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的巨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我是本地金属制品厂的一名工人,一九九七年三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使我在法轮大法中获得了新生。

修炼前,我赌博成性,成了全县有名的赌徒。为了赌博,我可以丢开工作,不上班,也可以几天几夜不吃、不睡。赌徒成了我的朋友,麻将成了我的伴侣。赢了欢喜若狂,请赌友大吃大喝;输了心烦意乱,乱发脾气。赌赢了还想多赢;赌输了总想“捞”回来,脑袋中装的都是钱、麻将。我每月的工资基本上都用在麻将桌子上了,家里一贫如洗。赌博使我心灵扭曲,认为要抓紧有生之年去“快活”、“消遣”、“享受”,因此,我天天赌。

看到我在“败家之路”上越陷越深,家人着急,苦口婆心的劝我别再赌了,我根本听不進去;公安机关多次对我進行教育,甚至拘留,也无济于事,出来后照赌不误。几十年的抽烟喝酒,不分昼夜的打牌赌博,我的身体搞的一团糟,身患多种疾病,尤其是患上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我的血压是一百二十/一百八十,心脏病发作时,我的心跳每分钟高达二百多次,呼吸困难,随时都有可能丧命。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到后来,冷水不敢摸,冬天还没到,我就穿上棉大衣了,工作也干不了了,天天在家养病,昔日的赌友也远离了我。

医院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地方。我看过中医、西医,找过名医、土医生,疗效都不佳。一九九五年七月家人还把我送到了昆明医学院,找专家诊治,专家都说:“现在医学对你的病不可能根治,你只有终生吃药控制。”因此,“速效救心丸”、“心痛定”等,是我的必备药品,随身带着,以防不测。每次心脏病发作,都是“病危”,就必须立即送医院抢救,每次花去的医药费高达几百上千元,可是病情却没有得到好转。我思想压力很大,成天胡思乱想,靠服安眠药才能睡一两个小时的觉。思想压力加上药物的副作用,使我不但没有口味、没有食欲,身体每况愈下,其它病也并发出来,心脏病发病的频率也在不断加快,自我感觉离死神只有一步之遥。我空虚、失望、无助。

就在我对人生心灰意冷的时候,一位亲戚向我介绍了法轮功,一九九七年三月我喜得大法。法轮大法象一盏璀璨的指路明灯,点亮了我人生的希望,让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通过学法,使我明白了我得病的根本原因,是我生生世世干了不好的事,造下的业力所致。吃药打针,只能把病业压入另外空间,或往后推移,不可能根治,要彻底消除病业唯有修炼。修炼后,师父多次给我净化身体,消除业力。一九九七年五月的一天,我头晕,全身疼痛,身体难受极了,突然从头到脚一阵剜心透骨的疼痛之后,从我的脚板心渗出象墨汁一样的黑水。隔一会儿,又一阵剧烈的疼痛,又渗出黑水,反复几次。我心里很清楚,是师父把我身体的黑色物质、业力往下排、往下消,在给我净化身体。我咬着牙忍受疼痛,汗水打湿了衣服、头发。我坚持学法、炼功,几天后所有症状全部消失。心脏、血压一切正常,折磨我多年的心脏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我不再吃药、打针,从此后,我一身轻松,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百多斤重的电焊机,我能一口气扛上五楼,干活一点不觉得累。

通过学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返回自己先天的本性。我以前的所作所为,恰恰与人生的目标背道而驰,是在自毁,危险至极!修炼后,我彻底戒掉了赌博,戒掉了烟酒,彻底改掉了几十年形成的恶习,大法彻底改变了我。

一九九八年初我参加了一次成都的大法修炼交流会,看到当地同修学法、背法、抄法的热情很高,升华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决心尽快赶上。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我始终坚持每天早晨三点钟起床,学习《转法轮》一讲,然后又抄写《转法轮》,大法是我们精進实修根本保证。我每天按时学法、炼功,上下班,脚踏实地的从做一个好人做起,按法轮大法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逐渐的去掉各种执着心,善待他人,家庭和睦,邻里关系融洽。

修炼以来,我经受了各种心性的考验。一是利益的考验。我的父辈在县城有一栋私房,当时价值几万元。母亲去世的早,九八年父亲去世后,弟兄几个都盯着这份遗产,各自打着小算盘。面对利益,我想起了师父的教导:“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1]我是一个炼功人,面对遗产的分割,面对利益的考验,就要按大法标准要求自己,看淡名利。于是,我决定放弃本该属于我的那份遗产。见我高姿态,弟兄们不争不吵,妥善的处理好遗产的分割。

二是过好心性关。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邻居到我家向我“讨说法”,气势汹汹,甚至还企图打人。按照我以前的脾气,可能马上就跟他干起来。可我现在修炼了,不是常人,师父说:“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1]我想这事情的出现决不是偶然的,可能是我现在或者过去做了有损于对方的事,邻居要债来了。我欠了别人的,人家来要,是理所当然的。我的心态很平静,主动的给邻居让座,真诚的给邻居倒水,心平气和的对邻居说:看您生这么大气,一定是我哪里没有做好,请您说出来,我一定改正。邻居看到我一片真诚,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说: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现在看来是我们听信了一些误传。我们彼此沟通后,握手言和。我悟到邻居到我家找“茬”,是冲着我的执着和业力来的,师父看到我能以炼功人的标准对待矛盾,帮我化解了矛盾,帮我闯过了这一关。我要感谢师父,也应该感谢邻居,感谢邻居为我提供了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

人在生生世世的轮回转生中,都是业滚业滚过来的。满身业力的我来到人世间,忘记了自己真正的家,在红尘中沉沦。是师父把我从罪恶的泥潭中救起,消去业力,保护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指引我走在返本归真的修炼大道。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是的,我真的变了:我从一个屡教不改的赌徒,变成了一个修心向善,一心为他人着想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从一个几乎丧失劳动能力的心脏病、高血压患者,变成了一个无病无痛,一身轻松的健康人;我由一个自私自利、满身恶习的人,变成了一个淡泊名利、宽宏大度、积极向上热心人。大法在我身上的真实体现,让公检法司以及所有教育过我的人震撼、让医学界震撼、让所有认识我的人震撼!同时也让不少人,其中包括警察、医生、局长、专家得法修炼。我的变化源于博大精深的法轮大法!我在大法中获得了新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