠小小的我怎么都做不到的,我心里充满了感恩。

继续学法后睡觉,结果当晚又被色魔来干扰,我没有守住,周二起床时,我眼前又是花的。

我继续向内找,师父的法在耳边响起:“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4]我悟到了一个理:有些修炼前觉的美好的人中东西,如果修炼后没觉的肮脏;或是没有按照修炼的不同层次要求从新认识它,以致放弃它,那是观念没有转变,相当于在这个问题上没修,这样是不行的。比如蓝天白云、水清沙白的海岛,在常人眼中很好,是旅游胜地,但在神的眼中一样黑浪滚滚。

周三,我又向师父求救,在师父法像前跪了半个小时。我起身时,干扰表现却依旧,我知道我有依赖心,我需要自己更加主动的清理自己,往外排除干扰。

现在干扰我的表现是:似乎因为我两个眼睛视力不一样,所以看东西出现重影,导致脑袋晕。我修炼前没戴眼镜就挺好,修炼后更不用谈了,现在却出现了常人中的这种不正确状态。我一定会尽快排除这种干扰,跟上修炼進程。

在此也提醒同修,对琴棋书画的执迷,包括微信微博上的那些文章、图片、音乐,其实也都带有其本人业力和信息在里面,你看的津津有味,不就是在求吗?什么都是生命,它们通过眼睛耳朵進到你的空间场,就会污染你的空间场,对你形成干扰;你不断的看就是不断的在求,不断的加强它们,它们就会从你这里获取能量,轻则浪费你的时间,重则操控你上瘾,甚至严重干扰你。

关于人工智能的问题,我们已经知道现代科技是外星人干预人类的产物,我越来越体会到:现代科学的致命缺陷是没有神性,而且是排神的。经过这次深刻的教训,我还想明白一个理:人来地球上的真正目地就是为了得法返回天上的家园,只有大法能解救我们,让我们返回神的世界;而人间的其它任何信息都没有这种威力,帮助极其有限,相反很多还在毒害污染我们。哪怕是琴棋书画这些神给人创造的文化也在败坏之中,如果这不是你证实法的方向,不是你的职业学业,寄情其中,徒解寂寥,蹉跎岁月,无益修炼。要想在修炼上取得提高,唯有多学法、做好三件事。

同修们,千万吸取我的教训,珍惜师父承受千辛万苦才拖延来给我们用于修炼救人的时间。弟子再次诚恳的向师父认错!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