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九年迫害致瘫 河北李爱格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遭受长达十多年看守所、监狱非法关押,被迫害瘫痪,卧床四年后,保定市雄县大营镇年仅四十四岁的李爱格,三月五日(农历正月二十七)丢下年迈苍苍的老母亲,和相濡以沫的妻子以及在迫害中长大的儿子,带着不尽的遗憾和冤屈,离开了人世。

这是中共和江氏集团自一九九九年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在雄县发生的又一幕好人遭受迫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李爱格,一九七二年出生在雄县东王村。熟悉李爱格的人都知道,李爱格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年轻气盛,爱发火,动不动就和别人打架,还有喝酒,吸烟的坏毛病。患有严重疾病的妻子被医院诊断为不能生育,在有着传宗接代的习俗的中国农村,这使得李爱格的全家心情都很是郁闷。

一九九二年,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由李洪志师父从中国长春弘传于世。由于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和提升修炼者道德心性境界的良好社会影响,使法轮功在短短几年时间迅速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甚至飘洋过海传到了海外。

一九九六年前后,法轮大法在“华北明珠——白洋淀”周边的雄县传播开来。那时候雄县上百个村庄几乎每个村都有人修炼法轮功。李爱格夫妻在一九九七年双双走入了大法修炼。

法轮功讲给修炼者净化身体,真修者在极短的时间通过修炼就可以达到无病状态。李爱格夫妻不仅身体很快得到了根本的净化,李爱格还从根本上彻底改掉了所有的坏毛病。夫妻俩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遇事能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最让李爱格夫妻和全家高兴的是,妻子竟然怀孕了,一九九八年喜得贵子,老父母喜泪纵横,感恩大法的恩德。

然而,信奉“假、恶、斗”,用政治运动整人、害人,用无神论毒害中国人多年的中共邪党,又怎能容许崇尚“真、善、忍”,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法轮大法在中国传播?早在一九九六年,《光明日报》就发表了影射法轮功的文章。全国各地不断发生媒体诋毁法轮功和公安警察冲击炼功民众的事件。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法轮功“四二五大上访”。事件的起因是在四月二十三日,天津警方出动防暴警察非法抓捕了到天津某学院反映合理诉求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得到这一消息的全国其他地区超过万余名大法学员,在四月二十五日纷纷赶赴北京,向国家信访局及有关部门和平理性的反映自己的合理诉求。时任中央政府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亲自出面处理,法轮功学员被无条件释放,问题得到妥善处理。这一事件,后来被江泽民指使中共谎言喉舌媒体扭曲为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其实,在近年来揭示出的一些内幕表明,这一事件却是江泽民和中共为迫害法轮功精心设计和故意挑起的事端。

但随后,江泽民是给中央政治局写了一封危言耸听的信,尔后便一意孤行的成立了类似文革浩劫中“文革领导小组”的“处理法轮功中央领导小组”,下设 “六一零”办公室,负责实施江泽民的“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的灭绝命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公开的全面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日凌晨,法轮功各地辅导站负责人在全国范围内被抓捕;接下来就是中共喉舌媒体,蓄意编造骗人的谎言,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大加诋毁;民政部、公安部、人事部纷纷出笼所谓的取缔决定、“六禁止”通告;上至党、政、军中央机关,下至乡村街道居委会、厂矿、学校、医院,被强迫组织各类所谓的揭批会、批判会,人人表态,个个过关。一场新的文革浩劫卷土重来……

当代学界泰斗季羡林先生在其《牛棚杂忆》中评论十年文革浩劫说:“文革随着毛泽东的死去从表面上结束了,但真正的文革并没有结束,因为文革的思维还在。一旦时机成熟,一些人还会做出荒谬的事情来。”而延续至今长达十七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季羡林先生的话不幸而言中。并且对法轮功的迫害,其邪恶与荒谬程度,要远远超出文革浩劫的十倍!百倍!文革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人类普世道德价值——真、善、忍的破坏。世界需要真、善、忍,人类只有遵行真、善、忍,才会拥有真正和谐安宁的世界。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十七年来,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罚款、被开除公职、关入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监狱强制转化,遭受种种折磨:电击、暴打、老虎凳、死人床、注射破坏神经药物、活体摘取器官出售。十七年,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体现在对雄县法轮功学员李爱格全家的迫害,只是中共对法轮功邪恶迫害的微小缩影。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晚上,李爱格的妻子到外地做生意,家里留下李爱格一人,看护着刚刚两岁多的孩子。突然大营乡政府、派出所的一伙人闯进了李爱格的家,把他骗到大营镇,强行给他胸前挂上大牌子,游街示众侮辱(并恐吓民众)。游街示众,这是中共邪党历次政治整人运动中用于害人的形式之一。而文革浩劫结束二十多年后,这一侵犯公民人权、侮辱公民人格的邪恶做法,再度使用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上。这不能不说是中共邪灵的再次恶性发作。

中共整人手段:挂牌游街
中共整人手段:挂牌游街

尔后,雄县“六一零”伙同前面的一伙邪恶之徒把李爱格秘密劫持到保定劳教所迫害,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八日,李爱格才从保定劳教所被释放回家。但他和他的妻子,并没有从此得到安宁的生活。受中共邪党蒙蔽、慑于江泽民淫威的雄县大营镇政府人员,多次到李爱格家中骚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李爱格离开正在生病的父母,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一家三口,流落他乡。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李爱格在外地遭保定徐水恶警绑架,被关入徐水北下关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李爱格和他一同被绑架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包括雄县的马增军,石家庄的赵为民等),遭受了警察电棍电、暴打、绑电椅子等酷刑折磨。李爱格被恶警打的头破血流,多次昏迷。

李爱格遭绑架后,为躲避邪恶迫害,李爱格的妻子和儿子不得不转移到另一地区。直到二零零三年,李爱格的父亲病重,娘俩儿没办法才回到雄县老家照顾老人。然而,在老家没呆上几天,李爱格的妻子就被绑架到劳教所迫害两年半。家里只剩下李爱格的父母和五岁的儿子。忠厚老实的两位老人,整天为被迫害的儿子、儿媳担惊受怕。二老一小,凄苦的相依为命,度日如年。

二零零五年,李爱格妻子从劳教所回家了。但多次受到骚扰的家,并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二零零六年初,李爱格的父亲口里喊着自己儿子的名字,悲惨的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八岁。老人临终前也没能见上自己被中共迫害的儿子的一面。老人的双眼无法闭上!象李爱格一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自己父母去世都不能见上一面的例子,太多太多。

经历了十三个月看守所的非法关押,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李爱格被冠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罪名审判,被非法判刑十五年后转入保定监狱迫害。

经历过中共邪党监狱、劳教所关押的人都知道,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手段的邪恶残忍。法轮功学员在邪恶监狱、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折磨,难以令人置信!在河北省,除了各地市劳教所外,男性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就是保定监狱和唐山冀东监狱。十多年来,三百五十多名被冤判几年~十几年的法轮功学员,在保定监狱惨遭凌辱和摧残。沧州市首饰店老板郭汉坡被迫害致死,狱方不准亲属将尸体运回老家,强行在保定擅自火化;石家庄市小学教师吕新书,折磨成严重肝腹水后死亡;涿州市农民王刚身陷“牢中牢”,酷刑致残,右腿高位截肢,后含冤离世;邢台市李彦生失掉一个手指,还被毒打致脾脏破裂,肝、胆、胃、膀胱等多部位受伤,对此,狱方百般掩盖事实真相。

李爱格被劫持到监狱后,经受了保定监狱邪恶警察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李爱格的妻子突然接到保定监狱的电话,说李爱格出现了脑出血症状。李爱格的妻子急急的赶到监狱,见到自己的丈夫已经是半身失去知觉的症状。

李爱格出现脑出血,就是由非法关押等迫害造成的。监狱理应承担责任,最起码出于人道主义,要对李爱格给予及时的诊治。但保定监狱只是把李爱格送到医院确诊为脑出血就拉回了监狱,根本不予救治。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也规定,监狱不得对在押公民体罚虐待、人格侮辱;在押公民的生命健康权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在押公民的身体疾病要由监狱负责就医治疗。

保定监狱想摆脱自己的责任,要求李爱格的家人办理保外就医手续把李爱格接回家治疗。但前提条件是李爱格的妻子必须在“监狱对李爱格的身体健康不承担任何责任”的文件上签字!这便是中共治下的监狱!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半身失去知觉的李爱格被接回了家。不管怎样,历经十多年的磨难,一家人总算团圆了。

对于这样的一个家庭,对于李爱格这样的境遇,稍有人性者,都会施以同情和帮助。然而,当地镇政府、县六一零、乡派出所、司法所和村委人员经常变换各种方式上门骚扰。

回家后,李爱格在家人的帮助下开始学法炼功,他的身体渐渐有所好转,失去知觉的半个身子渐渐有了一些知觉。逐渐的,他自己可以下地走动了。一说来,脑出血病人的恢复十分困难。由于长期遭受非法监禁,李爱格的身体遭到了致命的损害。二零一二年农历四月十五,李爱格突然摔倒在地,昏迷不醒。家人赶紧把李爱格送到保定一家大医院。医院对李爱格施行了手术。几个小时后,李爱格苏醒过来。医生说,这是奇迹!按照李爱格当时的状况,医院根本没有可能救活他!

虽然活过来,但李爱格他由一开始的半面身体不能动转,变成了整个身体都不能自己动转。他失去了所有的自理能力,只有平躺在炕上,自己不能翻身,不能下地行走,大小便都需别人帮助,没有语言能力,只能靠眼神和家人交流。一个身强体壮的男子汉,就这样被迫害折磨成了一个废人。

按照法律,监狱理应承担一切诊治责任,至少应承担李爱格的治疗费用。但保定监狱,除了每年例行公事的到李爱格的家中对李爱格检查身体外,(每次都有当地政府司法人员来配合监狱,每次都强迫李爱格的妻子在一些保证上签字。)而对李爱格的手术治疗费用和术后护理费用,只字不提。李爱格的妻子向亲友拆借了不少于十万元的外债,为了自己丈夫的手术。这对本已被迫害的很窘迫的家庭经济,无疑是雪上加霜。

李爱格的妻子,一边照顾被迫害的卧病在床的丈夫,一边自己给别人做一些加工活来维持生活和还外债,并且还要支付儿子上学昂贵的学费,四年来,她承受的家庭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何其巨大!

平躺在床上的李爱格,时常眼角挂满泪花,看着整天照顾自己的妻子忙里忙外,辛勤操劳。一个瘫痪在床的男人,我们无法想象他的心情!常年卧床不能动转,靠着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和别人念大法书给他听,顽强的李爱格坚忍的活过了三个多年头。

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晚上,李爱格突然感到了生命的衰竭,但他又不能说话,双眼不断淌出泪水。他的妻子,找来他的母亲、他的弟弟、还有他有着共同真理信仰的同修,一直守护在他的跟前。后半夜,李爱格陷入了昏睡。天明的时候,他的妻子看到他眼神直直的,嘴角流淌出象血一样的东西。他的妻子找来李爱格的弟弟、母亲,大家虽然都知道人已经不行了,但哪怕有一线希望,他们把李爱格送到雄县医院。医生诊断为脑干出血,没有一点生还的希望。

李爱格的家人忍着悲痛,把李爱格又拉回了家。三月五日下午三点十五分,李爱格闭上了眼睛,就这样悲惨的走了。

一九九八年,前人大老干部的调查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修炼在祛病健身方面有效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七以上,很多身患不治之症的人,修炼不长的时间奇迹般的不治而愈。虽然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在中国大陆遭受了十几年的迫害,而法轮功不但没被迫害倒,反而在世界更大范围传播开来。据明慧网报道,法轮功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被译成几十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修炼人群涉及到不同民族、国家、地区和不同性别、年龄、文化和职业阶层。

李爱格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揭露邪恶迫害、利用电视向民众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行为,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合法的行为。包括在二零零五年后的法轮功学员广传《九评共产党》、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的行为,都不存在违法犯罪的问题。李爱格不存在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犯罪问题,反过来,对法轮功的迫害,才是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信奉叫人行邪作恶(暴力革命、杀人抢劫)的马列主义邪教。

一个年轻生命,就这样被迫害走了。但愿李爱格所承受的迫害能唤醒我们每个人的良知。特别是那些受中共无神论毒害和江泽民谎言欺骗蒙蔽的人,醒来吧!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中共无神论的毒害和江泽民的淫威使你们诋毁佛法真理,对神佛犯下罪恶,使你们正在滑下地狱。醒来吧,了解真相,分清善恶,才是你得救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